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吴秋北:财政预算案生于非常时期必施非常之策

大公文汇全媒体报道:早前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强调新的财政预算案要「睇餸食饭,应洗则洗」,认为政府资源有限,措施要分主次。香港工联合会会长、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吴秋北表示,这些说法在正常情况下是合理的,然而非常时期,何为主次,则反映出政府的施政理念。现在香港经济面临回归以来最大的困境,政府公布的最新失业率升至7%,17年新高,失业人数超过25.33万人。对上一次失业率破7%,是在2002年至2003年期间,先有亚洲金融风暴,后有沙士,最终有赖中央挺港措施,推出CEPA、自由行,经济才得以复苏。

吴秋北指出,世界局势复杂多变,内地要国际国内通盘考虑,休养生息保存实力,以防范疫情反复和西方围堵。面对困境,香港不能也不应持「等靠要」的心态,依赖中央「打救」。全国一盘棋,香港尽己所能不添烦不添乱也算是对国家有所承担。唯能自救者方能得救。就目前情况而论,任何中央挺港措施之能发挥作用的前提,是香港要先解决疫情和稳定经济基础。

吴秋北表示,香港正面对前所未有的逆境与挑战,疫情下的经济难关,并不能用正常方针处理。正常情况,「量入为出」是对的,削减赤字是对的,胡乱「派糖」是不对的。然而,黑暴加疫情,历时已超过一年半,很多市民已经弹尽粮绝,深陷水深火热。正待「开仓赈灾」之时,纠结是否「派糖」,这样的政府难以走入民心。形象点说,当政府米仓还有储粮,而街上出现大量饥民时,仍要担心「米仓可能无米」,这样的忧虑少了「人情味」,若弃民生疾苦不理,官民就有走向对立的危险。米可以再储,但人饿死了便没救,政府处处以「资本优先」作考虑,谈何服务市民的职责本分?此刻棘手的,不是如何压低财赤,而是有甚么办法帮助更多的家庭度过难关,包括创造更多就业、直接「派米」以及制定临时支持措施,多管齐下才能防范经济崩盘,稳住民生。

吴秋北指,财政赤字是一个因应设定条件、计算周期而变化的经济学概念,然而概念与现实存在差距,财政赤字并不能客观反映当下的经济状况,也与财政储备没有直接联系。香港有超过8000亿元财政储备,750万人,就算每人派1万元,也只是750亿元。扣除这笔开支后,财政储备仍足够政府维持12个月开支。在疫苗接种普及后,相信这是一年内的事,满足了群体免疫的需求,经济活动很快便重回正轨,届时政府可重新累积财政储备。工联会建议设立「150亿失业停工津贴」,应急之外,更提倡善用民众力量,设立小区抗疫职位,加强抗疫与解决失业相结合。非常时期,是「守」是「攻」不可因循守旧,守住荷包懒理民间疾苦的政府,有悖公义。今次的财政预算,务必优先考虑市民大众的燃眉之急。

吴秋北还表示,应对脆弱的经济,救急固然重要,审时度势进行中长远部署,才有望治本。香港应有「新时代观」,融入新的经济活动模式,整体策划、宏观把控,而非就个别行业分割处理。作为沿海城市的香港,最大制约就是土地。如果大家有看春晚,不单舞台大,还采用了最新的AR技术,配备100部4K摄影机,可无缝远程演出。香港难有同样的舞台,就算有,也没有类似的科技规模和技术人才。越是前沿的科技,越需要规模经济的效益。大数据和AI的运用,都需要庞大规模的应用才能发挥效果,才能压低平均成本。同样地,智能支付在内地已经相当普及,数字人民币已在四个内地城市试行。日后当数字人民币在全球普及,便没有必要由香港提供离岸人民币结算服务。当内地的生活在软件和硬件上,均全面达至最先进文明的水平,实现智能型社会发展模式,思想和生活守住五十年不变的香港,还能保持优势?大湾区重要引擎的角色怕是只剩空谈。

吴秋北最后指出,香港过往屡因政治问题影响民生发展,愈演愈烈,抗疫也被政治化。例如简单一个「安心出行」,便被妖魔化成收集个人信息。连疫苗审批和注射,也出现各种反智思维。资本主义制度内,政治总是与资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资本垄断造成的社会不公,长期累积形成深层次矛盾,无疑加剧社会动荡因素。合理分配社会财富,让打工仔共享发展成果,香港需要变革,已是时不我待。「十四五」规划即将出台,内地各省市上下一心,在中央政府带领下,稳步前进,高质发展;如果香港仍困步于政治争拗,影响和损害相当长久和深远。财政司司长今次的预算案,既要处理民生经济之急务,也应考虑如何为去西方殖民化和提升国家向心力的项目提供更多支持和准备,配合与一国两制相适应的制度改革与实践,让「爱国者治港」原则有效落实。经济发展不可无视政治担当,无人能做独行侠;新时代、新格局、新思维、新挑战,香港发展B必须符合新时代要求。今次财政预算案生于非常时期,必施非常之策。望彰显政治智慧,爱民本色,不负众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