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揽炒派罪证确凿,不容诡辩!

53名揽炒派分子因于去年七月举办所谓“初选”,涉嫌触犯香港国安法第22条颠覆国家政权罪,昨日被警方拘捕。揽炒派组织“民间人权阵线”(“民阵”)随即跳出来,宣称“警方断章取义诠释法律,制造大规模拘捕,意图营造白色恐怖,意图损害港人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选举权及被选举权,对此强烈谴责”云云。

其实,“民阵”才是真正的断章取义诠释法律。诚然,基本法第73(二)条确实授权立法会审核和通过财政预算,假如议员真是纯粹认为政府提交的财政预算案有问题,自然有权否决财政预算案。

然而,揽炒派在立法会换届选举尚未举行,下年财政预算案亦未曾公布,已明言当选后会否决财政预算案,可见预算案内容根本不是他们否决的动机。

事实上,所谓“初选”的发起人戴耀廷,去年四月在报章刊发表为《真揽炒十步 这是香港宿命》的文章时,明确写到揽炒派计划取得立法会过半议席的目的,不论预算案本身有无问题,揽炒派都会否决财政预算案,其目的是要迫使特首辞职、特区政府停摆,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从而使到外国有制裁我国的借口。

与此同时,所谓“初选”举行前,有份参与的揽炒派分子曾发表一份共同纲领,表明认同所谓的“五大诉求”,承诺当选后运用立法会的权力,包括否决财政预算案,迫使特首回应所谓的“诉求”。

根据香港国安法第22条第(三)款:任何人组织、策划、实施或者参与实施以下以武力、威胁使用武力或者其他非法手段旨在严重干扰、阻挠、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权机关或者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机关依法履行职能,即属犯罪。

上述的文章及共同纲领已经证明,揽炒派意图藉着举办“初选”取得立法会过半议席,其动机是要迫使政府作出违反基本法的行为,又或者是要令到政府停摆,已显露他们严重阻挠香港特区政权机关依法履行职能的意图,明显是触犯香港国安法第22条第(三)款。

转移视线图煽动恐慌

说到这里有人或者会说,“以武力、威胁使用武力或者其他非法手段”是触犯香港国安法第22条的前提,所以揽炒派意图利用“初选”帮助他们取得立法会过半议席,即使其目的是要藉着否决财政预算案而致使政府停摆,但是他们参加立法会选举和否决预算案的行为,不属于违法手段,便不属于触犯香港国安法第22(三)条。这一说法,显然是忽略了举办“初选”本身是否违法的问题。

须知道,香港自去年爆发新冠疫情之后,特首会同行政会议为了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已根据《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第8条订立《预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群组聚集)规例》,即俗称“限聚令”,而当时揽炒派举行“初选”之时,“限聚令”人数上限为五十人。在此情况之下,揽炒派依旧无视“限聚令”,呼吁市民参与“初选”的投票,并任由市民在他们所谓的票站外排队,造成部分“初选”举办点的聚集人数已超过五十人以上,违反“限聚令”的规定。

至于拘捕揽炒派是什么“损害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60万人投票也有罪等等,更是无稽之谈,意图煽动社会恐慌。揽炒派过去一直吹捧的《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规定,言论自由的行使附有特别责任及义务,故得予以某种限制,政府亦可以法律形式,限制危害国家安全、公共秩序、公共衞生或有伤风化的言论。

更重要的是,揽炒派为求使政府停摆,已经化为实际行动,并在无视“限聚令”的情况下举行“初选”,“民阵”还拿什么言论自由作挡箭牌,这是把其他人当作傻子吗?

由是观之,由于揽炒派举办的“初选”本身,已因违反“限聚令”而可被视为“非法手段”,而“初选”的终极目的是意图干扰或阻挠干扰或阻挠香港特区政权机关依法履行职能,因而触犯香港国安法第22条第(三)。

与此同时,所谓的“初选”只是揽炒派在疫情下私自举行的政治活动,本身不是立法会选举的法定程序,所谓损害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一说,自然是毫无法律根据。

作者:温滔淼 时事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