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练官触动记协神经

区院法官练锦鸿昨日审理前年9月14日淘大商场集会发生的黑暴案。有女士被指是"大陆人"遭打脱三颗牙齿;另有女子被指拍照,与前来解围的男途人被围堵。

练官直指多名穿黄背心的人应是传媒,"佢哋企喺度都构成暴动一部分,佢哋企喺度都阻住受害人离开",并指大部分人以相机拍照,看着两名中年人被袭,可谓冷眼旁观,看着他人痛苦。

对法官的批评,记协又跳出来,说什么"对于个别法官的言论可能引起公众误会,表示极度失望"。法官的言论,触动了记协的神经。

前年发生的连串暴力事件中,现场到处是身穿黄背心、拿着记协记者证的"十蚊鸡"记者。更离谱的是,有十几岁未成年的小孩,都自称记者。只要花数十元,便可以在深水埗买一件记者反光衣,扮记者一点都不难。

事实是,假记者以采访为名,在警方与暴徒之间充当屏障,阻碍警方执法,难道不是"构成暴动一部分"吗?何况警方在多个暴乱现场拘捕暴徒时,曾在暴徒身上搜出记者反光衣,他们是暴徒,还是记者?

作为传媒工会的记协,不是谴责暴徒恶行,而是维护阻碍警方执法的假记者。人性在哪里?职业道德在哪里?

来源:大公网 作者:蔡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