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黄师之师”抹黑通识改革续煽“独”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黄师”肆无忌惮,令通识科长年异化,改革需要迫在眉睫。负责培训通识教师的教育大学通识PGDE(学位教师教育文凭)课程统筹主任洪松勋,近日在接受传媒访问时大力抹黑通识科改革,更声言会继续教导学生处理“争论议题”,教学内容“涉及‘港独’、社运及国安法”,更抹黑警察指“社会运动的延续往往基于警察滥暴”,及以“尸位素餐”、“依偎权利作威作福”等无理辱骂处理失德教师及将通识拨乱反正的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教育界人士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通识异化正是因为此等人的存在,利用学科的讨论空间扭曲学生价值观;又呼吁师训大学维护院校声誉加强课程监察,别让别有用心者将课程无关的政治带入课堂。

通识“黄师”泛滥,令人关注大学师训正是背后的“污染源”。“黄师之师”教大通识PGDE课程主任、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洪松勋,近日在接受《苹果日报》访问期间不单抹黑通识科改革,更展示其将通识教学用作宣扬政治的异化思维。

他预设立场地污蔑警察,称“社会运动的延续往往基于警察滥暴持续”,更称“如果(通识教学上)唔处理警察滥暴问题,咁处理乜嘢?”

他又声言通识科“自然会倾向批判政权”,更称会继续教导学生处理“争论议题”,教学仍会“涉及‘港独’、社运及国安法”,但又随即“戴头盔”称要视乎香港国安法执行情况,或只能简单“触及”争议。

教育局终于肯落实通识改革,同时以严肃态度处理教师专业操守问题,即引来“黄师之师”为失德者“出头”。洪松勋在访问中辱骂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尸位素餐”、“依偎权利作威作福”。完全无视香港长年教育政治化问题,将当局的解决方案抹黑为“教育斗争”,殊不知他自己才是毒害教育基石的“毒瘤”。

黄锦良:政见偏颇误导新师

教联会主席黄锦良表示,从此人的言论看出其政见偏颇,更令人担忧影响到通识科师资培训。他表示,通识科改革内容及框架正逐步落实,教大作为师训院校、教育担当,如续办相关PGDE课程,不应该让此等言论偏颇、带有强烈政治动机者去引导未来新科目的老师,以免准教师忽视教育专业应有的操守。

他强调,教大应维护大学的声誉,加强相关课程的监察,切勿让某些别有用心者将与课程无关的政治内容带入课堂。

前线通识科教师穆家骏表示,此类人透过教师培训向下一代老师灌输偏颇政治思想,通识科改革就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势在必行。

他提到旧通识科弊病在于“过分的批判”,讨论空间太大,并不是任何事情都可以用来正反立论,他举例说,“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事实,不可以有正反的论调讨论,否则就会走向宣扬“港独”,让别有用心者利用通识科的讨论空间,扭曲学生的价值观,“播暴宣‘独’”。

穆家骏认为,在通识科改革后课程框架趋于严格情况下,课堂上扭曲甚至违法的讯息会被遏制,相信绝大部分老师都能持守专业,在新教材配合下新科目会有大幅度改善。

教局:教师肩负传授重责

香港文汇报就洪的言论向教育局查询,发言人回覆指,所有人均需为自己的言论负责,教育界更应有道德勇气正视教育专业的问题,回应社会的关注,而非把改善措施政治化,强调任何失实误导及诋毁言论对改善教育无补于事。

教育局强调,教师肩负传授知识、熏陶品格的重要职责,对学生全人发展影响深远;香港拥有专业的教师团队,惟个别专业水平严重不足或严重失德的教师不但会破坏教师团队的声誉及专业形象,更会对学生构成损害,所以教育局有必要按法例规定及程序处理害群之马,包括取消其教师注册,这亦得到公众的支持。

前鸽党区员 被《苹果》质疑学历

洪松勋以教大通识PGDE课程统筹主任身份于《苹果》访问大放厥词,事实上其政治背景浓厚,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已是政界一分子,曾为民主党及其前身港同盟的区议员。

在学术专业方面,同样是《苹果》在约5年前已就洪松勋的学历提出质疑。2015年底,菲律宾太历国立大学与香港一机构合作提供的课程,被投诉为“学历工厂”,引发有关学位认受性的争议。《苹果》当时报道,洪松勋在教院(教大前身)网站的简历刊登了他所持的博士学位为太历大学的工商管理博士学位(PhDBA),但在接受该报查询后该博士资历已被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