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揽炒派可笑的“肉体煎熬”论

47名揽炒派涉“串谋颠覆国家政权”案续审,惟昨日凌晨发生一段插曲,其中一名被告杨雪盈疑因体力不支晕倒送院,散庭后,梁国雄、谭凯邦、林景楠三人亦报称不适送院。至昨日谭得志和梁晃维的代表律师表示,审讯持续至凌晨,众被告休息一、两个小时就要返回法院,形容是“额外的肉体煎熬”。

考虑到长时间的审讯,而且众多被告中不乏中年或年纪稍大者,身体难以支持也是情有可原。事实上,昨日法庭便已立即作出跟进措施,总裁判官苏惠德直言聆讯“太晏都唔系咁理想”,保证最迟至晚上11时前便会停止;又建议设立四十五分钟的休息时段,供各人休息和用膳。

可以看得出,法庭并无意从肉体方面“折磨”众被告,甚至还根据被告的情况和要求改善聆讯过程,以确保众人的权利得到保障。

揽炒派的代表律师谓众人受到“额外肉体煎熬”,这样的“肉体煎熬”,说到底在任何司法程序中,都是无法完全避免,某程度上也可说是揽炒派不顾劝阻,坚持举行违法“初选”而咎由自取。更何况,若说到真正的“肉体煎熬”,对比“修例风波”中警队遇到的困难和挑战,揽炒派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

所有下场都是咎由自取

相信香港市民都记忆犹新,自前年6月12日起,香港警队就开始走上其荆棘之路,几乎每日都要面对暴徒突发性的暴力冲击,而且暴力程度随着时间有增无减,有警员遭到暴徒围殴、用箭射伤、咬断手指,甚至险些被夺走生命。警员面对的,不单是无休无止的暴力攻击,还有随时需要出动执勤的压力,一个星期可能连一日的休息也欠奉。对比揽炒派只是安坐在法庭内,完全不用担心自己遭到突如其来的袭击,究竟哪一边才是真正的煎熬,不言而喻。

再者,警员身负的还不只是肉体煎熬,其还要时刻忍受来自“黄媒”、“黄丝”无止尽的抹黑和人身攻击,不少警员还被“起底”出电话和住址,不论在网络抑或现实中,警员可能无缘无故就会遭到恶言相向,或受到骚扰电话轰炸,任何人碰到这种情况,心理压力都非笔墨所能形容。但现实还不止于此,除了警员自身,连其家人、朋友,也成为暴徒、“黄丝”攻击的对象,甚至部分警员的子女,还在学校被同学、老师欺凌,可以说,警队面对的不只是身体上的煎熬,连精神、心理也面对极大的折磨。

对比揽炒派,至少开审头一日,还有一大堆支持者顺从号召前往旁听,当然还有一众“黄媒”吶喊助威,甚至连外国领事也到场表示关注,有这么一大队啦啦队,揽炒派难道还嫌不够?而且即便惹上官非,他们要担心的充其量只是自己会否罪成,根本不必忧虑家人会受到牵连,遑论有性命安危。

知法犯法却贩卖同情

揽炒派常说“民主、自由”是理想,更谓愿意为之牺牲,那现在正是揽炒派展现他们愿意为理想牺牲多少的大好时机,作为支持者,当然希望看到他们展露出应有的骨气。但到头来,他们却只因为肚饿和劳累,短短一日便说难以承受这种“肉体煎熬”,彷彿贩卖同情,只能说相当令人失望。

警队在超过一年的黑暴期间,每日都要忍受24小时无间断执勤,还没有准时用膳和休息的保证,除了应付暴徒的疯狂攻击、大规模的文宣抹黑、家人被威胁恐吓,还有其他日常的罪案。但从来没听过有警员公开表示这是煎熬、非人道对待等等,市民所见的,只有三万名警员始终尽忠职守地谨守岗位,维护社会的治安,以及市民的人身财产安全。

相较揽炒派的“肉体煎熬”,究竟他们一直放在嘴上的“理想”,实际占有多少分量,已不言自明。

作者:卓 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