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屠海鸣:查漏补缺,坚决堵塞选举制度的漏洞

在“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落实‘爱国者治港’根本原则”专题研讨会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港澳工作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讲话指出,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需要多措并举、综合施策,其中最关键、最急迫的是要完善相关制度,特别是要抓紧完善有关选举制度,确保香港管治权牢牢掌握在爱国爱港者手中。

这是中央在深刻洞察了“黑暴”“港独”“揽炒”泛滥的香港局势后做出的准确判断,抓住关键,直指要害,应引起香港各界的警醒,并思考香港如何查漏补缺、完善选举制度。

为什么要完善选举制度?

“港人治港”的关键是要把“爱国者治港”落到实处,这就意味着必须通过选举制度把爱国者选出来。但在当下的香港,仍有一些人认为香港的选举制度没有漏洞,中央是在有意削弱港人的民主权利。那么,如果香港的选举制度没有漏洞,如何解释以下现象?

其一,为什么会有“港独”分子被选为立法会议员?在香港第六届立法会议员宣誓仪式上,候任议员梁颂恒、游蕙祯展示“HONGKONG IS NOT CHINA”标语,宣称效忠“香港民族”,并故意将“CHINA”读作“支那”,游蕙祯更在念“共和国”时爆粗口,令全城震惊,激起全国、全球华人愤怒。在2019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中,有不少人以“港独”主张攫取议席,一年多来,不思服务社区,却将区议会变成了“揽炒”工具。难道说香港的选举制度没有漏洞吗?

其二,为什么会有“揽炒派”瘫痪政权机关?前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利用主持立法会内委会会议的暂时权力,竟然令立法会停摆达9个月之久,致诸多经济民生议案无法审议。更有“揽炒派”议员直言不讳地宣称,“拉布”“流会”“点人头”就是要瘫痪立法会。难道选民选举他们当议员就是为了瘫痪立法会吗?

其三,为什么非法“初选”竟然会蛊惑民众?去年7月,立法会选举前夕,戴耀廷等人策划实施的所谓“初选”,要求参选人公开承诺当选议员后,否决特区政府的所有财政预算案。如此公开违反选举条例,天下哪有这样行使“民主权利”的?这样的非法“初选”竟然误导了不少人投票,难道说香港的选举制度没有漏洞吗?

为什么要坚持“五个必须”?

夏宝龙强调,完善有关选举制度,必须坚持以下原则:第一,必须严格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第二,必须尊重中央的主导权。第三,必须符合香港实际情况。第四,必须落实行政主导体制。第五,必须有健全的制度保障。“五个必须”是为完善选举制度立标准、定方向。

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了香港的宪制秩序,是香港所有法律的“根”和“源”,是香港社会最大的规矩!特区的有关选举制度是落实宪法和基本法的机制,因此,必须严格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

中央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当然拥有对完善有关选举制度的主导权。基本法是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监督基本法的实施,如果香港的选举制度不能全面准确地体现基本法的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制定新的选举制度。因此,必须尊重中央的主导权。

“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其选举制度与内地不同,但也不能照搬或套用外国的选举制度,更不能与主权国家的选举制度相比。香港只是中国的一个行政区,在行政、立法、司法三权之上还有中央权力,因此,选举制度必须符合香港实际。

基本法确立了香港特区“行政主导、三权分置、司法独立、行政长官向中央负总责”的政治制度模式,行政长官作为特区之首和特区政府之首,肩负着向中央负责和向香港特区负责的双重责任;因而,具有超然于三权之上的权力和责任,因此,完善选举制度必须落实行政主导体制。

香港特区的行政、立法、司法机构的组成人员以及重要法定机构的负责人等,是“一国两制”的重要责任人,如果这些人不是“爱国者”,“一国两制”走样变形是必然的,为确保由真正的爱国者担当重任,必须有健全的制度保障。

为什么要“老调重弹”?

夏宝龙在讲话中深有感触地说:“我今天讲的许多话其实是‘老调重弹’。考虑到香港和国际社会总有一些人有意把我们的好曲子唱跑调,甚至荒腔走板,我们有必要再把老调弹奏得响亮一些、清晰一些,把唱歪的调子再正过来,这叫以正视听!”——这是铿锵之语,更是肺腑之言,掷地有声,发人深省!

为什么要“老调重弹”?因为,回归近24年来,香港总有一些人认不清香港的“身份”,找不准自己的位子,无视中央的宽容,得寸进尺,逾越底线,到了令人无法容忍的地步。“二十三条”立法拖延至今没有解决,令中央不得不出手制定香港国安法;选举制度的漏洞比比皆是,多年来不思改革完善,令“港独”分子有机可乘;基本法教育、国家安全教育长期缺失,令“港独”思想荼毒学子,“少年暴徒”层出不穷……凡此种种,中央多次提醒、忠告、严厉警告,却收效甚微!

夏宝龙从政超过50年,在全国的政治舞台有着崇高的地位,他的此次讲话是“老调重弹”,亦是“苦口婆心”!如果香港没有能力完善有关选举制度、确保“爱国者治港”,那么,相信全国人大常委会不得不出手完善有关制度,这是合理合法的,也是天经地义的!正如夏宝龙所言:“无论是制定实施香港国安法,还是完善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以及我们所做的其他一切事情,都是在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都是为了坚定不移地让‘一国两制’实践沿着正确的方向行得更稳、走得更远!”

作者:屠海鸣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暨南大学“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长、客座教授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