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汤家骅:要做真民主派 须与中央沟通

●湯家驊批評,附和「本土派」等偏激主張有違「民主派」原有理念。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汤家骅批评,附和“本土派”等偏激主张有违“民主派”原有理念。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应要觉得‘我是爱国的’,那选制改动就不会影响他们”

在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后,过去走偏的“民主派”须重新寻找定位。曾为公民党核心、后来退党并创立“民主思路”的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日前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指,要在“一国两制”下发展香港民主,“民主派”必须与中央这个主导者和最大的持份者沟通,要在成为“真正民主派”上努力,而附和“本土派”等偏激主张亦有违他们原有理念,“他们应该觉得‘我是爱国的’,我拥护国家制度和‘一国两制’,这样(选举制度)改动就不会影响他们。”

香港近年政治气氛恶劣,“泛民”二字几乎等同“揽炒”,但汤家骅回顾“民主派”的发展时坦言,“泛民”在回归初期并非如此。他说,以往不同阵营对一些议题有不同意见是常见的情况,但近年“民主派”对国家的成见越来越大,才会变成今日这样。

2016年旺角暴乱,民主党、公民党等发声明谴责,但到2019年的黑暴风暴掀起,传统“泛民”亦和暴徒站在同一阵线。汤家骅直言,近年“民主派”大党的路越走越歪,没有自我纠正的决心,直到要中央出手纠正。

批埋堆激进“独派”不可取

他直言,香港要争取民主发展,“民主派”也要努力,惟“民主派”不想得罪“本土派”、“自决派”或一些有偏激想法的年轻人,甚至认为失去了这些人的支持,就失去了自己的存在价值,将中央视为“敌人”,“自决派”“港独派”亦因此成为“朋友”,“这种思维在政治上不可取,在基本逻辑上、道德伦理上也不可取。”

汤家骅强调,要在“一国两制”下为香港发展民主,就必须与中央沟通,“你得到主导者和最大的持份者认同,才可推进民主,将主导者和最大持份者视为‘敌人’,对你本身的政治理念,是否持了相反的做法?究竟你争取民主的诉求更大,还是‘反共’更大,如果是后者,不应叫自己做‘民主派’,而是‘反共派’。”

指与中央作对违背港人福祉

他认为,从政者真正的政治目标应该是为港人谋求福祉,让港人安居乐业、自由得以保障、争取到民主发展,“所有这些东西,如果你和中央作对,都只会背道而驰。”

就有人说完善香港选举制度是“收窄‘民主派’参政空间”,汤家骅对此感到奇怪,“究竟‘民主派’是不是自认他们不接受国家制度、不爱国、不接受基本法呢?如果他们自认是这样,对不起,说得对,不但是要收窄空间,甚至是要摒弃他们走入这个制度。”

他坦言,不相信“民主派”就是“不爱国”的,“如果有人说完善选举制度是‘收窄民主派参政空间’,我认为这是对‘民主派’不公平,我希望‘民主派’也觉得这是对他们不公平。”

今时今日的“民主派”何去何从?汤家骅说,香港要有忠诚的民主派出现,而他留意到民主党主席罗健熙说民主党不拒绝和中央沟通,只是暂时“不是时候”,“我觉得民主党有比较坚实的政治理念,愿意在‘一国两制’下和国家沟通。我最近也和民主党元老派聊天,他们说:‘汤家骅,你看看我们民主党的党纲无变,都是在“一国两制”下争取民主发展。’”

点名民主党有机会“跑出”

“在‘民主派’中,我觉得民主党是有机会为香港争取民主发展而走上成功的道路。可能我赞民主党是害了它,但我也只是如实说。”他补充道。

在退出公民党后,汤家骅说,自己始终忠于民主理念,所成立的“民主思路”其实亦是“民主派”,只是想在香港既定的“建制”“泛民”分类中走出第三条路,“我希望香港发展民主,但这要循正途,不可以用一些违背国家、违背社会伦理的手段去达到。”

批抗拒内地制度者输打赢要

有些香港人一直抗拒内地的制度,汤家骅在访问中形容这是输打赢要的心态。他说,香港回归祖国时是可以“一国一制”的,但因为国家的包容,容许一套不同的制度共存。他认为,港人不可以只享受“一国两制”下自己熟悉的部分,而抗拒“一国”之下的其他内容。

汤家骅表示,“一国两制”的大前提是香港回归祖国、香港是中国一部分,“大前提是无论你喜不喜欢,生活在‘一国两制’之下,享受较大的自由空间、你熟悉的制度得以保存,你怎可以光拿这些好的东西,就拒绝接受你认为‘不好’的东西?‘一国’之下当然不是不好,只是有些人有偏见。你既然享受着制度里国家对你的包容,你为何要否定‘一国两制’之下的‘一国’?”

“民主思路”一直定期进行市民对“一国两制”的看法调查,汤家骅说,最近有两件事令人欣慰,一是部分年轻人走回温和那边,二是大多数港人一直都希望“一国两制”在2047年后延续,包括“民主派”、“本土派”支持者等,可见这是香港相当广泛的立场。

汤家骅强调,要让“一国两制”延续,港人要让中央看到这是对国家有益,而非添烦添乱,“所以自己唔好打烂自己饭碗。如果想‘一国两制’延续,就要支持‘一国两制’。”

严防伪爱国者渗入管治架构

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汤家骅认为,这无关民主发展上的进步或退步,而是要维护制度安全。同时,香港社会要警惕“忽然爱国”的虚伪爱国者进入管治架构,否则损害会更大,并希望有人负起责任出任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因为如果做得不好,防范的措施都会前功尽废。”

冀资格审查委员会做好把关

香港去年出现所谓的“揽炒十步曲”,更获不少“泛民”认同,企图夺得立法会逾半议席,再逼令政府停摆等,汤家骅直言,这在全世界都难以想象,而走入管治架构的必须是爱国者是大家都认同的最低基础,“我不能想象有人想颠覆美国联邦政府或否定美国宪法,会堂而皇之地去参选,成为议员甚至成为总统。”

他续说,香港就是因为出现了这离奇的情况,所以才须完善选举制度,惟社会的讨论亦脱离了内涵,更似是以为声称爱国就是参选的“通行证”,“我如果呃到返嚟,我就可以参选。......这种思维非常之不可取,爱国不是为了参选,爱国是因为爱国。我们要拨乱反正,将每件事放回原位。”

汤家骅并强调︰“‘忽然爱国’然后说要参选,我认为这套制度亦不应该容许,虚伪的爱国者对我们的制度的损害可能更大,所以我们亦要严防一些虚伪的爱国者以此进入(管治)架构中。”

需大幅提升决策者执行者质素

“爱国者治港”,爱国者是基本标准,治港能力亦是重点。汤家骅认为,爱国者要有管治能力是十分重要的,而论管治,政府的角色远比立法会更重要,故有需要大幅度提升决策者和执行者的质素,并希望有更多有能力的人加入政府。

汤家骅说,在“爱国者治港”的问题上,大家错把注意力过度集中在立法会,但立法会只是监察政府施政、通过法例的机关,并没有制定政策和法律的权力,“所以说到最后,最能改善管治质素,仍然都是特区政府的主要成员,即特首、各司局长,甚至是公务员的领导层、中高层。”

吁公仆摒弃回归前规限

过往,特区政府推出了不少好的政策,但在执行时“甩辘”,汤家骅认为解决方法之一,是要提升公务员的能力,更不应再让港英时期留下来的规矩限制思考,“(以前的规矩)很多时候都令他们无法在框架以外思考,如何最直接达到良好政策的目标,要做到是很困难的。”

他并希望政府管治团队中有更多有能力的人参与、多些不同的声音,以改善政策,这样的行政主导才有助港人安居乐业。说到这里,他质疑为何有一些党派要阻挠成员加入政府管治团体,包括要求加入者退党,“你不和‘港独’分子划清界线、不和破坏香港的人划清界线,反而要和主要目标是为香港人谋福祉的机关划清界线,这是什么政治理念?”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