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葛珮帆:终院判决明确国安案保释有全新及更严格门槛

终审法院五位法官一致裁定,律政司就“黎智英保释案”上诉得直。终院的判词指,香港国安法第四十二条为保释加入严格门槛要求,“开宗明义”指不得准予保释,除非有充足理由相信被告“不会继续实施危害国家安全行为”,但原审法官李运腾错误诠释,将第四十二条与《刑事诉讼条例》有关保释的酌情考虑混为一谈。终院的判决明确了国安案件的保释有全新及更严格的门槛,这一判例将国安法纳入本港普通法体系,对香港各级法院今后有关裁决有示范指导作用,意义重大。

终院除了厘清香港国安法第42条的保释门槛外,也说明了国安法的法律地位,终院判词指出,香港法院不能对香港国安法作宪法上的质疑,故法庭不能以香港国安法的条文不符合基本法、人权法或在香港施行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理由而进行覆核。判词提及,根据终院1999年的“吴嘉玲案”判例,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按基本法程序有关的立法行为,香港法院并不能作出质疑。终院判决向社会清晰表明,本港无权司法覆核国安法,维护了国安法的宪制权威,也彰显了中国主权下香港特区的宪制秩序。

本港无权司法覆核国安法

香港社会普遍欢迎黎智英被继续关押。社会各界表示,黎智英等乱港分子仍不断挑衅国安法底线,严重扰乱香港治安,涉嫌与外国势力互相勾结,对国家造成严重威胁,呼吁法官应判他终身监禁、不准保释,以儆效尤。还有市民举起横幅,痛斥黎在国安法实施后仍请求境外机构及人员对香港进行制裁及其他敌对行动,要求法庭依法追究其违法行为。

黎智英保释上诉案备受关注,他既是传媒大亨,又是反中乱港势力的核心分子,更是外国势力在港利益的总代言人。黎智英在国安法落实后继续顶风作案,被控勾结外国势力罪。法庭处理此案时受到很大的压力,西方反华政客竞相为黎智英鸣冤叫屈,并藉机攻击香港国安法,负责黎智英案件的指定法官除了面对暴徒恐吓,更有被美国针对的风险。因此,终院判决证明本港司法体系顶住了各种压力,捍卫了司法尊严。

维护了国安法的宪制权威

自前年修例风波爆发以来,涉及暴动案的被告往往获保释或轻判,导致不少被告可弃保潜逃。殴打、咬断警察手指的年轻力壮的嫌疑人可以被保释,而对非法暴力示威者发泄不满情绪的生病老人,却不能被保释。这不得不让人质疑,香港一些法官对待暴力示威者的态度有“双重标准”之嫌疑。而黎智英案涉及违反国安法,属于大案要案,他更有潜逃的动机及能力,居然也得到保释,因此激起全城哗然。所有这些,无法不令市民对某些法官与裁判官们带着强烈的不信任感。市民强烈希望“公义不但必须彰显,其彰显还须人所共见。”市民衷心希望香港的法官都能牢记这句法治名言,令公义让每一个市民都看得见!

由终院判决观之,本港司法系统仍有一定的纠偏导正能力,令人对香港司法改革燃起期待。笔者收到许多针对现时量刑机制欠缺公开透明、清晰指引的投诉,法官的裁判未能做到公平公正亦为人诟病。许多针对法官的投诉更是由被投诉法官的上级处理,给人官官相卫的观感。笔者已多次向司法机构建议设立量刑委员会、监察司法人员委员会,以维护并加强司法机构的公信力。立法会资料研究组早前按照笔者的要求,就海外量刑委员会及处理投诉法官机制提交了研究报告,报告为建议提供了稳妥的理据基础。今次黎智英保释案的判决,令人对设立量刑委员会及监察司法人员委员会保留了一线希望。

作者:葛珮帆 立法会议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