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扩大民意基础 立会不会“清一色”

全国人大早前高票表决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3.11决定),除了引来英美等国跳出来指手画脚之外,连“台独”势力也想参上一脚。以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为例,日前她表示,“近来中共修改香港选制,以及各种方式来阻止民主人士进入议会,让香港的民主、自由都大幅度倒退……这无疑是毁弃‘一国两制’的政治承诺”云云。

“台独”抹黑用心恶毒

很明显,“台独”势力在此时跟上英美后头,在香港问题上说三道四,主要原因有三:

首先是他们为了达至“台独”目标,一直都是想方设法搞乱香港和内地,意图藉此削弱国家整体的综合国力。是故,“台独”势力过去早已跟香港的反中乱港势力勾勾搭搭,甚至在“修例风波”期间,暗地里为黑暴提供各样支援,包括协助暴徒弃保潜逃到台湾。现时全国人大决心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将使“港独”势力难以再混入建制内进行破坏,自然会让“台独”势力不高兴。

其次是“台独”势力要在台湾政坛生存下去,必须要让台湾民众抗拒统一,所以必须想尽办法煽动民众仇视大陆的情绪,并且丑化香港的“一国两制”。除此之外,“台独”势力心里虽然明白,两岸实力差距越发悬殊,两岸统一只是时间和方式的问题,但是为了生存,唯有不断想法子讨好美国,以求对方将来会在两岸问题上加以干预。

同样道理,“台独”势力跟在英美后头,“谴责”全国人大决定完善香港选举制度,亦有讨好对方的目的。然而,明眼人都能看到,“台独”势力的所谓“谴责”,根本是强词夺理。首先,“一国两制”是指香港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而衡量一个社会是否奉行资本主义,则要以生产关系是否按资分配为准。

换言之,一个社会的政治体制不论是否以选举方法产生,或者以何种的选举方法产生,只要不改变按资分配为主的生产关系,便是仍属资本主义社会。事实上,香港只有到了回归前的后过渡期,港英政府才在立法机关引入选举,港督则一直坚持由英国直接委任,难道这样便代表当时的香港不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乎?如是一来中央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又怎会是毁弃“一国两制”的政治承诺乎?

说到这里有人或许会说,“一国两制”方针政策,包含“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然而,是次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只是确保参与管治的港人,必须是真诚的爱国者,并没改变参选者在国籍和户籍上的法定要求。特首依旧须由外国无居留权的中国籍香港永久性居民担任,选委会和立法会议员,亦是以中国籍永久居民为主体,可见“爱国者治港”原则,跟“港人治港”并不构成牴触。

高度自治方面,不论《联合声明》还是基本法,都规定“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立法会由选举产生”,并没述明选举的形式和具体办法。此外,《联合声明》并没述及选举方法和修改权属于香港特区,基本法则有述明香港特区启动特首及立法会产生办法的修改程序,但是同时列明基本法的修改权属于全国人大。在此情况之下,香港特区本来便没有选举制度的最终修改权,中央行使此一权力,又怎能视作损害香港的高度自治乎?

参选大门仍向“泛民”开启

至于所谓“阻止民主人士进入议会”一说,则是抹黑3.11决定之余,还要故意把揽炒派美化为什么“民主人士”。事实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已曾指出,是次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并非要刻意剔除任何人;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亦曾指出,“爱国者治港”不是说要在香港的社会政治生活当中搞“清一色”;港澳办常务副主任张晓明更强调,反对派特别是“泛民主派”里面也有爱国者,他们将来仍然可以依法参选、依法当选。

是故,爱国和支持民主,本来便不构成牴触,支持民主亦不代表此人便是反对派,而即使是反对派,亦跟反中乱港的揽炒派不是一回事。反之,揽炒派虽自称支持民主,但其行动却是支持或纵容黑暴,不但任由黑暴损坏政见不同的店铺,对于黑暴袭击政见不同的市民,更是视若无睹,可见他们才是真正的反民主。

另一方面,揽炒派为了假藉民主之名夺权,竟然勾结境外势力,乞求境外势力对其祖国采取敌对行动。试问世上又有哪个国家,容许此等叛国之人进入建制乎?由是观之,为免香港陷入“揽炒”的危机,中央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让勾结境外势力的反中乱港分子无法混入建制,不过是国际通例而已。

作者:温滔淼 时事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