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民主动力”地址竟为何俊仁律师楼

图:民主动力周年大会主家席的贵宾正是NDI香港主管薛德敖,其他出席者包括郑宇硕、赵家贤及蔡耀昌等。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发动夺权的“35+初选”搞手民主动力,其司库美国民主党香港支部前主席关尚义(John Clancey)暂未被起诉,获准续保。至于召集人赵家贤和副召集人钟锦麟已被落案起诉,昨日提堂。

“初选”案负责筹组、批款的民主动力,在上月27日突然宣布停止运作及解散。大公报调查发现,民主动力的登记地址竟然与何俊仁的律师楼地址相同。民主动力长期勾结戴耀廷,发起多个违法选举活动,该组织曾被揭收受美国国际民主研究所(NDI)资金,解散后移形换影,新梯队蠢蠢欲动。

《大公报》发现民主动力登记办事处地址正是何俊仁的“何谢韦律师事务所”,而一直对外宣称只是协调组织的民主动力设有会员制,长年栽培揽炒团队植根地区。前政府新闻处统筹专员冯炜光拆穿所谓“解散”的民主动力,只是以另一模式生存,勾连美国等外国势力组织,会继续培育伪政治素人投机渗透。

根据政府公开的选举登记资料,民主动力由2004年起的登记地址是中环云咸街的南华大厦。大公报记者周日到访了解,发现上址为何俊仁的“何谢韦律师事务所”。不过,大厦水牌及单位外均无任何民主动力的招牌或标识,虽然一般律师事务所不会在星期日办公,但大厦保安表示见到何俊仁约于当日下午二时离开办公室,即警方公布47名涉及“初选”揽炒派落案后一小时。

关尚义何俊仁关系密切

民主动力的登记地址是何俊仁的律师事务所,冯炜光指关尚义是何俊仁的“师父”,二人关系紧扣,而何的律师楼作为民主动力的登记办事处,律师楼负责人无可能不知情。冯炜光认为律师会应主动介入了解。

所谓“初选”批款人之一的民主动力司库关尚义,与何俊仁相交四十年。关尚义1968年来港以神父身份活跃政界及工会,在天主教大专联会任精神导师时,就结交了在港大读法律系的何俊仁,关尚义“还俗”并于1997年取得律师执业牌照后,一直在何俊仁律师楼挂单。关尚义是何俊仁的反中组织“中国律师维权关注组”的董事及国际事务秘书。至截稿为止,何俊仁仍未回覆《大公报》查询何以“何谢韦律师事务所”与民主动力登记办事处的地址相同。

2002年成立的民主动力,一直是培育揽炒派的基地,多年来协调揽炒派参加立法会及区议会选举,其初始发起人包括李卓人、何俊仁、关尚义、刘慧卿、陶君行、张超雄等揽炒派头目,而不少“黄丝”区议员都是该组织成员。民主动力首位召集人郑宇硕,其前助理张达明2018年公开的电邮资料,铁证民主动力于2014年违法“占中”爆发前夕,同意与美国国际民主研究所(NDI)合作,获NDI批出七万七千元,制造2016年立法会的选举民调。《大公报》于2018年7月将民主动力收受NDI款项的合作电邮曝光,同年11月民主动力的周年大会上,主家席座上客的贵宾正是NDI香港主管薛德敖,其网页上帖的相片,坐于郑宇硕旁的薛德敖与蔡耀昌等众人,一致举手通过议项。

勾结戴耀廷搞违法“初选”

充当白手套的民主动力,去年六月勾结戴耀廷、区诺轩牵头联系多区揽炒派组成“民主派区选联盟”,由民主动力承办整个计划包括推广、批款、点票工作、举行记者会及通过各大媒体宣传“初选”,煽动市民投票。揽炒派元朗区议员王百羽的选举开销文件披露,民主动力曾拨款300多万元金援参与“初选”的揽炒派候选人摊分,以支持更多揽炒派人士当选,达到瘫痪特区政府的目标。

翻查资料,对上一届(第九届)的前民主动力执行委员有公民党谭文豪、民主党尹兆坚等人,皆在47名被落控名单当中。而解散前最后一届的执委,当中八人均未涉“初选”案,包括副召集人沙田区议会副主席黄学礼、而民主动力秘书赵恩来,则同时是工党执委兼荃湾区议员、其他委员有油尖旺区议会副主席兼公民党执委余德宝、大埔区议会副主席刘勇威、深水埗区议员民协执委江费生、沙田区议员黎梓恩及其议办社区主任谢洁泳,以及新民主同盟创办人大埔区议员任启邦等。

关尚义获保释 前警方高层:唔代表甩身

图:民主动力解散前的最后一届执委皆是揽炒派现任区议员或社区主任等。(后排左起)任启邦、余德宝、黎梓恩、谢洁泳(黎梓恩议办社区主任)、刘勇威、江贵生。(前排左起)关尚义(司库)、黄学礼(副召集人)、赵家贤(召集人)、钟锦麟(副召集人)及赵恩来(秘书)。\ 网上图片

在涉违国安法的“初选”活动中,民主动力担当组织、选举资源及资金分配的灵魂角色,召集人赵家贤、副召集人钟锦麟已被检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司库关尚义虽暂不被起诉,获准保释,有前警方高层指不表示关尚义及其余七人甩难,有可能相关的检控文件未做好,“今次涉案人众多,加上有外籍人士需要文件翻译,可能警方唔想拖,齐料嘅被告先起诉”。

急急解散恐增搜证难度

从参与所谓“初选”的王百羽选举开销文件披露民主动力共拨出三百一十多万元给予53名揽炒派候选人摊分这笔选举经费,文件有民主动力司库关尚义及召集人赵家贤两个签名。

前警方高层指涉及银行转账,警方要获得账户资金更需时,由警方获法庭批出搜查令,要求银行提供相关账户资料,规范时间一般长达三个月,若有关资金涉及海外银行,或由一个账户转去多个账户,银行则需时更耐才能提供涉案资料,“所以获准保释嘅八人,唔代表无事,如果完全无料已经放人,唔使再到警署报道,只系警方仲继续搜证调查,唔排除证据一足够便起诉”。

前警方高层又指若搜证资料显示,搞所谓“初选”的责任在人而不是组织,警方遂起诉组织的核心人物而不是组织。

惟民主动力在“初选”案件落案起诉47人前夕突然宣布解散,前警方高层指明显“是想推庄”,尽快将涉案的资料销毁。因日后警方有需要掌握更多资料或法庭聆讯期间继续需要更多证据提交上庭时,即使警方有相关搜查令或资料令,因涉案组织已不存在,亦没有法人,已没有对口单位。

冯炜光担心证据已销毁

前新闻统筹专员冯炜光亦指组织未解散,不能销毁组织的资料及文件,惟民主动力急于解散,他相当担心已销毁以往证据。冯又相信这个多次筹组违法选举,勾连外国势力的政治组织,会以另一种方式生存,只是在警方国安处的强势调查搜证下,该组织化整为零,静待适当时机再借尸还魂。

执委皆是揽炒派区议员

事实上,民主动力解散前的最后一届执委都是揽炒派现任区议员或社区主任等,地区势力盘根深种,而不涉“初选”案的另一名副召集人黄学礼是沙田区议会副主席,其余七名委员包括大埔区议会副主席刘勇威、油尖旺区议会副主席余德宝等来自民协、工党、新民主同盟、公民党等执委,因而民主动力的第二及第三梯队已成熟接棒。冯炜光指涉案三名头号人物对民主动力损耗不大,解散后这班民主动力新梯队仍可保留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