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民阵召集人陈皓桓煽“独”乱港多案缠身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民间人权阵线”(民阵)被揭涉嫌违法及传出被调查后,多个会员团体及组织相继“跳船”割席,加上岑子杰及梁国雄等核心成员涉违反香港国安法正在还押,接任召集人的陈皓桓因不成气候,难以撑起民阵,民阵瓦解只在旦夕之间。《大公报》追查发现,陈皓桓自小热衷政治,深受激进派社民连三子荼毒,又被现任主席黄浩铭捧为“独人”,更招致官非缠身,随时入狱。

24岁的陈皓桓去年虽被套上民阵召集人的“光环”,但终究是岑子杰及梁国雄等人的“扯线公仔”。自称出身小康之家的陈皓桓,早在10岁时已被社民连三头目黄毓民、梁国雄及陈伟业的一言一行影响及荼毒,以激进手段冲击议会。

结识“独人”后辍学搞政治

陈皓桓崇拜黄毓民,思想越趋激进。早在中学阶段,陈在学校听毕黄毓民的反华演讲,随即无礼地质问校长;及后经由同学介绍加入了由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前党魁余若薇担任顾问的揽炒派学生组织“中学生联盟”。陈皓桓曾以该组织代表接受媒体访问,其父为此大为愤怒,甚至一度以菜刀相胁,陈皓桓为此更离家出走。

自此,陈皓桓更热衷政治,参加过不少违法活动。他原本在香港专业教育学院(IVE)修读旅游,直到2014年参与违法“占中”时结识不少“独人”后辍学,全心全意搞政治,更被黄浩铭“睇中”而加入社民连,成为该组织悉心培育的“揽炒生力军”。

加入社民连后,陈皓桓经常扮演“布景板”角色陪同岑子杰等人参与游行及集会,同时积极参与组织成员选举活动,如先后担任黄浩铭区选及立法会选举的选举经理,以及梁国雄当选立法会议员后的议员助理。在曝光机会大增后,他更进入民主党及社民连为核心的民阵,前年黑暴期间他出任民阵副召集人,只用了短短一年时间,便于去年接替岑子杰升任民阵召集人。

黑布挂金紫荆 煽暴徒上街

不过,陈皓桓扶摇直上之时,亦接连触犯法例被警方拘捕,如今已身负四宗案件、14宗罪名。2017年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他参与社民连等多个揽炒派组织活动,到湾仔金紫荆广场,把多块黑布挂在金紫荆上,更一度爬上金紫荆的顶部叫嚣,其间又与现场保安员发生冲突,首次被拘捕。前年黑暴爆发,他多次发起违法活动被控多宗罪名,但他视法纪如无物,又发表黑暴文宣“谷人气”,兼煽惑暴徒上街;去年警方拒批“七一游行”不反对通知书,他仍以“个人”名义继续组织、策划违法游行,煽动市民参与违法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陈皓桓早前接受“黄媒”访问时,声称自己为了从政而放弃小康之家,与其他“独人”蜗居唐楼体验基层生活,但又自爆父母已离异,其父更失业兼患病,给自己戴上新的光环。不过,报道出街后劣评如潮,网民纷纷留言炮轰其虚伪、欺世盗名,更有人直斥其为不孝逆子,未有照顾病父。

自认无料“只能做助手”

陈皓桓加入社民连短短数年便成为该组织最年轻的行政委员,更备受黄浩铭、岑子杰、梁国雄及吴文远等“大佬”照顾,并出任民阵召集人。然而在这些“大佬”因涉嫌违法而自身难保之际,陈皓桓连日“龟缩”在社民连老巢,出入法院旁听梁国雄等人的案件,又与吴文远午膳请教,说明了他只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正如他早年接受“黄媒”访问时所言,他只是“天生做助手的料子”。

现任社民连主席黄浩铭一手将他带入该组织,当黄浩铭于2018年因刑事藐视法庭而被判囚13个月后,陈皓桓得到“上位”良机,不仅接替了黄浩铭当时负责的外务工作,更传出他会取替对方出战前年的区议会选举,但最终未有成事。

陪伴外游争取曝光

除了得到社民连“大佬”的帮助,陈皓桓亦获得民主党“加持”。前年黑暴发生后,以美国为首的境外势力无视暴徒纵火行凶的恶行,多番包庇,藉此攻击及抹黑中国,其中去年11月下旬在加拿大举行的所谓国际安全论坛,陈皓桓便由揽炒派“元老级”人物刘慧卿陪同下出席该活动,并接受颁予赞扬暴徒的所谓“公共服务领袖奖”。踏足国际线后,陈皓桓去年在岑子杰陪同下,代表民阵到日本明治大学演讲,其间播放“独歌”兼发表黑暴演说,并接受日媒访问唱衰中国及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