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严查入闸资格 防揽炒混入建制

港政界挺建立全流程资格审查机制 助落实“爱国者治港”

香港目前的选举制度存在漏洞,让反中乱港者有机可乘,已是不争事实。近年,无论立法会和区议会都被揽炒分子混入其中,大肆散播仇恨国家、撕裂社会的讯息,用各种手段阻挠特区政府落实惠民措施,甚至鼓吹“港独”。这些公然与民为敌者之所以能够进入建制,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参选人“入闸”的审查和把关不足,以致近年出现狡辩者入闸、Plan B者入闸、“退党”者入闸、拒签确认书者也可入闸等乱象。多名政界人士近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这情况已为社会带来切实的负面影响,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日前所作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的有关说明中,就提到要建立全流程资格审查机制。政界普遍认为,设定相关机制,将可避免反中乱港分子蒙混过关,真正落实“爱国者治港”。

选举主任双标 DQ变入闸

同一名选举主任时隔10个月后决定同一名参选人是否符合参选资格时,竟然可以有完全不同的决定:这里说的是揽炒派分子朱凯廸2018年参加乡郊代表选举时被DQ,但在2019年参加区议会选举时却获得提名有效,令人质疑一年内朱凯廸是否确实有此变化。

揽炒派朱凯廸2018年参加乡郊代表选举期间,被选举主任袁嘉诺两度去信,要求他回答是否提倡或支持“港独”作为“自决”前途选项等问题。朱凯廸当时声称:“我并不支持‘港独’,但我认为,香港人应该决定自己的命运。”但并没有清楚回答“香港独立”是否一个选项。对此,袁嘉诺当时指出,朱凯廸以行使所谓“和平主张‘港独’的权利”为名,隐晦地确认了其支持“独立是香港人的一个选项”,故裁定朱凯廸提名无效。

惟时隔10个月后,朱凯廸在2019年报名参选区议会元朗八乡南选区时,袁嘉诺也曾两度去信提问他就“港独”和“自决”的立场,包括问及他在帖文中称要“中共和平地转移权力与香港人”和“投身革命”等是什么意思,朱凯廸竟回覆称所谓“革命”是“在基本法框架内进行改革”云云。最后,袁嘉诺竟确认其参选资格,让朱凯廸入闸,引起社会争议。

把关无做足 狡辩照放生

即使有选举主任把关,但揽炒分子仍有机会入闸参选,明明一些参选人信口雌黄,选举主任依然予以放生入闸。

2019年区议会选举中,多名高呼“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港独”口号的参选人,如参选元朗区议会的张秀贤收到选举主任的来信,要求他解释该口号的意思。当时,张秀贤声称“光复香港”是“将香港‘光复’回旧日般面貌”,“时代革命”则是指“结构和思潮上的大变革”。如此诡辩,选举主任仍然选择接受,让其成功入闸。

该次选举中还有很多类似例子,如曾经支持“港独”的元朗区议会参选人王百羽仅简单地回覆称“不再认同‘港独’”,竟然就获放行入闸;参选离岛区议会的王进洋被选举主任询问他对“港独”的立场时,王进洋声称认为香港“有足够条件成为一个国家”,因为香港有自己的货币和司法制度等,而自己“不能控制这些因素”,又谓自己从未表示要透过政治达到“港独”目的,如此说法竟亦可入闸。

2016年立法会选举中,“热血公民”副主席郑锦满在报名参选当日高呼“香港建国”等口号,但在回应选举主任时却声称“热血公民”参选立法会,纲领是“全民制宪”、“永续基本法”,“无可能”违反香港基本法,又称在该次选举中,他并未“打算”以参选人身份主张及推动选举主任提出的“香港独立”或“香港建国”的主张。郑锦满亦在狡辩后成功入闸。

“洋代理”与“独人”竟可参选

揽炒分子狡辩入闸固然可恶,但选举主任此前根本没有审视参选人的资格就将其放行入闸,就更令市民气愤。

原订于去年举行的立法会换届选举中,连锁童装店老板周小龙为了“博出位”,在位于荃湾的店内放置一座约两米高、手持代表黑暴运动旗帜的所谓“香港民主女神像”,更亲手在有关人像上插上“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旗帜。

事实上,“光时”口号已被特区政府指出有“港独”或颠覆国家政权含意,有部分揽炒派参选人因此被选举主任去信追问。然而,周小龙在没有收到过选举主任的提问下,直接顺利入闸。

在2019年区议会选举中,前“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核心成员彭家浩参选后,亦没有收到过选举主任的提问,并在提名期结束后一个小时获知提名有效。事实上,同年8月,彭家浩曾被踢爆与黄之锋、罗冠聪和张崑阳秘密与美国领事馆官员见面。随后,该组织宣布8月16日在中环遮打花园举行所谓“英美港盟”集会,其是否效忠特区和拥护基本法可谓有目共睹。

“Plan B”“退党”参选 播“独”呃资源

在过去多场选举中,揽炒派参选人被DQ后会由“Plan B”参选入闸,更有人表面上“退党”求入闸,最终将“港独”主张带入议会中,祸害市民。2016年立法会选举中,“港独”分子梁天琦报名参加新界东选举被DQ,遂派出时任“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颂恒担任“Plan B”代为出选。梁颂恒其后成功胜出选举,更在立法会议员宣誓就任时上演辱华渎誓的闹剧,最后被法院裁定丧失议员资格的司法覆核。

2018年,前“香港众志”成员周庭因所属政党主张“民主自决”纲领,被选举主任以违反基本法为由,裁定其参选立法会港岛区补选的提名资格无效,意味“众志”的成员将不可以“入闸”。不过,作为周庭“Plan B”的区诺轩就成功入闸并当选。区诺轩在就任议员后至被裁定非妥为当选之前,就被揭发以立法会议员资源、月花9万元聘请“众志”中人作为助理,包括被DQ的周庭,可见任由Plan B入闸,最终亦只会让揽炒分子有机会占用议员资源。

有见周庭被DQ,前“香港众志”副主席袁嘉蔚同年随即宣布“退党”,为2019年参加区议会选举铺路。结果,曾为“众志”头目的她果然在区选中成功入闸,更当选为南区区议员。上任后,她不断播“独”,为害社区。

依法DQ反遭人身安全威胁

当选举主任裁定某些参选人不符合资格后,其支持者即将矛头直指选举主任,如作出人身攻击、“起底”等,令选举主任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种种乱象同样践踏着选举制度。

去年7月,选举主任向多名揽炒派立法会参选人发信,要求他们回应自己曾作出乞求外国制裁香港、否决财政预算案拨款等重要法案、反对香港国安法、鼓吹“港独”、改变香港地位等言论。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及常委罗冠聪等人随即透过facebook等公开选举主任名字及相片等资料,意图煽动网民“起底”及滋扰选举主任。黄之锋等人更一再威胁要将选举主任名单交予外国“制裁”云云。

2019年,黄之锋参选南区区议会海怡西选区时,就一再以各种方式向选举主任、南区民政事务专员马周佩芬施压,至马周佩芬“因病休假”,改由时任油尖旺民政事务专员蔡亮兼任该职位。黄之锋其后又贴出蔡亮的办公室电话叫大家“帮忙质询”等,制造“黑色恐怖”,企图影响选举主任审视参选人提名资格是否有效的决定。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