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夏博义不知“醜”字怎么写

香港国安法落实以来,英国反华政客及传媒一直向在香港终审法院出任非常任法官的英籍法官施压,逼他们辞职以示“抗议”,这是赤裸裸的以政治凌驾法治,干预香港事务。由于行为太丑陋,有正义感的英国人也看不下去了。

终院非常任法官之一的岑耀信投书英传媒作出反击,强调要求英国法官辞任香港终院是“政治杯葛”行动,法官不宜加入。这说出了公道话。

岑官的立论在以下几点:一是香港在港英年代一直没有民主,但享有司法独立;二是香港回归后,中国政府及香港特区政府从没有任何干预司法独立的行动,香港国安法明文保障人权;三是作为外籍的香港法官,他将继续服务香港市民,按其利益行事,而非顺从于英国政客的意愿。

这些话有的放矢,击中了英国政客以“人权”、“民主”为借口破坏香港司法独立的要害。作为英国政客之一的夏博义若稍有羞耻之心,应该感到无地自容。

夏博义曾出任英国牛津市的议员,至今仍然是英国自由民主党的党员。他在李柱铭力助下当选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后,多次诋毁国安法,且扬言要修改国安法,反映的正是英国自由民主党的政治立场。

而夏博义带头创立并曾担任首任主席的“香港人权监察”,长期接受被称为美国中情局“白手套”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赞助。可见夏博义不仅顺从英国政客的意愿,亦为外国政治利益服务,这正是大律师公会被指不务正业、纵容黑暴的原因。

夏博义隐瞒自己的外国政治联系成为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涉嫌不法;他多次攻击香港国安法,损害大律师公会的专业形象,是为不义;受到舆论强烈批评后赖死不走,可谓无耻。事已至此,辞职问责是夏博义的唯一出路,也是为大律师公会形象止损的唯一正确选择。

来源:大公网 作者:龙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