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议员促司法机构聆听改革呼声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社会提倡司法改革的呼声不断,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昨日终于首次开腔回应。马道立称,司法机构不反对司法改革,但改革建议必须提供细节、证据及理由;若果因为不喜欢裁决就提出改革,这不是好的理由。政界及法律界人士认为,司法改革具迫切性,例如保释衍生的逃犯问题、量刑不一、法官不熟悉香港国安法等,希望司法机构能够认真聆听意见。

马道立昨日在会展召开记者会,开场发言时回应司法改革的建议。他称,司法机构不是反对司法改革,若果有任何可以改善的地方,司法机构一定会跟进,也是多年的立场。“你说改革,你要给细节、理由、理据,为何及哪方面要改革;如果有些有细节,我们一定可以研究。其他人如果指,我不喜欢你今天的判决、昨天的判决或明天的判决,所以你要改革,我觉得这不是一个特别好的理由。”他又说,法官秉持公平公正态度审理案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些基本原则不会改变。

促设司法监察及量刑委员会

很多市民投诉裁判官在处理黑暴案件的表现,至今总裁判官都认为无错,坊间形容是官官相卫。马道立对此没有正面回应,仅称涉及政治原因的案件,很多人会有强烈情绪,但法官不会考虑政治因素,只会按照法律和证据审理。

马道立亦指出,处理国安法与其他问题一样,具有挑战,而法庭的处理方式也是一样,按照法律依据作出裁决,不会考虑政治问题。另外,马道立表明退休后不会担任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法学教授傅健慈认为,司法体制一直出现很多问题,例如裁判官经常出错,律政司多次提出上诉,而上诉庭亦指出裁判官犯错。此外,法官升迁及惩处并不透明,例如裁判官何俊尧被投诉,却可以调职加薪,市民难以理解。他认为,设立司法监察及量刑委员会有迫切性。

倡培训法官认识国安法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表示,香港以往没有国安法,所以法官没有相关的经验及可以参考的案例,不了解国安法背景,所以处理国安法保释就会出现问题。国安法不是普通刑事罪行,不是一人犯罪,而是一人得到多个境外或外国势力支持,有关行为是可以很隐蔽。所以他认为要改革的话,就是加强法官对国际政治的认知,培训法官认识国安法。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认为,市民近年来因司法机构量刑的机制欠缺公开透明、清晰指引的投诉与日俱增,现时针对法官投诉由被投诉法官的上级处理,更被很多市民诟病为“官官相卫”,有民调亦指市民对司法机关失去信任,维护并加强司法机构的公信力正是最有力的理据。她又说,立法会资料研究组就海外量刑委员会及处理投诉法官机制提交了详细报告,可见设立相关委员会的做法既不会干预法官判案,亦不会影响司法独立,且已广为海外司法管辖区所采用,为设立量刑委员会与监察司法人员委员会提供了稳妥的细节和理据,希望下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张举能可以认真考虑。

司法体制问题多箩箩

双重标准 黑箱作业

•区域法院法官郭伟健形容反对“连侬墙”的被告“情操高尚”,司法机构决定暂时不应审理涉及类似政治背景的案件。但裁判官水佳丽称被告是“优秀的细路”;另一裁判官何俊尧形容犯案的“香港众志”成员是“未来社会栋梁”,却没有受到司法机构任何训诫。

•一众市民投诉何俊尧,但何俊尧调往高等法院处理原讼庭刑事案件的排期事宜,职衔为“刑事案件排期法官”,调职的额外收入高达50多万至75万余元。

保释条件宽松

•西九龙裁判法院主任裁判官罗德泉,于去年11月26日批准前民主党成员许智峯因公务理由离港,并同时发还旅游证件,许智峯的保释条件只需离港不少于72小时通知警方及法院,直至今年1月26日许才需就他于去年屯门公园游行被控涉嫌意图妨碍司法公正罪到区域法院上庭应讯,其间不用再到警署报到。

•12逃犯当中,七名的保释裁判都是经东区法院主任裁判官钱礼处理,包括藏汽油弹原料案的被告邓棨然、郑子豪及廖子文。当中邓棨然及郑子豪的保释金仅仅是3000元至5000元,并要遵守晚上11时至翌日早上7时的宵禁令,及须遵守不得离港及到警署报到。

上诉庭多次指出裁判官出错

•裁判官林子勤,早前就一名男子涉参与2019年6月12日金钟非法集结案,仅轻判监禁两星期,又驳回律政司的刑期覆核申请。上诉庭于去年批评林官将被告与较暴力的集结案分开考虑,是“错到不能再错”,故大幅加刑至监禁七个月。

•裁判官何俊尧早前审理24岁青年于2019年万圣节参与中环“面具夜”非法集结案时,竟仅轻判社会服务令。上诉庭开庭审理律政司的刑期覆核申请时,指出何官未有考虑事件对公众的潜在威胁,批评他原则性犯错、量刑过轻,遂改判青年实时监禁三个月以收阻吓作用。

•裁判官水佳丽早前对16岁中四女学生承认2019年9月身藏汽油弹原料案只轻判感化,上诉庭裁定水官量刑原则有错,已改判120小时社会服务令。上诉庭再颁判词指出,此类罪行无疑严重,被告年轻这一因素微不足道,批评水官完全忽略了惩罚和阻吓。

“司法独立并没有改变”

出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十年的马道立将于下周一正式退休,昨日他在记者会上表示,任内的使命是要维持香港的法治,香港至今仍然享有司法独立,法官处理案件不受任何人意见影响。

无人可凌驾法律之上

马道立表示,首席法官及司法机构的使命是维持香港的法治,法官处理案件时只需考虑法律理据,公平、公正、依法处理案件,不受任何人的意见、政见所影响,而且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无人可凌驾法律之上。每名法官都要宣誓拥护香港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维护法治。

马道立指出,任内面对很多工作挑战和压力,但并无受到任何来自中央及特区政府的施压,亦从未影响各级法官判案。马道立亦表示在工作期间特别重视建立两地司法机关的工作关系,自己曾多次在北京与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讨论法律问题,虽然两地制度有分别,但仍然有可以讨论的地方。

马道立亦对2014年法律年度开启典礼致辞时曾提及的“三权分立”原则做出回应,他表示当时并非想提出政治问题,他希望强调的是,香港最需要的是司法独立,而基本法中亦有三条条文写明了这一点,并重申自己只讲法律而非政治。他表示,从法律角度而言,司法独立在香港并没有改变。

马道立:唔关我事

早前有报道指,终审法院常任法官张举能接替首席法官一职后,其空缺由几位获推荐的候选人竞逐,其中一位就是马道立的太太,即高等法院上诉庭法官袁家宁。马道立昨日回应有关传闻时,称“呢个系唔关我事。我一路都系唔评论,但呢个同我系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