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司法改革才可以保障司法独立

即将退休的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昨日表示,任内无受到特区政府或中央施压;他又称,司法机构并不反对司法改革,但改革要有细节及理由,如果因为赢不到官司就要改革,并非好的理由。司法制度是本港在“一国两制”和基本法下管治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面对香港国安法落实后的新形势,司法机构有必要与时俱进,充分认识到司法改革与司法独立不仅不抵触,而且只有通过改革才能有效维护香港法治、维护香港宪制秩序,从而更好保障本港司法独立,巩固公众对法治公义的信心。

毫无疑问,尊重法治是本港成功的重要基石,司法独立是本港行之有效、受到基本法授权和保障的重要制度安排,不应试图作出干扰甚至改变。但也要看到,世上没有任何制度完美无瑕,也不可能面对时代的变化仍然一成不变。按照基本法规定,香港特区实行高度自治,享有“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本港司法制度在回归后的发展,首先必须遵从“一国两制”宪制原则;司法机关在行使基本法赋予的权力时,应当尊重国家宪法、中央权力以及尊重特区政府制定公共政策的权力。这是香港特区司法独立的应有之义。

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张晓明在香港基本法颁布30周年法律高峰论坛开幕式的致辞中指出,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要讲“两点论”,还要讲“重点论”。既要讲维护香港法治,又要讲维护国家宪制秩序,要看到香港回归后包括普通法制度在内的法律制度,已纳入以国家宪法和基本法为基础建立的宪制秩序之中。

“一国两制”实践已进入“五十年不变”的中期阶段,着眼于确保香港的长治久安和长期繁荣稳定,系统谋划“一国两制”制度体系完善工作,包括推进司法改革,必要且迫切。香港司法制度和实践面对的时代特征已经并且还在发生变化,有法律界人士具体指出,香港国安法实施,对本港司法机构属全新事物,没有实质案例可供参考,本港法官对香港国安法与普通法原则之间如何配合,怎样融会贯通,避免出现不协调的情况,对本港司法机构而言是重大挑战。

黎智英涉嫌触犯国安法获保释,就牵涉到法官对保释规定的理解。根据《刑事诉讼程序条例》,本港法庭一贯做法是以批准被告保释为裁断起点;但国安法42条的规定完全不同,违反国安法者,不准保释是“起点”、是“基本处置”,准予保释是“特例”;而且这个“特例”成立的必要和充分的条件,是法官有“足够充分”的理由“相信”被告不会再实施危害国安罪行。黎智英干犯违反国安法的罪行,加上国安法的法律地位不同于普通香港法律,法官如何准确诠释法律,作出令人信服的判决,对司法机构成为重大考验。在这种背景下,作出适应新变化的改革,反而有利于司法独立制度的运作。

前年以来严重挑战法治的黑色暴力,挑战了香港的宪制和法治秩序,这是司法机构必须面对的新局面;香港国安法实施,开启了本港由乱及治的新局面,也对司法机构处理违法暴力、危害国家安全的案件提出全新要求。去年以来法官在判案时标准不一,定罪、量刑、保释都存在很大争议,难免动摇了公众对法治公义的信心,要求司法改革的声音日益强烈,这并非输打赢要、干预法治,而是渴望司法制度跟上时代步伐的合理诉求,也是希望司法独立制度能够更好运作的良苦用心。司法机构和法律界对此应该静思明察。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