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333”方案并不契合选举改制真意

最近一周,围绕香港新的选举制度,尤其是来届立法会的90个议席具体分配方案,引发社会热烈讨论。

来届立法会三大构成:选举委员会界别、功能团体界别、地区直选界别将以怎样的比例分配,包括“333”方案、“432”方案、“522”方案,各有支持者,支持者也各有理据。

笔者认为,“333”方案以三大界别议席绝对均分,来体现所谓的“均衡参与”原则,未免将複杂议题过於简单化;且所谓的议席均分,抹杀了此次完善选举制度中,将选委会定为选举制度中“相当核心元素”的地位,同时与立法会改革是旨在匡扶行政主导原则的本意背道而驰,进而会削弱改革的积极效应。综合这几方面来看,实际“333”方案应该一早摒除於讨论範围之外。

诚然,“333”方案的支持者每每谈及此方案优点,往往强调:直选组别、功能组别及选委会组别各佔30席,大家“席位均分”、“平起平坐”,最能体现选举的“均衡参与”原则,做法也最“民主”。然而,这一说法实际上似是而非。立法会席位分配并非“太公分猪肉”,更不可能抛却複杂的选举机制,仅透过简单均分就实现不同界别的“均衡参与”或力量制衡。

议席分配岂是“太公分猪肉”

若按照“均分就等同民主”的思路,过去立法会功能界别内分29个社会不同行业,却有35个议席,难道意味过去的选举制度安排不民主?可见“均分就等同民主”的思路实际就是一个悖论。

至於有意见认为,对比目前立法会70席中,直选及功能组别各佔35席的安排,“333”方案更能让社会理解中央是次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用意云云,更是显得莫名其妙。须知中央以选委会作为完善香港选举制度主要抓手,就是通过赋权选委会,令其作为选举制度中的压舱石和核心元素,发挥其广泛代表,均衡参与的作用,令香港的选举更加完善,这也正正是现行选举制度难以企及之处。但“333”的席位分配方案,无法突显选委会的“压舱石”或“核心元素”作用,也无法体现赋权选委会,缓和过去行政与立法相对立局面的改革用意。所谓“平起平坐”的筹谋,与匡扶行政主导原则,提升施政治理效能等一系列改革意旨,更是背道而驰。如此,又何来让社会正确理解改革真意一说?

总括来讲,不论是哪一个方案,当前舆论争议的焦点,无非在於选委会界别与地区直选界别的佔比多寡。是否地区直选佔比较少,就意味着地区力量被弱化,民意无法上达立会呢?这种说法当然不真不实。因为忽略了改制后选委会构成中第三、第四界别新增的“基层界”及“地区组织”代表所能发挥的作用。因此,依循选委会组别选举产生的立法会议员,其实也包含了兼顾地区利益的考量。简单地将选委会组别与地区直选组别佔比,理解为此消彼长的关係,略显偏颇。选委会组成扩容,大量加入代表地区利益的代表,正正是一方面扩大选举制度的广泛及多元代表性,另一方面直接为地区组织提供更多参政议政,建言纳策的机会,增强的是地区力量和地区利益。

毫不讳言,社会对立法会席位分配方案的不同取态,映射出不同政治派系和利益团体对完善选制的政治盘算和各自立场。多年来立法会某些界别的议席,长期由某些资深议员、政党、个别财团的代理人所操控,让既得利益集团以外的人或政治新人根本“无门而入”。完善制度恰恰是一种破局。

当前藉立法会议席分配方案的讨论,对完善选举制度的真意进行深入思考和体会正当其时。完善选制是用以恢复立法会的稳定,将街头政治摒除在权力制度之外,更是藉此直击多年来行政立法的矛盾痛点,为匡扶行政主导,提升管治效能而作出的努力。有些人,有些政治派系,应避免一则私心过盛,二则落入“心猿意马”的窠臼。

来源:大公网 作者:王曦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