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夏博义刻意曲解香港宪制地位

夏博义上任大律师公会主席后,不论其立场如何,总应有作为公会负责人的想法。但他大概料不到,上任两周后,迎接他的竟是一份公会的割席声明。

当然,大律师公会的声明没有直接说要跟夏博义割席,或其言论跟公会完全无关之类的狠话,然而,光看声明开首两句话:"夏博义资深大律师早前接任为本会主席,发表了一些个人意见",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两句话中,最重要的乃"个人意见"四字。

由于声明中没有具体提及哪些言论属于"个人意见",因此可以理解成,夏博义之前发表过的一系列言论,包括建议特区政府修订国安法、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释法权是香港法治的"严重弱点"和"威胁"、延任的立法会没有宪制地位等等,都只不过是夏博义的"个人意见",不等于公会立场。虽然近年来大律师公会愈趋政治化,比起专业团体更像另一个公民党,但在这时选择跟夏博义割席,倒也不难理解。

夏博义连日来的言论,都在刻意曲解香港的宪制地位,企图误导公众,更有为"港独"张目之嫌。夏博义作为资深大律师,不可能不知道修订国安法属于中央事权,唯有全国人大常委会才能做决定,特区政府怎么可能有权力单方面作出修改?

夏博义提出由特区政府主动修改国安法,本身就把特区与中央误置于同等地位,这是一个巨大的宪法学错误。尤其是出自堂堂大律师公会主席的口,不管其言论本身是对是错,对于公众正确理解香港宪制地位,都可能造成负面影响。遑论夏博义之后还有抹黑中央、敌视人大常委会、丑化内地法治的言论,以上种种,无一不是在挑战中央的权威,也自然引来社会的强烈反弹。

损害大律师公会专业形象

此时此刻,大律师公会选择跟夏博义作"区分",最大原因当然是以防主席放的这把火,最后会烧到自己身上,毕竟主席可以换,但大律师公会本身之于法律界还是有一定地位的。如果想在香港成为大律师,就必须先加入公会,因此即使有大律师不同意公会的立场,也无可避免地会出现"被代表"的情况。

尽管大律师公会发表声明,表明夏博义的言论只是"个人意见",但现实情况是整个公会早就被夏博义拖下水了,如果公会执委、会员真想与他割席,恐怕短短一份声明并不足够;而强调"个人意见",也让人觉得不过是纵容夏博义继续荼毒公众的托辞而已。

大律师公会在那份"割席声明"中,强调"本会不是政治组织,而是一法律专业团体,旨在处理一切涉及司法事务及大律师专业的事宜",惟近年来公会的实际表现,实在难与法律专业团体画上等号,不少执委仍然沉迷于政治游戏,却无意在业界利益或未来发展方面有何建树。

言知之易,行之难,所谓"本会及主席致力以专业态度、正直不柯地履行其职责及宗旨,包括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治、基本法、司法独立以及司法公义,坚定不移地支持基本法所保障的『一国两制』基本方针政策"云云,但如今作为主席的夏博义很明显不是以专业态度或正直不柯地履行其职责及宗旨,如果大律师公会希望重拾自己的声誉,以及公众的信任,就必须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无愧于"专业"二字,并且有资格代表香港的大律师群体。

大律师公会最需要的是回归初心,或许还需要一番改革,但可以肯定的是,单单一张割席声明,是不够的。

来源:大公网 作者:卓 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