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专家倡设资格审查 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

司法覆核本意是用来监察和纠正公共机构的错误,以确保有关方面根据法律履行公共职能,惟近年滥用司法覆核制度的情况严重,揽炒派利用支持他们的市民,不时提出所谓司法覆核,从而延伸其政治目的,阻挠政策推行,一次又一次地浪费大量司法资源、阻碍社会运作。香港法律界人士近日接受大公文汇全媒体记者访问时表示,需要改革司法覆核制度,提高门槛,同时要设立司法改革委员会,建立资格审查机制,贯彻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

过去三年95%司法覆核申请均败诉

根据法援署资料显示,由2016年至2019年,司法覆核许可申请的总数由228宗大幅上升至3889宗,主要来自涉及免遣返声请的司法覆核许可申请,其数目由2016年的60宗增至2019年的3727宗。截止至2020年9月30日,已入禀的免遣返声请的司法覆核许可申请数目为1879宗。其他一般的司法覆核个案数目,一直维持在每年约160宗,没有明显上升的趋势。

不过,近年确实出现了许多不合适的司法覆核申请。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长洲覆核王”郭卓坚,他早在2017年10月就已经被法援署决定不受理未来3年内任何由他提出司法覆核的法援申请,拖欠讼费而破产后仍不停申请司法覆核,包括近期内会选主席、二十三条未立法特首违誓等,缺乏证据事实的覆核,均被法院拒绝受理。

退休裁判官、大律师黄汝荣表示,1997年香港回归时,司法覆核申请一年仅112宗,至去年已激增至3889宗,增幅高达逾30倍。他指出,司法覆核与一般诉讼不同,多了申请许可的关卡,高院要对司法覆核申请进行表面审查,对覆核对象、有无公众利益、胜诉可能性做出初步判断,再决定是否容许进行司法覆核。

“根据过去3年的数据,有超过95%司法覆核案件申请人都被判败诉,在败诉率如此高的情况下,为何司法机构还要浪费大量时间处理这些要求。”黄汝荣表示,若有司法覆核委员会对这类案件严格把关,相信会减少对浪费司法资源和公帑。

专家促设资格审查 贯彻“爱国者治港”

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发表重要讲话,提出要从制度上保证“爱国者治港”原则得到落实,而香港司法机关作为香港政治架构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保障其权威性、维护香港继续成为安全城市,及在贯彻“爱国者治港”原则下,必须重新定位,作出必要改革,以回应公众的期望。

黄汝荣表示,据基本法第104条订明,香港特区五类公职人员,即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基本法》、效忠特区。“宣誓虽然并不能确保他们会真心效忠,但是透过宣誓的具体行为,可以较容易察觉到官员、法官等公职人员言行是否一致,也较易进行惩处。”

民间团体“香港司法改革关注组”早前就建议,特区政府成立司法改革委员会,研究司法改革事宜、新入职的法官学习和考核国家宪法、改革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增加非法律界代表,以及为法官入职审查应更加严格,避免有政治背景的人士加入成为法官等。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表示,“黄圈律师”垄断香港法律界,特别是大律师群体,很多政治取态是不支持政府,由于在香港现行体制下,委任法官只讲专业成就,不讲政治忠诚,所以有的“黄圈律师”会被委任成为法官,催生如放生暴徒的区院法官沈小民等“黄法官”。

马恩国指出,在海外法官的委任都不可能完全没有政治考量,例如在成熟普通法体系的西方发达国家,往往在最高法院,法官的政治取态成为一个考量因素。例如,美国有公开的听证会,由国会去质询法官的政治取态,澳洲也有闭门式内阁讨论,去决定法官的委任。马恩国强调,“之所以法官的政治取态成为任免重要因素,是因为法官一旦被委任了,他如何判决政府就无权干预了,所以政府有必要进行慎重决定。”

马恩国建议,法官、检控官、法援署等收受公帑的公职人员,必须要宣誓拥护基本法及效忠特区政府。此外,由于律师和大律师原来只是向法庭宣誓专业操守,长远来说,也要考虑进行宣誓,落实“爱国者治港”的要求。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傅健慈表示,过去一段时间,司法系统的表现屡遭批评,站在“爱国者治港”的原则下,必须展开改革,正本清源,在不干预司法独立的情况下,可以考虑设立大律师和律师聘任资格审查机制,确保把那些有“反中乱港”政治背景,立场偏颇,或跟外国、境外势力或政治组织有联系、未能通过尽职审查的大律师或律师排除在司法体系外,这是有必要性、逼切性和可行性。

来源:香港文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