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艺发局真系有内鬼?

图:黑暴电影《理大围城》的发行商影意志,竟获得艺发局的公帑资助,令社会哗然。图为理大被占期间,黑衣人四处纵火、掟杂物捣乱。

《大公报》昨日独家踢爆,艺术发展局三年来资助黑暴电影近1500万,部分被资助者及其作品涉嫌违反国安法,报道引起强烈反响。艺发局用政府钱资助反政府势力,原来由来已久,与黄丝把持这个“文化权力”密切相关。著名导演高志森透露,自违法“占中”后,他向艺发局申请电影资助计划几乎“屡战屡败”,愈来愈感到当局对爱国爱港艺术团体有强烈的排斥。有知情者表示:“艺发局从大会委员到下面各小组委员的委任、选举方式、机制、规矩和多年来形成的利益固化、板结,反中乱港者已实现席位代代传递。”

“艺发局官员及资助计划的评审,给香港演艺圈建立一种只宣扬‘两制’下的所谓本土文化的价值观,很少讲‘一国’,这本身就有分离的用心。”高志森表示,作为爱国爱港的导演,自2014年违法“占中”后,他向艺发局申请电影资助计划几乎“屡战屡败”。

“评审者无国家价值观”

2019年黑暴横行,高志森监制的粤语话剧《金锁记》在北京、上海、广州、哈尔滨、银川等多个内地城市巡回演出,为此高志森向香港艺发局提出申请资金,却遭拒绝不下10次!“每一次拒绝的原因就只系‘资源有限’,无谂到佢畀拍黑暴电影的钱竟然有咁多!”

高续说,艺发局最后只拨得几万元予《金锁记》,供该话剧在昆明站演出。相比黑暴电影《理大围城》的发行商影意志在同年获得近90万元的资助,实在是天壤之别,令人质疑居心何在?

艺发局回应《大公报》查询时表示:“艺发局尊重艺术表达自由,获资助团体的活动或计划内容并不反映本局意见。”对此,高志森反问:“真的不反映当局意见?我的经验和感受是,这是个有意识的作为,当局官员和评审在建立只有本土、没有国家的价值观!”他感慨道:“艺发局真系有内鬼!”

议员促批核公帑订准则

对于高志森的遭遇,立法会议员刘国勋表示,这让人质疑艺发局成员是否会因政治立场而区别对待艺团或艺术家。他认为,支持艺术多元化发展必须要有底线,艺发局资助属于政府公帑,在批核时应设立一定的准则,例如受资助艺团的活动或制作的作品不应违反香港法例,亦不应该伤及国家及香港的利益,应支持更多宣扬社会正能量、发放正面信息的艺术作品。

有演艺界人士补充,如果说港人缺少对国家和民族的文化认同的话,掌握文化资金分配的艺发局有必要检讨反思,有关方面应该介入整顿。

艺发局是什么?

香港艺术发展局是政府指定全方位发展香港艺术的法定机构,其角色包括资助、政策及策划、倡议、推广及发展、策划特别项目等。

艺发局大会是该局的最高决策机关,由27名获行政长官委任的成员组成,其中10名由各艺术界别投票选出。

艺发局资助黄丝赴英留学

艺发局被爆资助“黄色电影圈”团体及个人,当中包括在2015年,以“培育本地艺术行政人才”名义,资助黄丝摄影师陈×骏2.5万英镑(约合27万港元)赴英留学,涵盖学费、路费及生活费等。

历年来,艺发局与伦敦艺术大学(UAL)合办“艺发局─伦敦艺术大学奖学金”,以“培育本地艺术行政人才,支援本地艺术文化长远发展”,每个奖学金金额为2.5万英镑,涵盖学费等等开支。而2015年的奖学金则由陈×骏获得,同年九月他赴伦敦传媒学院修读MA Media Communication and Critical Practice课程。

艺发局资料显示,陈×骏曾获光影作坊协助,展出于黑暴期间拍摄的所谓“抗争作品”,美化暴徒。他曾在个人社交媒体转发多篇黄媒帖文,其中有违法“初选”被捕者文章,疑协助黄丝政客做宣传。

孙中山电影申资助遭百般刁难

无独有偶,继高志森导演的资金申请被艺发局拒绝后,又有爱国爱港的本地电影人向艺发局旗下的电影发展基金提交拍摄申请时遭百般刁难。

要孙中山情人后人签同意书

电影内容讲述孙中山在香港的日子,该电影人指评审看完剧本,列出一连串难题予自己,如要求导演取得电影中会出现的历史人物的后人签署同意拍摄书后再申请基金,其所列举的名人后人除了孙中山本人和亲兄弟的后人,竟然还包括孙中山情人的后人、孙中山街坊的后人,前后罗列了十多个人物。

据悉,孙中山的情人最后离开香港去了南洋,故根据艺发局指示,该电影人需要大海捞针式地打听孙中山情人的后人在南洋的地址,然后还要千里迢迢跑到那边让他/她签同意书,而这个角色其实可能只占电影很小部分。该电影人认为,艺发局如此作为,摆明是刁难。

有时事评论人总结道,掌管资源的人用什么方法让你通过申请、用什么理由把你阻拦入闸,全凭一念之间,而这一念,今时今日,随时是因为颜色与立场。

法律专家:或违国安法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法学教授傅健慈认为,资助机构有否违反国安法,要视乎批出资助的日期是否在国安法生效之后。假如在国安法后仍然批出资助,有关机构是有机会触犯香港国安法第30条。傅健慈认为,有关资助都是公帑,机构应该审慎把关,担起监督的作用,但三年来仍然批出1500万,证明管理代表有问题,不排除私相授受。

警方:不评论个别报道

立法会议员葛珮帆指出,以往政府打着让人“自由创作”的旗号,不管不理,放任甚久。她建议政府应全面检讨,立法管制。警方公共关系科回应大公报记者查询时表示:“警方不评论个别报道。”

康文署应严审租场 杜绝煽暴节目

“天边外剧场”于2019年9月放映《卢亭百年梦终章──绝望与希望》,煽惑所谓“抗争”,该剧获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网页推荐,并获借用其场地牛棚艺术村放映。《大公报》日前向康文署查询,该署昨日下午回覆指,据康文署表演场地现行的租用条款及使用细则规定,租用人须确保其本人、其僱员、代理人及在租用期间获准进入租用场地的任何人士遵守香港法律,包括国安法。

署方续表示,如艺术团体违反租用条款除了可能导致取消预订外,表演场地亦可拒绝接受租用人再次申请订租署方管辖的任何场地及设施。不过,记者并未见到署方交代借出场地的原因,亦见不到有审查程序。

立法会议员葛珮帆表示,以往政府对艺术团体的演出,其审查制度比较宽松。更甚者,有人利用政府资源,如康文署的场地,去做“反政府”、有机会违反“国安法”的内容。所以,日后政府各部门都应检讨,才能健康地走下去。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