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15宗轻判上诉 律政司全得直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自去年开始,涉修例风波黑暴罪行的被告陆续接受法律制裁,惟部分被告获法庭“高抬贵手”轻判,不少人更仅判社会服务令了事,社会哗然。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去年共提出16宗涉修例风波示威及暴力罪行的刑罚覆核,其中上诉法庭已审结15宗,均判律政司覆核得直,并裁定原审判刑原则犯错,判刑明显过轻。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昨日引用上诉庭判词强调,“法庭须以维护公共秩序为大前提”,而上诉庭在判案书中反映出来的判刑四项原则,下级法院应该遵循及确切落实,“而非口惠而实不至。”

郑若骅昨日发表网志指出,律政司的检控人员在刑事案件的审判中,担当重要的角色,除了负责提出检控外,还会协助法庭判处适当刑罚和避免犯上可导致上诉的错误。当法官或裁判官就刑事案件作出判刑后,律政司的检控人员会仔细研究包括主控官的报告、相关判刑原则及法庭的判刑理由等资料,若发现“刑罚并非经法律认可、原则上错误、或明显过重或明显不足”,会在合适的情况下跟进,例如律政司司长在得到上诉法庭的许可下,根据《刑事诉讼程序条例》(第221章)第81A条向上诉法庭申请覆核刑罚。

指引适用于非暴力非法集结

在2018年及2019年,律政司向上诉法庭分别提出了6宗及4宗覆核刑罚的申请,但到了2020年共提出了17宗申请,其中16宗是与修例风波示威及暴力罪行有关。由去年至今,经上诉法庭聆讯并作出判决的案件共有15宗,律政司在所有覆核聆讯中均获判得直,上诉法庭也在判案书中详细解释了有关理据。

郑若骅指出,律政司总结了当中一些较为重要的判刑原则,特别是上诉法庭在多宗案件中重申了黄之锋案所厘清的判刑原则,可基本归纳为四个方面:(一)惩罚和阻吓的重要性;(二)上述指引适用于非暴力的非法集结;(三)壮胆效应及(四)处理年轻的犯案者(见表)。

判刑原则对下级法院具约束力

她强调,判刑原则的作用是解释如何作出量刑的决定,在普通法制度中尤其重要,判刑的权力和责任由独立的司法机构依法行使和承担,上级法院的裁决对下级法院具有约束力。

上诉法庭在部分案件中强调,法庭在判刑时不单止要引述黄之锋案的判刑原则,还必须确切落实。判案书也指出“法庭须以维护公共秩序为大前提”,上诉庭也多次强调“本庭在锺嘉豪案再次节录黄之锋案的判刑原则,以提醒各有关人士须认真考虑控诉要旨,而非口惠而实不至”。

【政法观点】应完善司法机构监督机制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律师马豪辉表示,因应香港当下的实际情况,市民大众普遍认同香港需要进行司法改革。马豪辉认为,十多宗涉及公众秩序罪行覆核刑罚申请,大部分获判得直,说明轻判并非单一案例,值得正视。他并支持设立独立的司法机构监督制度,指出从法律层面看,完善的法律制度,应让人信服、有信心。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中律协创会会长陈曼琪表示,维护法律专业水平,应该与时并进,配合当前的社会情况,作出适当的改善。她认为,设置独立的司法机构监督机制,是回应社会上的诉求。她并强调,司法独立不代表法官可以凌驾法律,甚至不受监察。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表示,从律政司提出覆核刑罚得直数字可证明,案件在初审时,屡屡出现轻判的情况,而鉴于数字惊人,令外界质疑,初审裁决是否受到法官政治立场或个人因素影响。马恩国认为,既然发现有漏洞,就应该完善司法制度。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表示,律政司提出十多宗涉及修例风波引发的示威及暴力罪行,覆核刑罚申请均得直,说明香港上诉机制有效运作,能及时纠正相关错误。但事实亦说明,初审频繁出现问题,有需要对司法机构存在的问题进行改革,设置司法机构监督机制,可令判刑具稳定性,更可发展具香港特色的司法系统,毋须盲目依循西方的制度。

律政司15宗刑期覆核得直案件

案件1:21岁冷气技工男学徒罗敏聪,2019年9月22日在沙田大会堂外扯下国旗践踏、涂污及丢入垃圾桶,最后抛落水

原判:2019年10月承认一项侮辱国旗罪,被裁判官李志豪判处200小时社会服务令

改判:2020年4月,由上诉庭改判监禁20天

案件2:15岁少年,2020年1月8日在元朗朗晴居对开街头投掷3枚汽油弹

原判:2020年5月承认纵火及管有物品意图损坏财产两罪,被裁判官水佳丽判感化18个月

改判:2020年9月,由上诉庭更改判入劳教中心

案件3:15岁少女,2019年9月30日在天水围天华路管有一樽装有乙醇的玻璃樽、一罐白电油等

原判:2020年6月承认管有适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并意图作非法用途使用罪,被裁判官水佳丽判感化12个月

改判:2020年10月由上诉庭改判120小时社会服务令,并须遵守宵禁令

案件4:18岁男学生龚逸勤,2019年11月11日参与所谓“大三罢”,在将军澳脚踢一名警长

原判:2020年6月承认袭警罪,被裁判官徐绮薇判感化12个月

改判:2020年10月,上诉庭三名法官改判被告监禁30天

案件5:24岁男侍应锺嘉豪,2019年10月31日万圣节晚在中环连同他人非法集结,向警方抛两个麻包袋

原判:2020年6月承认一项参与非法集结罪,被裁判官何俊尧判处120小时社会服务令

改判:2020年11月,由上诉庭判囚3个月

案件6:两名14岁男女童,于2019年11月18日在理大附近加士居道与其他不知名者参与暴动

原判:2020年6月承认非法集结,被裁判官何俊尧判处12个月儿童保护令且不留案底

改判:2020年11月由上诉庭改判女童12个月感化令、改判男童80小时社服令

案件7:36岁男地盘工袁志成,2019年7月1日在金钟夏慤道与演艺道交界参与非法集结

原判:2020年6月承认非法集结罪,被裁判官林希维判监6星期

改判:2020年11月,由上诉庭改判监禁9个月

案件8:33岁贸易公司董事助理庾家驹,2019年6月12日在政府总部外与其他人搬铁马堵路

原判:2020年6月承认一项参与非法集结罪,被裁判官林子勤判监2星期

改判:2020年11月,由上诉庭改判监禁7个月

案件9:21岁男学生司徒浩燊,2019年11月5月在沙田大会堂被警方搜出两支灌有水泥的铁通

原判:2020年8月承认公众地方管有攻击性武器罪,被裁判官温绍明判监10天

改判:2021年1月,由上诉庭改判监禁3个月

案件10:22岁男侍应李炳希及25岁男经理利子恒,于2020年元旦日在旺角山东街与通菜街交界袭警

原判:2020年9月被裁定袭警罪成立,获裁判官林子勤分别判囚3个月

改判:2021年2月,由上诉庭改判两人监禁10个月

案件11:15岁少年,于2019年11月18日在柴湾已婚警察宿舍外掟汽油弹纵火

原判:2020年8月承认一项罔顾他人生命是否会因而受到危害而纵火罪,被裁判官何俊尧判处3年感化

改判:2021年2月,由上诉庭改判入教导所

案件12:15岁男生,于2019年10月7日在屯门用铁鎚袭击速龙小队警员

原判:2020年8月承认袭警罪,获裁判官叶启亮判12个月感化令

改判:2021年2月,由上诉庭改判入更生中心

案件13:17岁男学生陈军佑,2020年1月19日在旺角用砖头袭击警员左手

原判:2020年9月承认一项袭警罪,获裁判官严舜仪判处感化12个月

改判:2021年3月3日,由上诉庭改判入更生中心

案件14:36岁地盘工潘榕伟,2019年9月19日至21日发文造谣警方于新屋岭扣留中心轮奸女疑犯,煽动他人包围新屋岭

原判:2020年11月被裁定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罪成,被裁判官黄雅茵判160小时社会服务令

改判:2021年3月17日,由上诉庭改判实时监禁13个月

案件15:16岁男学生周建诺,2020年5月13日联同他人冲入沙田新城市广场饮品店“喜茶”大肆破坏

原判:2020年12月承认一项刑事毁坏罪,获裁判官温绍明判200小时社会服务令

改判:2021年3月18日上诉庭裁定律政司覆核得直,被告还柙至4月12日重新判刑

上诉庭判刑四原则

1. 惩罚和阻吓的重要性:终审法院在黄之锋案确认了上诉法庭的看法,“在维护公共秩序的大前提下,并且顾及到非法集结的控罪要旨,法庭在判刑时除了要对犯案者施予合适的惩罚,亦需要考虑阻吓的判刑元素,即判刑不仅要防止犯案者重犯,亦需要以儆效尤,阻吓其他人不要以身试法”。

2. 上述指引适用于非暴力的非法集结:把非法集结分为暴力和非暴力,并在判刑时生硬地加以区别,不但和判刑原则不符,而且也没有道理和经不起思考。

3. 壮胆效应:如在场的人受到鼓动甚至基于壮胆效应而一同作案,因情绪激动起哄而干犯其他罪行,会加重罪行的严重性。

4. 处理年轻的犯案者:上诉法庭在律政司司长诉 SWS案的判案书说明,“若基于公众利益的考虑,因严重的罪行或犯罪情况而需要判处犯案者严厉或具阻吓力的判刑,其年轻或个人背景的比重将会极其有限,甚至是微不足道......原因是严惩或阻吓的需要远超过犯案者更生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