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理大生激光光射警判劳教 官质疑教育出问题

●在修例风波的骚乱中,暴徒常常发射激光光远距离袭击防暴警。 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葛婷)18岁理大男学生于去年初在大埔用激光笔照射警车内的警员,令警员眼睛刺痛,被控在公众地方管有攻击性武器和袭警两罪,经审讯后被裁定两罪俱成。裁判官陈炳宙昨日判刑时狠批被告行为恶毒、毫无悔意,砌词狡辩,但被告师长竟形容被告是"大好青年",父母仍加以袒护,令人质疑香港教育是否出现问题。

陈官在判刑时指,被告在行人天桥上蓄意用激光笔作为攻击武器,不只一次射中警车内警员的眼睛,行为恶毒。在与惩教主任会面时,被告仍坚称当日只是用激光笔"照射天上的星星",其间"不小心"射中警员。

求情信赞被告"大好青年"

他续说,被告师长撰求情信赞扬被告"良善上进""品行良好",其父母亦在求情信中也声称被告只是"不小心犯错",为被告开脱,是自欺欺人,难怪被告毫无悔意,并反问被告既然在长辈眼中是"大好青年",那为何会犯下该等罪行,是否香港的教育出了什么问题?

陈官批评,被告无缘无故袭警,一定是仇恨警员,若然法庭不能保护及保障执行职务的警务人员,就将吸引不到优秀人才加入或留在警队,最终受害的只会是整个社会。

他续说,被告自称案发后感到很大压力及焦虑,实属咎由自取。同时,警员因被告否认控罪而要出庭作供,同样会感到压力及焦虑,既然被告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法庭亦无必要考虑他的感受。

陈官认为,像这样仇警的人学识越高,对警员而言只会越危险,认为将被告交给惩教署既可惩罚被告,亦可适当教导被告,让被告学懂正确的做人处事态度,是最适当的纠正方法,遂判被告入更生中心。

被告吴志轩,于去年犯案时17岁,为应届中学文凭试考生。控罪指,被告去年1月19日在大埔公路元洲仔段管有攻击性武器,即一支激光笔,以及袭击警员张庆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