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2021是香港正本清源的关键年

自2001年以来,世界呈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2001年是第一个标志性年份,发生的标志性事件是美国“九一一事件”。2008年是第二个,发生的标志性事件是中国成功举办奥运会、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开战、世贸组织多哈发展回合谈判破裂、美国“次按危机”恶化为“百年一遇”金融危机。2016年是第三个,发生的标志性事件是英国公投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2018年是第四个,美国宣布其全球战略调整,视中俄为其主要对手。2020年是第五个,爆发“百年一遇”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推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变。

需要指出的是,标志性年份越来越接近,显示全球格局演变加剧。必须重视的是,过往近20年,标志性年份都只是一年,翌年局势都有不同程度缓和,但是,2021年不同,以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攻入美国国会事件为开端,意味着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将以较2020年更激烈的态势展开。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本质特征是全球重心由西方(欧美)向东方(亚洲)转移,核心是中美关系。中美关系归根到底取决于两国如何处理各自国内问题。拜登入主白宫后,当务之急是应对美国的社会空前分裂、疫情蔓延和经济衰退。中国则将揭开“十四五规划”新篇章、迈入第二个百年目标新征程。

百年大变局加速演变

由于美国新总统的主要精力会被美国国内问题牵制,同时,需要争取盟国协调对华政策,2021年大部分日子对中国发展来说是“窗口期”。但是,鉴于特朗普在离任前疯狂打压中国,尤其在台湾问题上走到与中国决绝的边缘,另一方面,拜登需要以对华关系作为团结美国社会的手段,2021年中美关系也可能在若干热点上恶化。

国际上已有智库预言,中美最大可能在台湾问题上爆发冲突。未来3至5年,这一预判可能成立,但是,2021年发生的概率小。这从特朗普政府的驻联合国大使决定访台却在成行前一刻被制止可见一斑。相比较,2021年美国更可能继续在香港问题上制造麻烦。

2021年是香港政治正本清源、拨乱反正的关键年。2020年下半年香港国安法生效,是香港政治正本清源、拨乱反正的开局。有舆论指出,2021年应完善香港立法会产生办法和改革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产生办法,以及因应英国实施BNO持有人定居英国新计划而局部改革香港居民多重国籍。一系列举措,将明显加强中央对特区领导,有效巩固中央直接领导下的行政主导体制。

毋需赘言,美国和英国不会坐观,他们明白,一旦香港政治体制完成上述改革而得以完善和巩固,那么,美英在香港多年经营将付之流水。

从力量对比看,香港政治正本清源、拨乱反正必将成功。但是,必须充分估计,随着体制改革完善愈益深入拓展,美英必定指挥“拒中抗共”政治力量竭力对抗和破坏。

所谓的“泛民主派”和“港独”势力已不克担当前锋角色。但是,分布香港社会各界、尤其建制的“拒中抗共”分子,以各种方式或形色走到前线。其中,尤为重要的,是司法界和行政机关中的那类人士,他们有职位和权力做工具,即使阻止不了体制改革和完善,但可在执行上加以削弱。

一个值得注意的倾向是,英国在香港的传统势力和影响大于美国,有些人正实施与美国决裂而维护与英国联系的策略。阻挠和抗拒对香港司法体系做与时俱进改革,是一种表现。在接受全体公务员宣誓拥护基本法和效忠特区政府的同时,竭力保护传统公务员封闭性体系,是又一种表现。只要香港司法体系和公务员体系仍是某股势力的“禁脔”,英美就能继续干预香港。

警惕外力藉疫情乘虚而入

香港遭受新冠肺炎疫情折磨已一年,遭受经济衰退打击已两年。在抗疫上,政府已同意“清零”为目标,开始实施小区强制性核酸检测,但是,不明源头病例依然不绝。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各国各地抗疫都呈现不同样态不同程度的政治化。香港抗疫艰巨,也不乏政治干扰。今年首季如不能成功控制疫情,可能被外部势力利用来制造社会危机和管治危机,阻挠和破坏特区立法会和行政长官选委会产生办法的完善或改革。

作者:杨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