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一哥帮手教仔,段爸躲到几时?

一个人最让人瞧不起,就是欺凌攻击守护你、服务你、照顾你的人。而更让人不齿的,就是这些施袭者都读过书。

前天下午,中文大学港铁站出口有八名黑衣蒙面人硬闯大学保安站,并大叫“唔使show证”,呼吁其他进入校园的人不必向保安员展示证件,黑衣人随后推倒保安搜查站的铁栏鸟兽散。

此举摆明就是挑衅,保安员职责所在,立即追赶。忽然,有人向保安撒洒不明白色粉末,尾随追赶的保安员冷不防眼部中招,校方随即报警,一名20岁男子涉嫌“公众地方行为不检”及“袭击”被捕,事后证实他是中大历史系学生。

在世界任何一处地方,对别人忽然喷撒不明粉末,都属恐袭行为。黑暴应该看到近日美国警察如何对付闯入国会的人,如果,你在美国推倒铁栏再向追逐的警员撒粉末,我好肯定他/她至少要吃一记子弹。

今日,八个黑衣人来捣乱只拉了一个,算是手下留情,但什么是恶人先告状?看看中大学生会刊出的一份“联书院学生会严正声明”可见一斑:“……保安组人员犹如『中大速龙小队』,肆意侵犯师生之人身自由,于校园内横行无忌,严重威胁所有校园使用者之人身安全……”

声明咬牙切齿骂的所谓“侵犯人身自由”、“横行无忌”,其实简单用三个字就可概括,就是:“查证件”。

你回家进大厦前要不要按密码?要不要扫住户证?保安员是不是有权查阅陌生人身份?记录他资料?甚至拒绝疑人进入?你住的地方尚且有此需要,更何况偌大一间大学?一间曾经成为汽油弹战场的大学?这点保安检查,有这么恐怖吗?有这么侵犯人权吗?有的话,原因只得一个:就是你们身有屎。

唯一认同的,是学生会声明中这三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校方的不作为,正是保安人员及学生屡次发生冲突的最大元凶。”

学生多次袭击大学保安员,一直未见校长段崇智站出来说过狠话,自己的学生对自己的伙计动粗,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你没打算做任何教育?你没想过作任何惩处?作为一个上司,你没打算为下属讨个公道、争个说法?

昨天,竟是身为中大校友的警队一哥邓炳强开腔帮段爸教仔:“究竟我哋嘅大学生几时变到咁目无法纪,成为欺凌别人的暴徒?佢哋咁做不单违背中大校训,亦达唔到人类基本良知要求,亦令好多表现优秀嘅中大学生蒙羞……所有中大学生、毕业生及社会各界,都应该对呢啲行为予以谴责……任何姑息、包庇只会令呢啲学生愈踩愈深,今日可能系不知名粉末,我唔希望有日再见到‘火烧人’嘅事情发生……”

我,作为一个中大毕业生,今天就响应一哥呼吁,不单对暴徒学生强烈谴责,更要求段校长站出来严厉惩处,否则,你愧为上司、耻作教者。

作者:屈颖妍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