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爱国者治港 需有胆识有腰骨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早前通过关于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的决定,为落实“爱国者治港”奠定坚实基础。《大公报》近日举办“‘爱国者治港’需要什么本领”座谈会,邀得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民建联副主席陈勇,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吴亮星,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与内地法律专业联合会会长陈晓峰,全国政协委员、立法会金融服务界议员张华峰,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陆颂雄,资深传媒人、著名专栏作家屈颖妍,教联会副主席、香港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出席。

与会者均表示,爱国是对治港者的最低要求,除此之外,还需要德才兼备,有胆识、有腰骨、有承担、敢想敢做,能为社会带来希望等能力。亦有讲者认为,现时特区政府内部在落实“爱国者治港”方面仍有不足之处,要建立一套全方位的评核机制,考核在位者的工作成绩,亦要为爱国者提供更多进入管治架构的机会。

1 治港者需具备什么样的才能?

陈勇:要顶住压力 着眼大局

意志力方面,管治者必须做到矢志不渝,坚定不移;要有腰骨,万万不可顶不住压力,导致前功尽弃。个人才能方面,要有头脑有想法,明白自身肩负的使命,为民族、为国家的未来而不懈奋斗。也要有膊头,必须要有“随时随地,无任何先决条件,私人理由辞职”的心理准备,做到着眼大局,勇于牺牲小我。

吴亮星:德才兼备“德为先”

治港者一定要德才兼备,德为先,德行出众者定能真心为民众服务。经历基层磨炼、明白基层真正所需者值得委以重任,这些人敢于设想,乐于出力为普罗大众构想未来。管治者要有担当,亦要有放手做事的胆识魄力,遇事不逃避,勇于为公众争取利益。如此,相信一些深层次矛盾较易迎刃而解。

陆颂雄:要有处理矛盾能力

第一,管治者要具备正确处理矛盾的能力。例如处理劳资双方的矛盾、发展与环保的矛盾。因为在参与管治的过程中,遇到类似的矛盾、问题绝非新鲜事,如何在对立和矛盾中,探索出发展的新思路、新出路,是所有管治者必须深思的问题。

第二,管治者要具备为社会带来希望的能力。“希望”是香港社会现时比较稀缺的东西,管治者要带着冲劲闯劲去突破当下的局限,力求“使命必达”。

屈颖妍:要有强大论述能力

爱国者最重要的就是能力,我们应该“人尽其才”。每个人都有异于他人甚至优于他人的独特之处,曾有好多朋友鼓励我参选议员,但我知道,自己写文章的能力肯定好过在立法会辩论,那为什么我们不好好发挥优势呢?

长期以来,建制派都没有建立起一套帮助参政议政者应对媒体的理论指导体系。学习如何面对传媒的质疑,对于管治者来说亦是一门必修课,要思考如何应答、如何反击,如何做到大方得体、光明磊落等等。

邓飞:须有坚定的理念自信

治港人才要有坚定的理念自信。不同性质的岗位,对在位者提出不同侧重要求。例如官员要有落实好惠民利民政策的能力;立法会议员要有审议法案的能力;法官要有作出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公平公正裁决的能力;社区服务者要有团结好地区街坊,并将群众诉求整合成公共政策建议,向上报告反映的能力。

2 特区政府如何更好地落实“爱国者治港”?

陈勇:设立全方位评核机制

要建立一套全方位的评核机制,考核在位者的工作成绩。要对在岗期间,即便犯了天大错误仍衣食无忧等现时客观存在的不合理现象,严加防范。“救火”必须第一时间进行,犯下致命错误者,理应被立即换下。

另外,需要设立“牧羊犬式”的监管角色。疫情期间,网络上堂,不少家长可以随时监督教师授课期间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定程度上令那些所谓“港独”、仇中言论无法宣之于口、荼毒学生。同理,让管治岗位在阳光下接受监督,可令偷懒、蒙混过关等可能性大大降低。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要特别提防“韦小宝”式两边讨好的人。

吴亮星:杜绝乱港分子恶意“起底”

黑暴肆虐期间,有爱国爱港人士及家人被乱港分子恶意“起底”,他们的人身安全一度面临严重威胁。有关部门应当进一步加强安保工作,最大程度免去身处要职的贤能其后顾之忧,令他们更大胆地放开手脚为港办实事。

陆颂雄:完善咨询架构听民意

完善咨询架构,让咨询委员会多一些真正为民的“意见领袖”,更好地向政府反映民意,助力政府制定出更有利于市民福祉的政策。

调整公务员队伍人才选拔的相关制度。一直以来,名校学历背景和出色的英文能力是政府遴选人才时,特别重视的两项指标,今后或可考虑吸纳更多有丰富地区工作经验的人士进入公务员队伍,相信此举亦可扩充政务主任人才库。

考虑或将问责官员划线下至处长级,以培养官员具备更强的个人承担意识、同心同德的集体意识等。

3 如何培养爱国治港人才?

屈颖妍:应先进行国情培训

现行公务员选拔过程中首先考虑的是名校背景,这一点需要改变。现行公务员系统也仍在沿用回归前模式,开会的时候一定要讲英文,甚至讨论故宫、戏曲中心的会议也都是英文进行的。为什么只可以用英文呢?放眼全世界,大部分国家在举行行政会议的时候都是用母语进行的,也为当地民众做了许多事。如果公务员系统不再对使用英文进行硬性规定,相信会吸引许多爱国者,及有责任心的人士加入政府。

公务员在刚加入团队的时候会被送去哈佛、耶鲁等大学进行约为期一年的政治培训,反而临近退休才会去国家行政学院进行国情教育,所以临近退休的公务员是最爱国的一批人。这个顺序应该调转过来,因为一个人年轻的时候思想最开放、价值观也是在这时形成的,这个时候不进行国情教育,却被送去接受西方价值观的影响,如果这一点不改变,相信始终无法实现“爱国者治港”。

陆颂雄:宜“双轨制”聘用公务员

公务员选拔过于强调学历,如果不是名校毕业,入选的可能微乎其微,这种传统框架使得公务员体察民情的能力不强,也不够“贴地”。建议公务员招聘可以采取“双轨制”,保留现行选拔制度的同时僱佣一些有前线服务经验的人,如曾经参与过地区、社区服务的人士,从而丰富公务员系统的人才库,帮助政府更好地解决民生问题。

张华峰:完善选制助政府运作

完善后的选举制度能够让有才能的爱国爱港人士进入管治架构里面,能够让我们中有能力的爱国者去施展他们的抱负,帮助政府有效运作。

长远来说,对香港的经济发展有一个极大的好处,即令外来的投资者看到我们香港的高效运作,并对香港的经济前景看好,从而增加对香港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