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12逃犯"判决是从轻发落

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去年底判处10名非法入境的香港逃犯不同的监禁刑期,事情引起全球瞩目。这10名犯人早前承认于上年八月非法闯入内地水域。另外2名未成年的逃犯则没有被起诉,算是走运了。社会上部分人一直对内地司法制度存有偏见,透过这宗案件的起诉过程中能让人对它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去年8月23日,12名涉嫌干犯严重刑事罪行和违反香港国安法,正接受调查或审讯的疑犯,在西贡登上一艘快艇,准备偷渡到台湾以逃避刑责,在内地水域被海警截获。经公安调查后,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组织他人偷越边境罪和偷越边境罪批准逮捕12人。

其中,邓棨然和乔映瑜被控组织他人偷越边境罪,根据内地刑法,最高可判7年监禁和罚款。此外,偷运人蛇乃集团式犯罪,可判处终身监禁。邓棨然和乔映瑜应该非常庆幸检控官没有视他们为偷运人蛇集团的主犯,而只是控告他们较轻的罪行。其余8名逃犯被控偷越边境罪,最高可判处12个月监禁和罚款。

由于案件牵涉的人数众多,法院判处邓棨然3年监禁,罚款2万元人民币;乔映瑜被判2年监禁,罚款1万5千元人民币。他们结伙偷越边境,情节严重,但法院判处其余8人7个月监禁和罚款1万元人民币。因此,他们的刑责远远不及法官可判的最高刑罚,显示法官倾向尽可能从轻发落。法官在判词中解释,法庭是"考虑各被告人的犯罪情节、危害后果、悔罪表现以及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后才作出上述判决。

另外两名逃犯廖子文和黄临福,虽承认有份参与其中,但鉴于二人在犯案时分别17岁和16岁,尚未成年,认为可予以宽大处理,检察院决定不对二人提出起诉,并在上月30日将他们移交香港警方。

然而,在普通法的司法管辖区,被告在案发时并非16岁以下的幼童,通常也会被起诉。也就是说,年纪尚轻并不是免除刑责的理由。

此外,法官本应可以判处邓棨然和乔映瑜接近最高刑期的刑罚,但他们最终行使了酌情权不予重判。法庭在量刑时考虑到二人在案中的角色,发现邓棨然负责购买快艇,二人合谋协助一众逃犯偷渡到台湾,认为他们只是"受他人组织实施犯罪"。换句话说,他们是从犯,并不是主犯,因此获得了轻判。香港也采用了一种类似的方法,例如犯罪集团的走卒可能比主脑获得轻判,因为不同程度的罪责是用来衡量刑罚轻重的正当依据。

由于十名逃犯均认罪,情况与香港一样被视为减刑的一个因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向当局自首最多可获减刑40%,在上庭前认罪最多可获减刑20%,而当庭认罪则最多获减刑10%。

此外,内地司法制度与香港一样,会把罪犯在判刑之前的扣押时间纳入在刑期之内。由于10名逃犯在受审前已被拘留4个月,因此在计算实际刑期时将会把这4个月计算在内,意味着被判监7个月的8名逃犯很快就可以回港,而囚犯在服刑期间表现良好还可再获减刑。

近年来,内地司法制度多番借鉴其他地区的法律制度进行了重大改革。这些改革包括提高法官和法律工作者的资历要求,扩大对疑犯的权利保障,审讯程序亦得以改善。这宗案件中12名逃犯的处理手法就反映了以上改革,而这些做法相信会得到熟悉普通法的人士的认同。案中10名被告所得的刑罚不仅真实地反映他们的罪责,还充分考虑所有减刑因素,这样的判决结果相信是所有心存公正的人所乐见的。

注:英文原文刊于《中国日报香港版》,有删节

来源:大公网 作者:江乐士 律政司前刑事检控专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