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从BCI事件看美国操控NGO的劣行

H&M、Nike等公司抵制新疆棉花、污衊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的言行引发内地舆论的强烈愤慨。事件看上去似乎是某些企业的决定,但实际上,行业组织BCI(良好棉花发展协会)是“幕后推手”。而BCI“抵制新疆棉”这一事件的本质,根本无关所谓的“强迫劳动”,而是美国长期以来操控NGO干预他国内政的又一例子,更是美国遏华目的策略的又一体现。而对於香港市民来说,此事无疑具有高度的警示意义,事实上,美国操控NGO来破坏香港,例子还会少吗?

一些看似普通的“国际组织”,当剥开其组织内核、查清其资金来源,便会发现一个高度的共同点:接受美国官方资助。

BCI(良好棉花发展协会)是一家总部位於瑞士的行业组织。此次H&M事件,源於该组织早前曾发表过一份英文声明宣称,“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持续存在的强迫劳动和其他侵犯人权的指控,以及在农场层面上不断增加的强迫劳动风险,导致经营环境难以维持”,因此,该组织决定“立即停止在该地区的所有实地活动,包括能力建设、数据监测和报告”。声明还称,2020年3月,BCI暂停了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认证和保证活动。基於BCI的上述决定,包括H&M、Nike、优衣库母公司迅销、Zara母公司Inditex等成员企业也先后表示,停止採购中国新疆棉花或者僱用相关新疆员工。

充当美国遏华“白手套”

一个所谓的“行业组织”,竟然抱以高度的政治意识形态去对他国进行批判,原因何在?公开资料显示,BCI的重要赞助商竟然是美国国际开发署。而BCI组织与美国棉花协会、澳洲棉花协会关係密切,可以说属於同一阵营。如果联繫到去年9月,美国政府因所谓的“强迫劳动”原因对部分新疆服装和棉製品企业及实体发布禁令,那麼BCI停止为新疆棉花颁发认证的真正原因,也就不难理解了。

正如《环球时报》採访的一名学者指出:“BCI开了一个很坏的头,即非政府组织用虚假消息与政治性议题干扰破坏国际贸易。”

BCI显然已经成为美国遏华的“白手套”,美国不敢公开做的,它来做;美国无法达到的“国际行动”,它可以做到。美国以最小的成本,获得了最大的遏华目的,这种手段,其实世人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尤其是对於香港市民来说,同样是三个英文字母的NGO,也同样在香港幹着替美国乱港政策服务的行径。最明显的例子有两个:NDI、IRI。

NDI(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长期在香港十分活跃,作为“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主要附属机构,从NED领取资金后向多个乱港组织,如香港人权监察等所谓人权组织分发资金。据传媒报道,2018年NDI收到20万美元拨款,其中9万美元直接流向“香港人权监察”,同时香港记者协会、公民党、工党、职工盟和民主党等“民阵”主要成员组织亦与NDI保持密切联繫。

IRI(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又称美国国际共和学会,同样是NED设立的主要分支机构。IRI经常高举所谓的“民主”、“自由”、“自治”与“人权”等招牌,美其名是“支持全球民主运动”,实则希望藉此名号达到改变香港,甚至中国内地社会政治及经济形势的目的。

香港要保持高度戒心

其实类似的NGO乱港例子还有很多,例如一个叫“自由之家”的组织,长年打着“致力於民主、政治自由及人权研究和支持”的幌子,对各国民主自由进行所谓的“年度评估”,实则干预他国政治,策劃实施颜色革命。在香港“修例风波”中,“自由之家”除了涉嫌於幕后资助纵乱,还多次公开声援美国干预香港事务、煽动暴力乱港。2019年6月,该组织声称,香港警员对“抗议群众”的“暴力镇压升级”,支持美国国会两党议员重新提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并敦促国会尽速通过此法云云。乱港行径嚣张至极。

不论是BCI还是NDI,表面上是一个“国际组织”,但实质上是美国的“政治白手套”。美国遏华之心不死,对待这种恶劣做法,港人必须坚定站在国家立场。而值得港人注意的在於,对日后还可能出现的NDI 2.0,要保持高度的戒心。从长远而言,香港需要考虑制定相应的管理国际性NGO组织的行政或法律政策。

来源:大公网 作者:沈家聪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