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单位检汽弹原料 6人竟甩暴动罪

●前年10月1日,警破暴徒武器库,检大批白电油。 资料图片

法官沈小民称涉案物品有"合法用途" 指锁匠会开锁不一定会爆窃

警方于前年10月1日清晨在湾仔一单位搜出白电油、布条、防毒面具及玻璃樽等物品,6名男女被控串谋暴动罪及一项串谋参与非法集结成为交替控罪。区域法院法官沈小民昨日裁定6人两罪均不成立,称串谋须多于两人协议犯法,而其共同犯罪元素必须是"至少三人集结在一起",故即使两人协议到示威现场,亦不构成串谋暴动或非法集结,又称涉案单位内搜出的物品都有"合法用途",不能视作攻击性武器,即使被告对制作汽油弹有认知,也难以证明各被告有协议在游行中掟出汽油弹,有如锁匠会开锁但不一定会爆窃,穿黑衣及有相关装备不一定是暴力示威者。

6名被告分别为全职电竞选手张浩辉(23岁)、学生胡凯富(21岁)、学生陈子斌(21岁)、女文员苏美莉(25岁)、姓李女生(17岁)及无业男沈卓勤(24岁)。各人被控前年9月28日至10月1日串谋参与暴动罪,另有一项串谋参与非法集结的交替控罪。

沈官在宣判时称,串谋是两人或多于两人之间的协议,其间大家同意作出犯法行为,协议一经达成那刻就构成串谋罪行,不用等待执行协议的行为出现。控方必须证明有一个协议存在、各被告人参加协议、每个被告人有意达成协议,以及各人会执行协议。

他续称,串谋控罪要求两人或以上有协议,才可定罪;但是,不论是非法集结抑或是暴动罪的犯罪元素,都要"至少三人集结在一起"。即使有人知悉被告的协议,并做出一些行为协助被告犯法,也不应被视为协议的一员。当众被告确实执行"协议"、即外出示威投掷汽油弹时,提供协助者会干犯如协助或教唆等罪行,但始终并非共谋者之一。

单位搜获物品数"明显"多于5人

沈官声称,涉案单位只得200多呎,两间睡房已被首5被告完全占用,没有多余空间容纳更多的人,但找到的物品数量明显多于5人,如40本地图、18部对讲机、7个背囊等,明显有更多人使用这单位。涉事单位乃于Air bnb出租,故法庭对于物品是否属于上一租客或业主存疑。

他续称,是次搜出物品都有其日常用途,且单位内亦找不到任何已制成或半制成汽油弹,而他认为防毒面具、护目镜、手套等都是保护性装束,不能视作攻击性武器,而穿黑衣及有相关装备的人"不一定是暴力示威者"。

沈官声言,在事发前一些合法游行中,警方往往"突然"宣布腰斩并施放催泪弹驱散人群,带同这些防护装备保护自己,"怎能会成为并非和平参与示威者使用的物品?""若控方将防护装备说成攻击之用,那么还有什么东西不是攻击性武器?如将此逻辑套用在足球比赛中,球员佩戴护胫,岂不是可推断球员协议参与一项非和平的足球比赛?"

沈官称,即使有人到涉案单位留宿或索取物资,但要推论各人为同一计划参与暴动,看来还有一段距离,因为来到这个地方的人明显各有所需,各有想法和盘算也是自然不过。比如一间提供行山用品的店铺,虽然有不同行山人士前来休息、闲谈或拿取物资,但要说这些人之间有共同计划一起去行山便显得非常牵强。没有足够证据推断他们一定参与不法游行,相反,他们可能是打算参与合法游行。

控方此前在庭上指,警方在首被告的银包内找到两张五金店单据,购买物品包括可制作汽油弹的白电油,而汽油弹经常在示威活动场面出现,沈官反称,假如控方指涉案单位是用作储存汽油弹及生产汽油弹的地方,"为何警方到该单位时没有发现任何制作品及半制成品?"

举证未能达至毫无合理疑点

他续称,单位中找到的白电油是全新未使用过,质疑可能是有人存放在单位内作其他用途,而一个人具备一些知识,也不代表就会利用相关知识来犯罪,正如开锁匠不一定会爆窃。纵使认为第二及第三被告对制作汽油弹有认知,也难以证明各被告有协议在游行中掟出汽油弹。

至于控方指各被告手机能证明犯罪意图,法庭指只是有相当可能证明讯息来自有关被告,没有证供价值,又声言控方案情"有好多可能性",举证未能达至毫无合理疑点,故判处各被告罪名不成立。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