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道富跪低 盈富投资复常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面对财金界及投资者等多方批评,管理盈富基金的美资信托人道富环球跪低,宣布恢复投资美禁令清单中的股份。道富每年收取2600万元的管理费,其投资政策却朝令夕改,损害投资者以至打工仔的MPF权益。金管局斥责,道富对市场造成不必要的混乱,财经界人士质疑道富的判断力,从政治角度考虑,为求自保而改变投资政策,漠视投资者权益,有必要撤销其经理人及信托人一职。分析称,盈富是追踪恒指的被动基金,机械式操作毋需大行也能管理,而换走美资信托人可免除后患。

道富在周一(11日)公布,受美国行政命令影响,而不再对受美国制裁股票作新投资,引起市场批评及要求撤换其管理人一职,包括与盈富甚有渊源的行会成员、前金管局总裁任志刚表示,道富或不适合出任这个工作。面对地位不保,道富环球两日后极速转軚,表示鉴于盈富基金对香港市场的重要性,理解此事关乎重大公众利益,恢复投资受制裁股份,以证明公司始终致力恪守盈富基金紧贴恒生指数表现的承诺。但强调,受行政命令影响,盈富基金不再适合美国人士投资。

值得留意的是,道富为免因违反投资禁令被美国处罚,声明中刻意强调,盈富基金及道富环球投资管理亚洲被视为非美国人士。因此继续以追踪恒指表现为目标管理盈富基金,对所有恒指成份股进行新投资,不违反美国有关行政命令。

漠视投资者权益

道富希望透过恢复买卖,重建市场对其作为管理人的信心,但是金管局批评,道富过去数天的公告,虽未有对盈富基金投资者造成实质影响,但却造成市场不必要的混乱。发言人称,当局一直和盈富基金监督委员会及道富紧密沟通及跟进事件,未来会继续注视事情发展。盈富监督委员会成员、中文大学伟伦金融学教授陈家乐就表示,委员会与道富环球有紧密沟通,不过相关讨论内容不便透露,但认为当日宣布不再对受制裁股份作新投资,是很急的决定。

根据盈富基金的年报,美国道富银行以及道富环球投资管理亚洲,分别作为盈富基金的信托人及经理人,每年收取大额管理费用。相关的信托人费按盈富基金的资产净值计算,若超过450亿元,则收取资产净值的0.025%,以昨日盈富约1040亿元市值计算,被动基金的信托人年费高达2600万元。事实上,盈富虽然暂停三日新投资,但已错失良机。美禁令股份名单中,大部分于过去三日录得强劲升势,其中三只恒指成份股─联通、中移动、中海油,累计升幅介乎8%至11%不等,表现明显跑赢大市。

立法会服务界议员张华峰认为,道富是与香港政府签订管理承诺,盈富基金作为香港资产理应不受美国干涉,但其早前的决定,反映并不是向香港人负责。若直接改由本地公司接手为管理人,肯定会以服务香港人为其首要责任,而且亦能培养本地基金管理人才。

管理能力受质疑

金融发展策略研究所所长詹剑仑认为,基于盈富基金注册地在香港,理应只需跟从香港的法规,盈富基金属于被动型基金,其管理是“手板眼见工夫”,即使不找大型国际金融机构,亦有很多金融机构有能力管理。

证券业协会主席徐联安表示,道富短期内转軚,令人感到其内部管理或有问题,并认为其早前停止买入部分中资股,属政治凌驾基金持有人利益的决定,监管机构有需要了解事件。长远而言,从市场安全系统考虑,由于恒指成份股中的中资股占多数,日后有机会再受到政治打压,因此要深思现时的管理人是否适合,而基金管理人有没有为持有人的利益考量。

香港银行学会高级顾问陈凤翔表示,相信未来盈富基金买卖制度仍有风险,不过从最近美国剎停访台事件可见,特朗普政府政策的可持续性是有保留,而不让美国人投资中资企业并无好处。至于作为管理人的道富,其决定于短时间有这么大变化,其判断力应受质疑。

开坏先例 一时一样 损投资者信心

道富昨日突然“转軚”,宣布盈富基金将于今日起恢复对属于恒生指数成份股公司的受制裁股份进行投资。有立法会议员表示,道富的做法已经开了一个“坏的先例”,事件损害投资者信心。

金融界立法会议员陈振英指出,盈富基金的成立原意是紧贴追踪恒生指数成份股整体价格走势,以发展香港的交易所买卖基金市场,却因为美国的利益突然修改投资规则,干预香港市场,有违其成立宗旨。道富这一做法已经开了一个“坏的先例”,是次事件会引发大部分投资者对于美国单边制裁的关注同忧虑。从长远来看,必然打击不少投资者对于其他美国投资的信心。陈振英指出,由于道富是美资公司,希望美方在未来亦不会收紧措施,再次干预基金在本港的运作。

行政会议成员、经民联副主席林健锋指出,道富“话停就停、话买就买”,损害投资者信心。他认为,道富作为盈富基金管理人,必须以盈富基金的利益作为首要考虑,不会因为其他因素而损害盈富基金利益。

防范隐患 香港金融安全急需正视

盈富基金信托人道富环球在“炒鱿”压力下跪低,宣布恢复投资三大中资电讯股,但事件背后暴露出香港金融受制美资大行的风险隐患,尤其是美国升级金融战之下,香港金融安全问题急需正视。

盈富基金作为香港以至亚洲最大规模的交易所买卖基金,运作稍有差池,不但影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名声,还会引发市场不必要波动,甚至可能触发金融系统性风险。

幸好今次特区政府及时出手,否则会产生连锁性不利影响,其他美资大行随时有样学样,听从美国投资禁令,届时香港金融真的有难了。

尽管道富突然转軚,但中美经贸关系会否因为拜登上台而出现转机,目前依然存在很大不确定性,难保美国进一步利用金融作为武器,遏制中国经济发展。

因此,当前香港必须加紧做好金融战升级应对准备。一是加快去美元化步伐,包括减少依赖美元,更多使用非美元作贸易结算。

二是加速推动人民币计价交易,特别是港交所要更多推出人民币计价金融产品。三是全面检视金融安全漏洞,包括政府相关财务管理与基金营运不宜交给外资金融企业,必须牢牢掌握在港资或中资金融企业手中,确保金融主导权与话语权。同时,现时发钞地位也有讨论空间。

总之,香港不单是国际金融中心,也是中国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金融关键环节不容有失,如由外资操控,无疑令香港以至国家金融安全置于风口浪尖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