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司法日趋脱节 改革岂为输赢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近日香港社会对司法改革呼声持续高涨。将于本周五退休的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昨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司法机构并不反对司法改革,如有任何地方可以改善都会跟进。不过,他指谈改革需提供细节和理据,例如哪里需改革,认为若有人因不满判决或赢不到官司就要求改革,就不是好的理由,相信很多市民都难以接受。政界及法律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认同马官所指纯粹因官司输赢而提出司法改革并非好的理由,但目前已有不少理据显示本港司法制度需要改革,而且任何制度都不可能一成不变,适时改革只是配合社会发展和实际需要。

张国钧:有官不谙暴冲祸害

民建联副主席张国钧对马官指不反对司法改革表示欢迎,并认同马官所指,纯粹因官司输赢而提出司法改革并非好的理由。惟现时香港的司法制度确有需要改革,例如法律程序冗长昂贵、法官不了解和不掌握社会实际情况,及个别法官不止一次刻意偏离案例和判刑指引等问题。

张国钧举例指,上诉庭在锺嘉豪案的判词中,明确指出有下级法院法官对非法集结的公害、控诉要旨、控罪先发性,和案件演变为暴力冲突的风险皆缺乏全面掌握;而判刑法官虽声称自己谨记黄之锋案就非法集结所厘清的判刑原则,但其实只是“口惠而实不至”。

黄汝荣:疑似双标乱象频生

退休裁判官黄汝荣指出,社会近日提出不少司法机构需改革的理据,理由亦并非不满特定裁决或输了官司,而是某些法官处理案件时屡次出现被告弃保潜逃的情况,亦有某些法官的判决屡次被上诉庭推翻,他认为这些情况绝非巧合,即使社会无关注相关事件,作为司法机构的首长,首席法官亦应进行内部检讨。

对马官称司法改革需由市民提出细节和理据,黄汝荣坦言市民并不熟悉司法机构的运作,但既然社会已有相关理据,首席法官应与司法机构主动检视和提出改进。

黄汝荣续说,近日亦有议员和不同界别人士列举很多外国例子,指香港可仿傚外国设立量刑委员会和监官会,但马官昨日对这些提出已久的建议并无任何回应。他又指,早前有法官审理将军澳连侬隧道斩人案时因在判词发表个人评语而被停审修例风波相关案件,但反观部分一样有在判词提出个人评语的法官却无被停审,这更凸显司法改革的必要。

他直言,公众原本期望首席法官能解答有关司法改革的关键争拗点,但首席法官昨日模棱两可的言论却令人产生更多疑问,甚至可谓不负责任。

马恩国:培训无关判刑结果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表示,引发近日连串裁决上的争论,很大程度源自香港国安法落实后,对本地法官来说,属全新的事物,又没有实质案例参考,令到他们对香港国安法与普通法之间如何配合,以及在判刑时从量刑、脱罪及保释等问题怎样融会贯通,本地法官毫无头绪,在不懂得最新的国际形势下,导致拿捏时与实际情况出现不协调。因此,提出司法改革,就是要加强法官的培训,使法官明白及掌握,与判刑结果拉不上任何关系。

黄国恩:法官质素无从监察

执业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表示,制度是没有完美的,也不可能一成不变。近期法官在判案的时候标准不一,无论定罪、量刑、保释都有很大偏差,又不能提出令大众满意的理据,个别法官的言论更十分荒谬,但律政司不可能每宗个案都上诉。提出司法改革,成立具公信力的独立监察机构监察法官行为,全面检讨现行法官的委任、升职、降职、停职或革职等机制,旨在希望提高法官质素,保住司法机构的金漆招牌。

他又指内地目前也实行法官问责制,反问为何香港不能执行,认为本港司法机构不应再以“司法独立”作挡箭牌。

简松年:潜逃频生 改革刻不容缓

近期多名涉及暴动等重罪的疑犯滥用本港司法保释制度,利用法官批准保释漏洞走佬潜逃,包括“本土民主前线”前召集人黄台仰、中西区揽炒派区议员许智峯、参与暴动和袭警的中五学生曾志健等,引起公众对本港司法体系的反思,要求司法改革的呼声更加高涨。此间法律界人士简松年近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批评,近年不少裁决结果令人哗然,暴露香港司法制度无监管的问题,需尽快成立司法改革筹备委员会,制衡司法独大的“马房文化”。

早前,“本土民主前线”前召集人黄台仰于2017年以参与“学术研究”为名,保释期间潜逃离港,一去不返;月前,身负九条控罪的中西区揽炒派区议员许智峯在保释期间竟毋须交出旅游证件,虚构国际会议藉机跑到丹麦“外访”,走佬潜逃,成为黄台仰的翻版。但司法机构并无汲取教训,早前竟向乱港头目黎智英批准多项保释条件允许其返家。

审案标准参差无监管

全国政协委员、律师简松年认为,获得保释的首要条件是“案件的严重性”,很明显第一条就不足以令黎智英“出狱”。他指黎智英作为国安重犯,按照违反香港国安法起诉,法官却只遵从一般的《刑事诉讼程序条例》,按照无罪推定允许保释,反映出本港法官漠视普通法在“一国两制”原则下运作的事实,亦不排除有人刻意挑战国安法。

至于黎智英保释条件中包括不得离港及交出所有旅游证件,简松年就指出,黎宅到公海时间只需两三个小时,其驾驶自己游艇去到别的国家或地区轻而易举,众所周知,只要黎智英有心逃走,凭他的人脉、地位、金钱不是问题,但此次审理黎智英案的高等法院法官李运腾认为机会不高。其实,市民看到,对于罗冠聪、许智峯等人,法官在批准保释时都声称他们不会潜逃,但结果却被他们的潜逃行径“打咗一嘴巴”。

简松年认为,众多揽炒黑暴弃保潜逃,反映出司法机关对这一类嫌疑犯的保释申请都较为宽松,暴露出法官审案标准不一、无监管等问题。“司法独立现在已经变成司法独大,例如本港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主席,都是由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担任,整个体制催生‘马房文化’。”

他建议,应完善法官监管机制,尽快成立司法改革筹备委员会,制衡司法“冇王管”。简松年还提到,法院自行搞所谓“违宪审查”,扩大自身权力,令司法覆核案件激增影响政府施政。“所谓违宪审查权,就是法庭可以判定政府的行政决定,甚至立法会的立法是否符合宪法的权力,容易导致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冲突,削弱立法会话事权。”

法院自行“违宪审查”易扰行立

他指出,基本法根本没有授予香港法院任何违宪审查的权力。根据国家宪法规定,唯一有违宪审查权的是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

英美量刑委会 制衡偏颇“放生”

近日社会关于量刑改革的呼声极高,惟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仅以“上诉法庭会就一些罪行订立量刑指引,以期量刑准则基本上趋向一致”为回应。

对此,简松年指出,这说明香港现行的量刑制度还停留在英国上世纪的阶段,英美两国现时为监管法官量刑判决,都已经成立量刑委员会,“这起到平衡和牵制的作用,法官都是平常人,有自己的判断就有自己的政治倾向。”

简松年提到,曾处理多宗黑暴案件的原东区法院裁判官何俊尧,在其处理的案件中,被告罪名多为不成立或轻判,甚至在法庭称赞被告、指责原告,明显有政治偏颇。

如去年8月,东区揽炒区议员仇栩欣在英皇道直播时袭警被捕,何俊尧反指责警员证供完全无逻辑、讲大话,被袭击是因为不恰当使用武力,最后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他举例,另一宗何俊尧审判的案件中,一名酒店餐饮接待员曾参与非法集结,并向警方抛掷两个麻包袋,被告其后承认自己罪行;何俊尧裁决时却形容被告行为“不算太暴力”,而且“坦白”承认责任“值得鼓励”,仅判处被告120小时社会服务令。律政司就此提出上诉,高院上诉庭三位法官一致认为原审裁判官“原则犯错”,刑期明显过轻。

简松年认为,为减少此类人为错误的量刑,实现法律公正,香港有必要参考英美做法,改进落后的量刑机制,成立专门量刑委员会,出台具体的量刑指引。

他还批评,近年终院在众多案件的裁决上“离地”,过分吹捧人权,无视国家安全,“法官不断用人权为暴徒开脱,令违法者更明目张胆,直接加剧社会动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