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罪责相同/暴动非法集结 不在场被告可入罪

一对夫妇和一名少女被控于2019年7月28日参与暴动及非法集结,惟获判无罪。律政司日前提出上诉,要求上诉庭裁定"共同犯罪"原则是否适用于非法集结及暴动罪。上诉庭昨日裁定,"共同犯罪"原则适用于非法集结及暴动罪,即是不在现场的被告亦能以"共同犯罪"原则定罪,例子包括海外指挥人士、哨兵、提供物资的人士等。不过,今次结果不会影响三人的无罪裁决。

符合"共同犯罪"原则人士

•海外指挥人士

•资助或提供物资的人士

•以电话或社交媒体鼓吹参与非法集结或暴动的人

•提供后勤支援的人,例如收集装备、砖头、汽油弹、其他武器等

•负责监察环境的哨兵

•驾车协助参与者逃走的人

注:不限于上述六类人

2019年7月28日,上环发生暴乱。经营健身中心的夫妇汤伟雄、杜依兰及一名16岁姓李的女学生,被控当日参与暴动及作为交替控罪的非法集结,惟均获判无罪。原审法官郭启安在判词中表示,普通法之下的共同犯罪意图涵盖并不身处事发现场的犯案者,故共同犯罪意图不适用于非法集结和暴动两罪,律政司于是提出上诉。

据参与程度分主犯从犯

案件由高院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诉庭副庭长麦机智及高院法官彭宝琴审理,而判词由潘兆初撰写。判词指出,"共同犯罪"的参与者会招致独立刑责,从犯就会招致从犯刑责。刑责不是取决于主犯犯了什么重要罪行,或从犯怎样协助犯罪,而是取决于他们的参与程度。法庭把犯人分为主犯及从犯,目的是分清他们的角色及参与程度,而不是指从犯比主犯有较轻的罪责。

上诉庭认为,《公安条例》的目的是要维持公共秩序,对香港社会稳定繁荣相当重要,同时涉及公众利益。共同犯罪者毋须身处现场,假如主犯被判非法集结或暴动罪成,从犯有份协助或鼓励主犯的话都应该被判罪成,因为他们共同破坏了公共秩序,无论主犯或从犯都要负上刑责。

包括海外指挥及鼓吹者

上诉庭表示,根据《公安条例》的立法历史,立法者有意在非法集结及暴动罪保留"共同犯罪"的原则,以维持公共秩序。假如在相关法例排除"共同犯罪"的原则,对维持公共秩序会带来严重的后果。正如律政司所说,非法集结及暴动是具有高流动性,参与者分工仔细,扮演不同角色,包括但不限于海外指挥人士、资助或提供物资的人士、以电话或社交媒体鼓吹参与非法集结或暴动的人、提供后勤支援的人,例如收集装备、砖头、汽油弹、其他武器等、负责监察环境的哨兵,以及驾车协助参与者逃走的人。

上诉庭认为,无论这些参与者担任什么角色,他们都共同犯罪,所以要承担罪责。若果"共同犯罪"原则不适用于非法集结及暴动罪,会造成重大漏洞,严重破坏公共秩序,这不是立法者的立法原意。

由于律政司早前表示不会推翻该案的裁决,所以今次上诉庭的结果如何,也不会影响该案的无罪裁决。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