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夏博义还适合担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大律师公会的主旨是推广业界发展和维护法治和司法公义,向来声称自己“严守政治中立立场”,然而自反修例运动以来,大律师公会发表了至少超过十份以上批评特区政府和警队为主要内容的声明,最近新当选的夏博义主席更是宣称要特区政府修改香港国安法等,在香港社会引起了极大的负面反响。

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法治的维护有赖于宪法和基本法的基石,香港大律师公会章程第一条就是“要竭力维护社会公义而非任何政治立场”。按常理说,作为一个法律人的专业团体,大律师公会更是应该带头遵守国家宪制,为巩固香港的法治、促进内地和香港法律界交流作出正向积极作用,夏博义的这波政治操作,令人怀疑他是否还适合担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从专业的角度来说,夏博义是香港的资深大律师,在普通法世界的执业领域应该具备一定的水平。但是他的另外一个身份,却可能严重影响大律师公会的专业水平。据英国的《牛津邮报》报道指,夏博义上月宣布实时辞任英国牛津市议会议员一职。他也是英国自由民主党一员,于2018年获选为牛津市议员。而自由民主党多次明目张胆支持香港黑暴,更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BNO“5+1”乱港计划的主要推手。

众所周知,司法具有某种意义上的“主权属性”,香港司法机构的权力来源是基本法。而大律师公会主席的身份可以影响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推荐法官的委任,一位对基本法产生质疑,甚至发表明显不符合基本法的言论的主席是否能胜任此位?正如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先生所说的,夏博义应该辞去大律师公会主席一职,还业界一个公道。

香港大律师公会是香港唯一的法定诉讼律师(或称大律师)专业团体,许多舆论都认为,大律师公会近年愈走愈激,由一个律师专业组织,变成一个偏激的政治组织,在社会需要公会捍卫法治、维护社会治安时,公会却不发一言。面对这种质疑,尤其在夏博义事件发酵之下,公会可能也要尽早与夏博义“割席”。

作者:陈晓锋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 就是敢言执行主席 法学博士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