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陈克勤:揽炒派抹黑“安心出行”只为“揽炒”香港

早前,政府表示于农历年期间若疫情没有重大变化,可望于年初七有条件放宽餐饮及表列处所,而新增条件就是市民于进入有关场所时须扫描“安心出行”二维码,没有智能手机的人士则须登记个人资料。消息一出,揽炒派的喉舌随即群起攻之,抹黑扫码是要监控市民。对此,只要是稍有分析能力的人,都知道这些抹黑根本不成立。正所谓谣言止于智者,在网络时代更加体现人类必须要有智慧。其实,“安心出行”在设计上并不是一个监控程序,它既不需要登记个人资料,又不会将资料上传到中央服务器中,且只用于进入受限制处所,揽炒派如此抹黑“安心出行”,只为恫吓不明白信息科技的市民,意图破坏政府的防疫工作,“揽炒”香港。

今次就分析一下为什么“安心出行”不会是一个监控程序。首先,揽炒派故意误导市民,令人以为人人都要强制使用“安心出行”。其实他们用“语言伪术”歪曲了政府的意思。政府的意思是进入受限制的处所要使用“安心出行”,不进入是不需要使用的。

“安心出行”用于进入受限制处所

事实上,疫情期间,政府也不鼓励大众外出,如无特别需要应尽量留家,这是疫情防控的最佳方法。内地能够于短时间内把疫情压下来,就是在内地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实施了封城、禁足等措施。可是,香港的实际情况不同,就连全民检测也做不到,更不要说封城、禁足了。第四波疫情相当严峻,最近才有所回落,政府为保第四波抗疫阶段成果,于重开餐厅及表列处所一事上不得不附带与防疫相关的条件。揽炒派大可以继续自我禁足,如此他们就不必使用那个程序了;若然市民希望逐渐恢复正常生活,那遵守政府的防疫规限是应尽之义务,是一种公德心的表现。因此,并没有所谓强迫的问题。

其次,“安心出行”在设计上并不是一个监控程序,它本身没有这个功能。它既不需要登记个人资料,也不读取手机的GPS,又不会上传到其他服务器中,有关记录于31天内会在用家的手机中自动删除。由此可见,“安心出行”既不套取资料,也不追踪定位,它的追踪功能就连一个谷歌地图也比不上。揽炒派把“安心出行”的功能无限放大,无非是为了恫吓不明白信息科技的市民。

不要使用伪造的“安心出行”

“安心出行”比较像手机的行事历,自我记录一些去过的处所,当有人不幸染疫,方便查阅过去的行踪记录。事实上,不少人的手机里或多或少都可能存在木马程序或间谍软件,这些手机安全隐患才是真正的问题。而若论程序的开放权限,很多手机游戏或其他程序所要求的权限比“安心出行”大得多了,很多人还不是玩得不亦乐乎?再说,如果市民真的对个人私隐不放心,他们大可以用一部没有储存任何私人资料或个人相片的手机去扫描“安心出行”二维码,揽炒派的大呼小叫若非歇斯底里,就是别有用心。

说来说去,揽炒派就是不想香港好,想破坏政府的防疫工作,坏心肠地希望香港的疫情失控,这从他们有人呼吁拒绝戴口罩可见一斑。最近,网上有人设计了虚假的“安心出行”程序,教人瞒天过海,这样做除了有法律风险外,这个伪造的“安心出行”程序更要求变更手机中的磁盘根目录(root directory),这将会严重威胁手机的安全,有极高的风险会令手机受到永久损害或被黑客入侵,强烈呼吁各位不要使用伪造的“安心出行”,要用就一定用政府推出的正货,才能确保用得安心。奉劝揽炒派莫再妖言惑众,断送得来不易的阶段抗疫成果。防疫要靠全民努力,市民不要受揽炒派所误导,进出受限制处所主动扫描“安心出行”二维码,共同努力尽早控制疫情、回复正常社会经济生活。

作者:陈克勤 立法会议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