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英国政客公然损害香港司法独立

龚静仪 执业大律师

近日,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前英国最高法院法官岑耀信在英国《泰晤士报》撰文,一针见血地指出任何人要求英国法官辞任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的职务,即等同向中国政府施压,构成强迫中国改变民主立场的政治杯葛行动。

自回归以来,基于香港的特殊情况,基本法容许终审法院任命海外法官作为非常任法官。基本法规定香港特区的终审权属于终审法院,而终审法院可根据需要邀请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的法官参加审判。

条文奠定了委任海外法官作为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的法律基础。也订明司法机构各级法官中,只有终审法院和高等法院的首席法官应由在外国无居留权的香港特区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故这条文让外籍法官存在于香港的司法体系之内。

当终审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处理有政治背景的案件,既要遵从他们在入职终审法院时的司法誓言,亦要顾及他们对原执业地的司法誓言。以英国法官为例,他们入职时都曾经宣誓向英女皇效忠,当来到香港任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在处理涉及可能被英国政府视为损害其利益之案件时,便有机会夹在中间,左右做人难,甚至面对要违反自己对其中一方曾经作过的司法宣誓,及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责任。有英国政客明示暗示,本港英国籍的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当"香港的民主受损害"时应辞职,对于拒绝就范的英国法官,日后可能被英国秋后算账。以政治霸权去威胁德高望重、获委任为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的英国法官,正暴露英国赤裸裸践踏香港司法独立、干预中国内政。 

岑耀信在文章中表明,会继续为港人服务,并以港人利益、而非英国政客的意愿为依归,显示他是一位很专业的法官,拥有高尚的专业操守,在任何情况下都坚守自己的司法承诺,实为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的外籍法官之典范。正如他在文章中指出,要求英国法官辞任终院非常任法官的政客,根本未能分清民主和法治;对英国等西方国家来说,民主只是空谈的口号,及达到其政治霸权目的之手段。香港在港英管治下,从没享有过民主,历任港督都是英国派来的。他们上任前,英国政府从没有在香港作过任何咨询,只有法治在香港一直存在。香港在港英管治期间,即使英国有机会为香港引入民主,但其从来没有这样做。回归后,中央和特区政府从来没有干预过香港司法,香港国安法也列有保障人权自由的条文。今时今日,损害着香港法治的,根本是西方国家,英国法官要是遵从英国政客的指示,辞任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一职,只能助纣为虐。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