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挑战国安法必受惩,这是揽炒派的“宿命”!

2021年1月6日,注定是香港回归后又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戴耀廷等53名策划、组织实施所谓“35+”和“真揽炒十步”、实践“瘫痪特区政府”图谋的相关人员被警方依法拘捕,这是警方国安处成立后的又一次“亮剑”,也是香港坚定严格执行国安法的重要一步,维护了社会安定及市民福祉,确保“一国两制”在正确的道路上行稳致远。

昨日被捕的53人都是揽炒派各个山头的头目,黑暴期间曾“大出风头”,亦都与去年的非法“初选”有关。所谓“初选”,于去年3月策划,4月提出具体方案,6月发起“众筹”、开展文宣、举办论坛及进行所谓民调,7月初举行“初选”并宣布“初选”结果。一言以蔽之,这是一场有策划、有组织、有行动的夺权行动,违反了包括国安法在内的多条法律,证据确凿。

首先,反对派举办有大量人群聚集的“初选”,明显违反了特区政府的抗疫限聚令,影响公共健康,对第三波疫情恶化难辞其咎;其次,香港有关选举的法律条文中并无“初选”之说,所谓“初选”根本是非法僭建物,且涉及黑金、偷步参选及操控选举,违反选举条例;最恶劣的是,“初选”明目张胆地提出夺取立法会议席“35+”,进而否决财政预算案、瘫痪特区政府,触犯国安法第二十二条所禁止的“颠覆国家政权”罪,可谓彰彰明甚。

必须指出,去年5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为香港制定国安法,6月29日正式公布落实,从时序上看,“初选”策划于国安法之前,但实施于国安法之后。虽说法律不溯及既往,但在国安法落实后仍然顶风作案,那就是另一回事。国安法是一柄高悬的“利剑”,而“初选”不仅触及“一国两制”的底线,亦挑战国安法。国安法利剑出鞘,揽炒派咎由自取,又能怪得了谁呢?

揽炒派本来是有机会踩“急煞车”的,对于戴耀廷等大张旗鼓地推动“初选”,舆论一再发出警告,特区政府多次指出有关活动可能涉嫌违反选举条例及香港国安法,属严重罪行,大有“勿谓言之不预”的况味。可惜,言者谆谆,听者藐藐,揽炒派自恃有外部势力撑腰,一意孤行,一错到底。其后,特区政府发表严正声明,强调“初选”于法无据,将深入调查;港澳办、中联办支持特区政府有法必依,并直指“初选”并非孤立事件,而是对香港造成巨大危害的“修例风波”的延续,是“黑暴”与“揽炒”的变种,这个定性可谓一针见血。

昨日警方采取执法行动后,揽炒派及外部势力抹黑这是所谓“政治打压”、“秋后算账”,更诡称否决预算案是“基本法赋予的权利”云云。这不过是他们偷换概念、混淆视听的惯用伎俩。如果财政预算案不好,立法会有权否决,但问题是,当揽炒派提出否决预算案时,预算案根本就没有提出,为何要否决?再说,揽炒派不仅要否决预算案,还扬言否决所有政府拨款及法案,务求瘫痪特区政府,颠覆国家政权。戴耀廷去年4月发表于《苹果日报》的“真揽炒十步,这是香港的宿命”一文,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

所谓“35+”计划,是“真揽炒十步”的关键一着,以“议会战线”配合大规模街头暴力及“国际施压”,实现“真揽炒”,进而在香港的废墟上建立他们理想中的“新香港”,即这些年在中东、北非等地的“颜色革命”。从国际大环境看,非法“初选”、瘫痪特区政府是配合国际反华势力将香港当成棋子、围堵中国发展之邪恶计划的一部分,与所谓“行使基本法权力”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

戴耀廷的“真揽炒十步”,既是揽炒派的行动路线图,更是干犯国安法的铁证,不容抵赖。最可笑的是,揽炒派企图推诿责任,转移焦点,声称不少市民参与了投票是否全部“有罪”?这一招挑拨离间,企图制造社会恐慌,邪恶之极,但终归徒劳。警方明言不会对参与投票的市民采取任何执法行动。中联办昨日也在声明中指出,坚决支持香港警方严正执法,坚决支持将有策略地组织或实施瘫痪政府的涉嫌违法人员,与一般受误导参与所谓“初选”的民众区分开来,相信广大港人能够看清戴耀廷等人的险恶居心和对香港社会的危害,共同自觉维护国家安全,维护香港社会整体利益。警方及中联办的及时澄清,起到正本清源、稳定人心的作用。

正如俗语所说,“出得来行,迟早要还”,国安法实施后,香港开启了由乱向治的转折,揽炒派危害国家安全不可能没有代价。今次的执法行动彰显了法治,也是对香港回归以来积存的深层次问题的一次大梳理,扫荡了污泥浊水。国家安全的底线不可触碰,中央及特区政府有坚定的决心及足够的能力维护原则底线,挑战国安法必受惩,玩火者必自焚!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