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周梓乐案陪审团排除他杀 4比1裁死因存疑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香港科技大学男生周梓乐死因研讯终画上句号,死因裁判官高伟雄日前总结证供及引导陪审团时,给予非法被杀、死于意外、死因存疑三个选项,并指出可排除周梓乐被人推落楼,倘陪审团考虑死于意外,即周梓乐误以为3楼矮墙外有行人路而失平衡堕下,并不需要毫无合理疑点,只要此可能较其他选项高即可,最后才是存疑裁决,但法庭认为存疑裁决并不理想。不过,5名陪审团经逾15小时退庭商议,昨晚以4比1裁决周梓乐“死因存疑”,同时建议在3楼矮墙加警示栏杆。

高官早前引导陪审团时表示,陪审团应该要审视所有证供,判断哪一些为事实再作推论;不要选定某一选项后,再找证据支持有关选项的想法。

他指出,陪审团应首先考虑非法被杀是否唯一的合理推论,然后再思考是否死于意外。如果陪审团相信周梓乐是自己走上3楼误当2楼,自己跨出石壆,想改变姿势不慎失平衡跌下平台,便应裁定死因是意外。至于周梓乐跨出石壆的方法及堕下的姿势如何,并非重点,此一选项的衡量标准比非法被杀低,只需考虑此可能性较其他选项为高即可。

针对死因存疑选项,高官表示,若陪审团觉得证据不足以判断死亡情况,便应裁定死因存疑,并举例说,如果陪审团相信周梓乐是由3楼跌去2楼低层平台,但不清楚因何事堕下,就属存疑裁决,惟这并非理想的结果。

前日退庭商议6句钟未有结果

3女两男陪审团前日退庭商议6小时未有结果,昨晨继续。高官提醒陪审团应尽量达成一致裁决,但若未能达成一致,亦接纳3比2裁决。

陪审团下午曾向法庭查问两个问题,即市民证人有否供称知道停车场3楼矮墙外是中空,以及政府高级化验师郑郁棋指周梓乐堕地位置与石壆的横向距离为1.3米,是以周梓乐身体什么部位作为量度与石壆的距离。裁判官指,有一名市民供称居于当区多年,故知道3楼矮墙外是中空,而证供仅指周梓乐堕地位置距离矮墙是1.3米,没有提及量度详情。陪审团还提出想翻看5段合共约30分钟的录像片段。

陪审团傍晚表示,仍在专家证人及结论之中“徘徊”。高官闻言提醒陪审团,如果未能达成一致结论,法庭也会接受大比数的裁决,又指若陪审团仍未能得出裁决,将会押后至周一继续。至昨晚7时30分,陪审团最终以4比1裁定周梓乐“死因存疑”,并裁定周的死因是高处堕下,致头部受伤。

陪审团并作出两项建议,其中一个是关注点周梓乐跨过的3楼停车场矮墙,陪审团建议在尚德邨停车场3楼连接石墙位置,加装栏杆以作警示,另外要更新闭路电视系统、作实时设定,以避免出现盲点。

死因裁判官高伟雄在裁决后,指本研讯“差唔多接近真相”,更叹道:“如果(闭路电视)镜头高度高5度,时间转向慢几秒,或者真相就可以呈现。”

官盼时间抚平周父母伤痛

高官续说,明白周梓乐父母的伤痛会持续一段时间,虽然未必能解开所有疑团,但希望时间可抚平他们的伤痛,又感谢是案的陪审团,并豁免他们未来8年当陪审员。

裁决前引导陪审团要点

●涉及社会事件的案件,对表达诉求的人、示威者、警方有意见属正常,但裁决切勿受个人意见影响

●不要因为个人看法而假定某些人一定是对,或者一定是错

●不要预先假设某种裁决,应先考虑接纳什么证供为事实

●裁决“三部曲”应是先考虑是否能毫无合理疑点下裁定非法被杀,再考虑是否意外,最后才考虑是否存疑

●无证据显示周梓乐曾受催泪烟感染,当晚不见有人因催泪烟而严重身体不适

●无证据显示周当晚有人因警方发射布袋弹及橡胶弹而受伤

●医疗及解剖报告均显示周梓乐死于头部受伤

●可以排除周梓乐被人从后推下楼的可能性

●根据法医证供,若周梓乐是“非法被杀”,唯一可能性是有人将他的头固定在平面,并用大面积硬物,如砖头袭击右边头部,并将他掟下楼,而堕下的接触面与头部创伤吻合。法庭提醒陪审团,3楼地上无血渍

●陪审团若接纳周梓乐在镜头消失后8秒便堕下,便要考虑施击者有无可能在8秒内完成上述袭击动作并抛下,并在如此短时间内清理现场

●若陪审团考虑周梓乐意外堕下,即是接纳周误以为3楼矮墙外有行人路,自己跨过后,或因想转换姿势等而失平衡堕下。要达至这个结果并不需要毫无合理疑点,而是这个可能性是否较其他选项更高即可

●若陪审团无法达至“非法被杀”及“死于意外”两个结果,便可考虑“死因存疑”,即是认为庭上证据无法进一步揭示死因

●法庭接纳陪审团基于“完全唔知发生咩事”,或者接受周梓乐由停车场3楼跌到2楼,但不知为何跌下而作出存疑裁决,但法庭认为存疑裁决并不理想,只是无办法下的最后裁决

消费周陈之死 揽炒掀暴煽仇

冷血揽炒派掀暴煽仇,不惜“消费”死人来编织“警暴”谎言,一条条逝去的生命,成为煽暴者口中的“被自杀”、“先奸后杀”、“杀人灭口”,目的就是煽动更多人上街打砸烧。其中,意外失去年轻生命的科大男学生周梓乐及知专女学生陈彦霖,更成为揽炒派生安白造、重点“消费”的对象。黑暴分子几乎每个月借“悼念”祸乱社区,揽炒区议员更借此抽水捞“红利”,即使死因聆讯已排除二人死于非法被杀,但揽炒派仍继续妖言惑众炒作“谜团”,一次又一次在死者家人的伤口上洒盐,令逝者不能安息,生者不得安宁。

谎言迷惑市民 推黑暴上街“复仇”

前年11月,22岁科大男生周梓乐在将军澳尚德邨停车场堕楼死亡,揽炒派大肆散播阴谋论,言之凿凿声称周梓乐是被“黑警”所害,诬蔑警方阻碍救护车救援等。

黑暴分子更在全港借“悼念”之名煽仇作乱,科大也被黑暴闯入大肆破坏,张贴文宣传单、喷字涂鸦、碎玻璃窗及撒溪钱,连校长宿舍也遭殃。同时,黑暴在全港各区进行堵路,向警方防线及多个港铁站掟砖掷汽油弹纵火。

其后,将军澳一度成为黑暴以悼念为名、以破坏为实的祸乱重灾区,几乎每个月都有不同规模的非法集结,继而演变成堵路及纵火。揽炒区议员岑敖晖更在网上发文诬蔑警方“谋杀市民”,火上加油推黑暴上街“复仇”。其间,即使不断有证据显示周梓乐堕楼事件好大可能是意外,但揽炒派装袭扮盲,继续用谎言迷惑市民,用“消费”周梓乐来达到煽仇目的。

借“悼念”每月破坏社区

15岁少女陈彦霖之死,也是揽炒派大肆“消费”的一张牌。前年9月,陈彦霖疑自杀浮尸碧海,揽炒派散布“杀人灭口”的谣言,甚至指陈彦霖是“被自杀”“先奸后杀”,而相信女儿是自杀、伤心欲绝的陈母,更被揽炒派毫无人性的人身攻击,包括造谣称陈母是“演员”“替身”。

揽炒区议员也抽水赚“政绩”,在区议会动议将调景岭公园的休憩设施命名为“陈彦霖纪念公园”,陈彦霖母亲狠批此举是“又一次撕开了我们的伤口,在伤口上洒盐......”,多次公开恳求不要再“消费”陈彦霖,好让女儿安息。

但是,黑暴已丧尽人性,不肯罢手,差不多每月都借“悼念”为名大肆破坏社区。陈彦霖生前就读的香港知专设计学院调景岭校舍遭到破坏,黑暴分子又威迫校方公开陈彦霖失踪当日校内闭路电视片段,但当发现影片内容不能“老屈”警察杀人时,即指影片被“修改”,继而发难于校园内大肆捣乱,令校舍需要停课3天。

其后,陈彦霖死因研讯排除她非法被杀,但揽炒派仍不死心,分别在庭外及网上辱骂陈彦霖家人“假老母、戏子”、“假亲人”及“杀人凶手”,对陈彦霖家人再次造成严重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