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大公时评:夏博义仍在损害香港法治

夏博义当选大律师公会主席至今17天,已令大律师公会陷入创立71年来最严峻的信任危机。质疑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威、叫嚣香港可以单方面修改国安法、攻击中央的全面管治权,夏博义的言行绝非在“探讨法律”,而是意图挑战宪法及基本法所确立的香港宪制秩序。一个“政治第一”、将个人立场凌驾法律专业的主席,会将大律师公会拖向怎样的境地?

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可以有自己的政治见解,但夏博义不是普通的大律师,更不是公民党的发言人,而是专业团体香港大律师公会的主席。这一身份意味着,他必须放下个人政治立场,一切工作须以维护公会的专业利益为主。事实上,大律师公会的章程上列明,该会的宗旨是“要竭力维护社会公义而非任何政治立场”、“维持大律师专业的尊严及独立性”、“促进法律专业人员的相互了解及良好关系”等等,但从其当选以来的言论看,夏博义显然悖离了章程要求。

在竞选主席之前,夏博义已经公开扬言当选后要挑战法律制度。当选后他接二连三地接受乱港媒体访问,先是抛出“国安法违反人权,香港应该主动作出修改”言论,继续声称“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对香港法治是‘威胁’”,又指“延任后的立法会没有宪制基础”、“全国人大常委会成员并非由法律人士组成”等等。这些言论表面上似乎是在讨论法律本身,但实质上是在披着“专业”的外衣,质疑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宪制权力。

宪法及基本法构成了香港宪制基础,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法律解释权,则是这一宪制秩序的重要体现方式。如果连人大常委会的决定都要视作“威胁”,何异于否定香港的宪制秩序?身为香港法律专业团体的主要负责人,无视中央的宪制权力,到底居心何在?正如连日来舆论所质疑的:夏博义是否要将大律师公会“政党化”、变成挑战中央全面管治权的极端政治组织?

事实上,夏博义并非中国公民,他本身是英国人,早年在英国就介入政党政治,在香港更曾担任乱港组织“香港人权监察”的创办人,长期以来仇视中国共产党,散布抹黑攻击中国的言论,更曾宣称“港独”可以公开讨论。他更以英籍身份之便,勾连外国势力干涉香港事务,也对抗议示威有着异乎寻常的浓厚兴趣并以多种方式推波助澜。试问,持如此极端立场的人,还有对宪法与基本法的尊重、还有对法治的基本尊重?这种人还适合做大律师公会的主席?

无独有偶,夏博义与上一任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一样,凡事政治挂帅,与中方对着干。他们长期以来勾连外力、政治凌驾法律、损害香港法治,与其说这是法律专业团体的主席,不如说是极端政棍好了!

面对批评,夏博义先生仍在挥霍香港大律师公会所剩不多的公信力以及“专业”形象,仍在“黄媒”高调妄言,继续大放厥词。迫于压力,上周大律师公会发出一纸声明,虽然声称夏的言论是“私人”性质,意图作出“技术上”的区分处理,但对诸如中央全面管治权、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释法权等核心问题,却始终没有正面回应。

大律师公会对维护香港宪制秩序拥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任由破坏公会公信力的言行而不作纠正,“面子”固然保不住,但法治也必然受损。记得两年前,公会副主席资深大律师蔡维邦撰写了一篇《可耻的沉默》文章,亲述他对公会的意见及近期种种暴乱现象的观察,并愤然辞职。如果大律师公会成员继续保持这种“可耻的沉默”,大律师公会终将成为夏博义个人政治立场之下的最大牺牲品。

李俊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