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揽炒巴”刘祖廸被轰涉吞过千万众筹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正被警方通缉、“我要揽炒”团队的“揽炒巴”刘祖迪,去年10月首次露面时扬言要透过四方面“光复香港”,但四个多月过去,有“黄丝”质疑刘以“光复”为名搞众筹,实际上却“拎手足啲钱喺泰晤士河风流快活”。有连登仔更形容刘祖迪为“揽钞巴”,任由手足坐监,自己却涉吞众筹资金,在英国做“移民师”。

有政界人士直言,现时网上众筹无王管,呼吁彻查众筹背后的政治行为及黑金输送。

揽炒团队成立近一年半,自称工程师的“揽炒巴”刘祖迪直至去年10月初才首次通过社交媒体露面,宣称将领导“揽炒团队”“打国际、本土双线”,做香港“地下抗争组织”和外国势力的“中间人”,并扬言要透过四方面“光复香港”。不过时至今日,不但未见揽炒团队做出什么“成绩”,反而网传刘祖迪“拎手足啲钱喺泰晤士河风流快活”,更质疑他声称去年在英国“遇袭”是自导自演。

上载“遇袭”片 图转移视线

恼羞成怒的刘祖迪前日中午在网上用大量粗口还击,又声称自己“一个崩都无袋过”,众筹结余的1600万港元落入去年10月就已分道扬镳的“重光团队”手上;他又上载自己浑身是血的自拍短片,作为曾经遇袭的证据,但在无“成绩”方面却无任何辩解。

连登仔“伦敦金主席刘祖迪”当晚随即乘胜追击,直斥刘祖迪是“揽钞巴”,并以揶揄口脗回顾其“成就”,当中包括2019年8月11日带头众筹两百万美元登报,豪使约120万美元在各国做所谓的政策倡议,针对香港国安法众筹2000万港元推动国际游说等,质疑“国际战线”的花费毫无必要:“其实政策倡议即是点用?点解香港、欧美要收咁多钱?系咪用黎贿赂外国政要?”该名连登仔又细数“揽炒巴”自2019年7月至2020年5月发起的四次众筹共筹得约4050万港元,质疑刘祖迪为何称众筹结余只有1600万元。

“收左钱咁×耐,请问游说左啲乜?重光咗边度?”该名连登仔最后话:“知道揽钞巴一直都系住英国泰晤士河附近做紧移民师,其他手足喺法庭、监仓,甚至天堂,唔能够同你分享众筹所得数千万嘅风光。”该贴文在网上引起巨大回响,有网民狠批刘“当全香港黄丝都系弱智”,亦有网民感慨话:“法例对众筹无监管,得几多用几多,咪佢一句讲晒!”

政界促立法规管众筹

本身是律师的全国政协委员简松年指出,现时社会福利署只对一般慈善筹款活动有监管,但网上众筹仍属于“无王管”的状态,政府应当立法规管,包括要求每个账目必须有核数师报告,不能由众筹者“一句讲晒”。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表示,网上众筹可匿名捐款,随时可以“挂羊头卖狗肉”,涉洗黑钱,或涉外部势力干预本港以至内地的政治活动。

葛珮帆认为特区政府必须尽早立法规管,就本地与海外众筹活动设立注册及登记制度,以及于筹款后提交账目报告等。若继续拖延,只会衍生更多违法问题,“黑金”更是无日无之。

“揽炒团队”与乱港组织关系密切

《大公报》去年8月曾踢爆,“揽炒团队”一直暗中资助2019年11月在英国伦敦成立的“英国跨党派议会香港小组”(简称“香港小组”),“揽炒团队”同时与总部位于伦敦的反华组织“香港观察”(Hong Kong Watch)联手以不同方式幕后操控“香港小组”,展开所谓针对香港警队的调查。有市民质疑“揽炒团队”滥用众筹资金:“唔知仲有几多钱用在这些不明不白的地方?”“香港小组”去年多次针对香港警察在黑暴中的执法发表谬论,包括声称人道救援工作者受到“警察过分暴力”对待,建议英政府制裁容许警暴的高级官员云云。

《大公报》多次追踪踢爆

不过,《大公报》当时发现,“香港小组”在英国议会登记成立的时候,报称其秘书处是“白宫顾问有限公司(The Whitehouse Consultancy Ltd)”,并在申报声明的结尾“实物收益”部分提到, “白宫顾问有限公司”由“揽炒团队”资助。

“揽炒团队”和“香港观察”也有着密切联系。“揽炒团队”和“香港观察”的公开声明往往如出一辙,行文和用辞几乎无特别差异。“香港观察”的创办人罗杰斯(Benedict Rogers)经常发表失实言论,多次抹黑香港、中伤香港警队。

刘祖迪去年10月亦自曝“揽炒团队”透过网上众筹募得近176万美元(折合1370万港元),会勾结“非联合国会员国家及民族组织”(UNPO)推动香港“民族自决”。

大公报调查还发现,过去一年多以来,“揽炒”团队、香港众志、G20团队、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等在境外网站发起的众筹至少取得6300万港元,其中仅“揽炒”团队就获逾4000万元款项。

6.12基金一年豪花逾1.6亿元

近年揽炒派大肆众筹,当中大量众筹活动被揭乱花捐款、账目不明。以暴徒后盾自居的所谓“6.12人道支援基金”(“6.12基金”)“吸水”高达1.7亿港元,昨日声称现时可动用结余仅为914万港元。市民纷纷质问“捐款用晒去边?”

去年修例风波期间,揽炒派成立“6.12基金”支援暴乱,并宣称会资助暴徒打官司及紧急经济支援。据“6.12基金”最新财务及工作简报显示,截至去年11月30日,共筹得逾1.7亿港元,但现时可动用结余为914万港元。

基金于去年12月又新增所谓“月捐模式”叫人课金,短短一个月,共有553人登记网上月捐,月捐金额为23.7万港元。

“6.12基金”一直被指信息完全不透明。该基金又“专益自己友”,当中在去年六月挪用近25万港元款项予民阵在两次活动中购买音响设备,在去年九月更疏爽“科水”10万港元,资助民阵所设的被捕支援热线等,一度沦为揽炒派提款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