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李官怨言说明改革必要

就内地《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前年在香港国际机场遭暴徒禁锢及围殴一案,法庭昨日作出裁决,三名被告分别被判囚4年3个月至5年半。法官李庆年阐述判刑理据时意犹未尽,发了一些感慨,吐了一些苦水,引起社会的关注。

李官特别提到两件事,一是似乎抱怨律政司没有就案件如何求刑作出明确建议,只要求法庭参考过去案例,说是"帮法官",实际上帮不到;二是讲到部分被覆核刑期的案件,上诉庭要求下级法官"唔好咁仁慈,太仁慈系害咗被告",因为一旦引发上诉,被告判刑由轻变重,"都系你(法官)衰"。李官要求辩方(其实也是要求社会)理解法官所面对的情况"几咁严峻"。

法官当庭吐槽比较罕见,但也反映本港司法制度需要与时俱进。事实上,自一四年"占中"以来,不少案件被指判刑过轻,出现同罪不同罚的情况,有些法官甚至对被告推崇备至,屡屡引发舆论哗然。部分法官判决有明显的政治偏袒问题,但也不排除有法官判断失误,因此有心理压力,不足为奇。

其实,李官所反映的问题,正是民意呼声强烈的司法改革的一部分——成立量刑委员会。法官根据案情、法律及有关量刑指引判决,就会客观公允得多,不至于出现太离谱的情况;判决无争议或少争议,上诉案因而大大下降,不但可以减轻原审法官的压力,也降低司法机构的工作量,何乐而不为?

量刑委员会提出的指引,只供法官参考,不影响法官的独立判断,不损害司法独立。英国、美国等普通法地区,早就设立了相关机构,对减少司法争拗大有裨益。

司法改革有助维护司法公正,呼应民意的诉求,如今更是司法界内部的意愿。真不明白,为何司法机构将"改革"视为洪水猛兽,一直虚与委蛇。

来源:大公网 作者:龙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