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收回拨款审批权 阻揽炒区员滥用

政界促速拨乱反正 完善法例惩治违规区议员

揽炒派把持现届区议会后,经常打压非揽炒派团体的拨款申请,搁置不少地区民生事务,却不断将拨款批予“自己友”。香港文汇报获得消息,为遏止揽炒派在区议会拨款上黑箱作业,特区政府将收回区议会拨款的审批权,以确保区议会资源有效善用,公帑审批公平、公正。多名政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为免区议会拨款被滥批,特区政府应尽快完善法例,赋权各区民政处惩治区议员的违规行为,并在拨乱反正前收回有关审批权。

根据特区政府制定的《运用区议会拨款守则》,区议会拨款涵盖进行各类地区小型工程及社区参与计划,包括拨款举办各类型地区康乐、体育、文娱、加强公共衞生、促进社会和谐的活动。不过,揽炒派把持区议会后却黑箱作业,不少由非揽炒派团体提出的活动拨款申请被拒,如超过80年历史的大埔龙舟活动、近廿年历史的大角咀庙会、全港多区的庆回归活动等。

此外,揽炒派更企图推倒过往由建制派主导拨款推动的地区建设,如黄大仙区议会去年3月通过新修订,取消兴建一段为区内多栋公屋接驳港铁站的有盖行人通道,罔顾居民苦等无障碍设施多年。

香港文汇报获悉,特区政府将收回区议会拨款审批权,以拨乱反正。由于有关做法不涉及立法会修例,故可更快落实推行。

郭芙蓉:揽炒派涉利益输送

民建联葵青区议员郭芙蓉表示,多区区议会在揽炒派把持下,资源被批给用作反政府,亦出现不少涉嫌利益输送的情况,如民主党葵青区议员梁永权担任受薪职员的团体“基督教少年军”,去年就获葵青区议会拨款举办多个不同范畴的活动,包括98万元用作葵青区交通建设及配套研究、250万元用作举办派发防疫用品活动、超过300万元用作进行两项大厦抗菌涂层工程等,总额超过650万元,令人质疑涉利益输送、私相授受。

她认为,特区政府有责任依法制订机制,确保区议会资源有效善用,既然揽炒派区议员独行独断,持续以政治考虑滥批拨款,甚至以此举办鼓吹暴力活动,导致特区政府要收回区议会的拨款权,揽炒派就是始作俑者。

何显明批拨款益“自己友”

自由党九龙城区议员何显明表示,由揽炒派把持的九龙城区议会,常以拒批拨款打压爱国爱港的地区团体,并将拨款批予“自己友”,如九龙城区议会早前审批有关举办足球训练活动的拨款时,揽炒派拒绝批出拨款予获认可教练资格的九龙城区康乐体育促进会,但却批出拨款予另一未获教练资格的团体,做法双重标准,明显中饱私囊。

他认为,揽炒派区议员一直反中乱港,就算他们愿意宣誓效忠特区,其誓言亦未必可信,亦难以解决揽炒派在区议会拨款上的揽权问题,建议特区政府应收回拨款审批权,确保各项有利民生事务得以推展。

黄伟杰倡交民政处审批

“议会监察”召集人、荃湾区议会前主席黄伟杰表示,揽炒派区议员仇视警察、盲目反政府,令区议会拨款审批不公,去年荃湾区议会就拒批所有扑灭罪行委员会的拨款申请,不利青少年灭罪教育等工作。

他认为,为免民政处参与的各类型地区委员会长期失去应有资源,建议当局在区议会失衡下,将拨款交由民政处审批。

李月民促修例保拨款公平

“元朗监察议会联盟”召集人李月民表示,特区政府应尽快完善确保区议会拨款公平公正的相关法例及指引,赋权各区民政处惩治区议员的违规行为,在拨乱反正前尽快收回区议会的拨款权。

揽炒区员违规滥权事件簿

1、滥权乱开会

●去年9月,中西区区议会自行讨论并通过成立法定组织“教学专业议会”,接管教育局于教师注册及处理教师投诉方面的权力。

●深水埗区议会讨论事项经常牵涉全港性议题,如建构“香港公民议政平台”、“反对全国人大的香港国安法”、“强烈反对教育局迫令出版社修改或删减历史事实”、“律政司不应偏私枉法应立即检控的士司机”、“撤回除牌决定还我教师教席”、“反对大湾区设置票站”等。

●东区区议会动议事项经常牵涉全港性议题,如“东区区议会要求政府正视民意,在交予立法会财务委员会的『2019-20年度公务员薪酬调整』的议案当中,将香港警队上调薪酬的建议抽起并搁置拨款申请”、“东区区议会动议要求特首林郑月娥率领主要问责官员立刻前往中国武汉视察疫情,取回病毒详细分析报告,令香港能及早针对性进行防疫工作”等。

2、侮辱官员

●去年10月5日,屯门民政事务专员曾因区议会讨论“关注青山湾入境事务中心绝食事件”,不属区议会事务,联同所有政府人员离场,但多名揽炒派议员包括殷霈霖、张锦鸿、林明恩、何国豪等,先后堵塞会议室的出入口,涉嫌禁锢官员。而区议会主席陈树英亦未有阻止,变相纵容暴力。

●去年9月30日,中西区区议会正讨论一项与警方相关的议程,但警方代表在会议上被揽炒派主席及区议员刻意刁难、侮辱,并要求他们离场。

●去年5月,油尖旺区议会食物环境衞生及工务委员会上,民主党李伟峰突然要求在会议室内的警务人员戴委任证,指他们正在执行职务。揽炒派区议员朱子洛、李傲然、陈嘉朗等起哄,警务处代表离场。

3、打压建制派议员发声

●去年10月15日,警务处处长邓炳强原定出席九龙城区议会会议,不过,主席萧亮声批准揽炒派议员要求,剔除邓炳强到访的议程。多名建制派九龙城区议员向萧亮声表达质疑和提出规程问题,萧亮声不但不让建制派区议员发声,更把建制派区议员赶出会议室。在会议上,揽炒派区议员李轩朗更意图将建制派区议员潘国华的麦克风关掉,又故意挑衅建制派区议员何显明。

部分揽炒区会乱批拨款

已批出问题拨款

●去年8月,沙田区议会突然在拨款准则中僭建“与政党及政治团体有联系”条款,以“公私分明”为借口打压非揽炒派团体,把超过600万元公帑全部拨款予“自己友”,其中由沙田区议会主席、民主党程张迎担任董事的“沙田文艺协会有限公司”申请的22项活动全数获批,款额多达238万元,而由耀安邨业主立案法团申请的一日游和篮球比赛,则被视为“与政治组织有关”而不获批准。

●去年5月,湾仔区议会拨款1万元,资助“影意志有限公司”举办“影意志街坊戏院”活动,该公司曾制作涉及“港独”的电影《地厚天高》及美化黑暴的电影《理大围城》。

●“民社服务中心有限公司”早前获深水埗区议会批出82,593元,举办“社区传书2020”活动。随后该公司被发现与民协友好,但属民协的区议员当时未有作任何利益申报。

揽炒派“自肥”申请,但最终未批出问题拨款

●去年3月,屯门区议会社区危机工作小组以防疫为名,要求动用130万元购买防毒面具及滤罐“猪嘴”。“猪嘴”是黑衣暴徒的“标准配备”,当时价格约300元一个,远超一般外科口罩,因此被外界质疑区议会是想资助暴徒。屯门民政事务专员当时亦表明,购买“猪嘴”并不符合善用公帑原则,故民政事务处不会批出该笔款项。

●去年9月,九龙城区议会批出2万元,资助“香港本土文娱活动有限公司”,于去年10月举办所谓“『光复』杯九龙城电子竞技”,该活动因“光复”二字被投诉,民政总署正跟进事件,对活动保留拒绝发放款项和要求退还款项的权利。

●“港语学”主席陈乐行曾任湾仔区议会主席杨雪盈助理,湾仔区议会早前向“港语学”批出50万元拨款,以购买搓手液并分发给街坊。但“港语学”的计划只能令近8,000名居民受惠,令7万名居民受惠的团体申请却被拒绝。事件被揭发后,湾仔区议会最终否决拨款,有关项目要再重新讨论。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