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终审法院决定黎智英还押有理有据

龚静仪 执业大律师

终审法院向律政司批出有关反对黎智英保释的上诉许可,今年2月1日聆讯,其间黎智英须还押。在终审法院批出有关上诉准许予律政司后,有"黄丝"分子指指点点 ,质疑终审法院是否有权处理保释上诉及可否批羁押令,有反对阵营媒体更抨击终审法院的决定,是因为受到"政治施压"。

根据《香港终审法院条例》(香港法例第484章)第18条,上诉许可的申请由上诉委员会聆讯及裁定,委员会成员由三名法官组成: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和两名常任法官或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提名的三名常任法官。上诉委员会的决定是最终决定,不得上诉。

解释国安法42条涉重大利益

黎智英两宗案件的保释事宜属于刑事事项,《香港终审法院条例》第31(b)条规定, 对于任何刑事诉讼案或事项中,由法律程序的任何一方所提出针对以下决定的上诉,即原讼法庭的最终决定(不包括陪审团的裁决或裁定),而就此项决定是不能向上诉法院提出上诉的, 终审法院须酌情决定是否受理。

另一方面,根据上述条例的第32(2)条,如上诉法庭或原讼法庭(视属何情况而定)证明有关案件的决定是涉及具有重大而广泛的重要性的法律论点, 或显示曾有实质及严重的不公情况,上诉委员会可给予上诉许可。

终审法院批出律政司的上诉许可,完全有理有据、合情合理。如终审法院上诉委员会在2020年12月31日颁布的英文书面决定(以下简称"该决定")所言,对原讼庭法官在批准被告保释时,是否有错误地诠释香港国安法第四十二条的要求,的而且确是存在着合理争辩的。对于这个议题的合理争辩,衍生出一个法律问题:香港国安法第四十二(二)条涉及的香港国安法保释制度,到底如何作出正确解释(详见该决定第18段)?

此外,终审法院上诉委员会亦认为,在香港国安法第一、三至五、四十一及四十二等条文、《刑事诉讼程序条例》(香港法例第221章)、基本法及《香港人权法案条例》(香港法例第383章)之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适用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规定收纳入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等各方面的背景下,去解释香港国安法第四十二(二)条,涉及重大公众利益,具有可争议之处(详见该决定第20段)。

就这方面的争议, 终审法院上诉委员会认为涉及高院原讼庭法官的一个最终决定,此符合《香港终审法院条例》第31(b)条的要求,在此基础上获终审法院受理(详见该决定第21至22段)。

简单而言,终审法院将在2021年2月1日的聆讯中,审理香港国安法第四十二(二)条的意思及原讼庭法官批出黎智英的担保时有否出错(详见该决定第23段)。

拒黎智英担保处理最合适

黎智英在等候终审法院聆讯期间,是否需要继续被羁押的问题,该决定也作出详细的分析。

首先,《香港终审法院条例》第34条赋予终审法院批准被扣留的人在上诉待决期间保释的权力。由于上诉准许经已批出,故终审法院顺理成章地有权批准或拒绝被告在上诉待决期间的保释。而该条例第35条,是有关在检控人提出上诉后将被告人羁留的规定,当中明确规定若检控人获批上诉准许,检控人有权申请在待决期间,将被告还押,这规定便意味着检控人有权向终审法院上诉委员会申请将黎智英还押。

案件发展至今,终审法院上诉委员会当然最适合考虑是否在待决期间还押黎智英的问题,及上诉委员会因而有权力去就这问题作出决定(详见该决定第25至29段)。

由于李运腾法官的批出担保予黎智英之决定,将是终审法院在2月1日聆讯的核心, 终审法院上诉委员会认为其待决期间的担保问题,最合适的处理方法是还原至李运腾法官批出担保之前,即继续执行根据苏惠德总裁判官拒绝黎智英担保外出的命令,将黎智英继续还押。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