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林郑月娥:全面配合中央完善港政治体制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落实‘爱国者治港’根本原则”专题研讨会昨日在北京举行。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昨日在港表示,“爱国者治港”不是一个新生的事物,要成功贯彻落实“一国两制”,“爱国者治港”是一个必然和必要的条件。她强调,政治体制的问题是中央事权,不是特区自治的一部分,特区不可以自行制定一套政治制度,而选举安排就是这套政治体制里非常重要的一环。特区政府非常尊重中央在政治体制完善方面的主导权,亦会作出全面配合。

林郑月娥指出,“爱国者治港”不是一个新生的事物,要成功贯彻落实“一国两制”,“爱国者治港”是一个必然和必要的条件。她说,2020年度施政报告有一个独立的章节谈及完善“一国两制”,“因为近年在香港发生的事,令我们很担心很多人不明白‘一国两制’,不明白‘爱国者治港’这个必要条件。”

林郑月娥认为,要求一个治港人士是爱国者,并不是一个很高的要求或标准,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很低的标准,“如果管治这个地方行政区的人不是维护国家利益、爱护自己国家的人,如何可以达至‘一国两制’这个目的呢?”她表示,治港人才包括行政长官、行政机关内的主要官员,亦包括立法机关的议员、司法机关里的法官、地区非政权性组织的区议会议员以及公务员,相信要求爱自己国家的人去治理自己的国家,是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标准”。

需适时纠正问题 否则后果严重

“‘一国两制’是一个开创性的事业,这个开创性事业在实践的过程中,特别是遇到一些新的情况、新的环境、新的问题,它会带来一些挑战,但重要的是我们不要忘记初心、‘一国两制’的初心。”林郑月娥指出,如果不适时纠正走偏了、走歪了的地方,对问题视而不见,或会带来严重后果。若中央觉得要从中央层面处理已出现的问题,都是义不容辞,无论是制定实施香港国安法,还是认为需要完善选举制度,都是中央行使权力,乃理所当然。

林郑月娥强调,政治体制的问题是中央事权,不是特区自治的一部分。特区不可以自行制定一套政治制度,而选举安排就是这套政治体制里非常重要的一环。特区政府非常尊重中央在政治体制完善方面的主导权,亦会作出全面配合。

非打压个别政治派别

林郑月娥表示,相关工作并不是要打压某一个政治派别。“如要用上‘打压’两字,是打压一些鼓吹‘港独’、是打压一些过去我们见到将香港推向万丈深渊的暴力人士、是打压一些忘记了祖宗,不知道自己是中国人,去勾结外国社会、外国的政治组织去破坏香港、破坏香港的繁荣稳定,甚至是提出要制裁香港的人士。”她说,政治上容许一些不支持政府政策但爱国且以香港最大利益为依归的党派,过去20多年,香港亦有这些政治人物。

建制派支持及早完善选举制度

就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昨日在“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落实‘爱国者治港’根本原则”专题研讨会的讲话,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均表示认同、全力支持。他们认为,必须确保“爱国者治港”原则得到全面落实,香港才能摆脱内耗、纷争和动乱的困扰。

“爱国者治港”理顺宪制秩序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回应全国政协副主席、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就“爱国者治港”发表的讲话强调,“爱国者治港”是最基本且合理的要求,目的是要理顺宪制秩序,完善“一国两制”的方针,有利保障香港长期繁荣稳定发展。

建制派立法会议员昨日召开记者会,对夏宝龙的讲话表示认同和全力支持。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召集人廖长江代表全体建制派议员发言时指出,香港回归以来的经验,尤其是2019年的暴乱,给我们一个深刻的教训。一些不符合爱国者标准的人在议会或其他架构掌握公权力,入建制反建制,后果是可以灾难性的。

廖长江表示,全力支持根据所述原则及早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包括必须严格按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必须尊重中央的主导权、必须符合香港实际情况、必须落实行政主导体制,以及必须有健全的爱国者治港的制度保障。

制度需变革 加强爱国教育

民建联认为,特区的管治制度需要变革,完善保障“爱国者治港”的制度,包括以夏宝龙提出的五项原则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完善公职人员宣誓制度以及加强爱国教育等。

工联会表示,支持严肃修正选举制度漏洞,认真执行“香港国安法”,尊重、拥护中央全面管治权,有信心发挥爱国者力量,支持监督特区政府行政主导,依法行使高度自治,如此才能保证“一国两制”实践不走样不变形。

经民联指出,夏宝龙的讲话能在目前香港发展的重要转折点正本清源,为全面准确贯彻落实“一国两制”进一步指明方向,让香港定纷止争。

自由党立法会议员锺国斌、张宇人、邵家辉、易志明表示,自由党一直支持中央贯彻执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并认为要确保“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必须坚持“爱国者治港”,才能让香港长治久安。

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表示,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当然是要“爱国者治港”,这样才可以维持香港的繁荣稳定以及让“一国两制”行稳致远。她认为,夏宝龙清楚讲明了爱国者的定义和标准,也传达了治港者有持不同意见人士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