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完善选制才能保障"一国两制"

香港选举制度需要完善的原因很多,但反对派议员的低劣素质绝对是其中之一。他们不仅蔑视作为港人权利和自由之源的基本法,连最基本的礼节都不懂,他们憎恨自己的祖国,为了打击国家,不惜破坏香港,甚至对着外国势力倚门卖笑。

虽然反对派自称"泛民主派",但当中很多人只以在议会制造混乱、阻碍民主进程为乐,他们从不提出扶贫、改善居住问题等有益于公众的建议,满嘴都是"争取民主自由"等无意义口号。现实中,他们竭尽所能阻止特区政府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并为暴力"示威"行为粉饰,其中部分人更直接参与了街头暴乱。

反对派的所作所为已对香港践行"一国两制"构成了直接威胁,中央"忍无可忍"也就不难理解。中央绝不会坐视反对派阻碍立法会运作、破坏香港繁荣稳定,危害国家安全,任由这座城市的一切灰飞烟灭。随着选举制度完善,那些为了反政府而加入建制的人,或利用公职宣扬对国家和内地民众的仇恨,或支持国家地缘政治对手的人,都无得留低。

反对派出局咎由自取

香港的民主进程多年来停滞不前,是香港的悲哀,也是香港错过的机会。2000年,中央批准立法会议员的直选议席增至24名,2004年增至30名,2012年增至35名,当时立法会已有一半议席由直选产生,其余一半则由功能界别组成。

立法会的直选议席由最初20席增至35席,体现了高效和清晰的方向,如非"泛民主派"从中作梗,香港早就得以享受更多的民主了。201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破天荒通过8.31决定,容许行政长官选举采用普选形式进行,却遭到反对派议员的阻挠,声称这是"假普选"云云。他们当时可能未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同样扼杀了立法会未来拥有更多直选议席的机会,而观乎他们后来的闹剧,也凸显出选举制度有完善之必要。

中央这次决心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可能有几个远因。首先是梁颂恒、游蕙祯等人的"宣誓风波",二人在2016年当选立法会议员宣誓时,以亵渎、侮辱国家民族的方式搞噱头,把一个庄严场合变成一场闹剧;其次,公民党郭荣铿在2019至2020年的7个月间,利用自己作为内务委员会副主席身份,阻碍选举新主席,连带拖延其他紧急事项的立法工作。

又例如前民主党议员许智峯,他在2018年强抢保安局一名女行政主任的文件和手机,到去年,又试图阻止国歌法草案通过,在会议厅内淋泼臭水。另一名前议员区诺轩,亦曾于2019年7月在旺角用大声公伤害两名警员及阻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日前被判处监禁9周。本应是市民榜样的民选立法会议员,竟然在立法会和街头诉诸暴力,无疑对社会发出了可怕的信息,亦不利于年轻人的价值观教育。

但在一众劣质反对派议员中,公民党前党魁杨岳桥可谓当中的表表者。2019年8月,他与郭荣铿一同赴美抹黑香港警队,乞求美国插手香港事务、"制裁"特区官员。同年9月,杨岳桥、郭荣铿等公民党立法会议员,向美国参众两院领袖发出联署信,呼吁尽快完成《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立法程序。这种明目张胆的卖港行为,令人震惊之余,相信也进一步坚定了中央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心。

至于压倒反对派的最后一根稻草,则可能是去年7月的非法"初选"。当时包括杨岳桥在内的反对派政客、律师、学者,策划"35+"计划,意图夺取立法会过半数议席。

这个计划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其本质并非为了改善香港民生,而且要无差别否决财政预算案和政府所有议案,瘫痪政府施政,迫使行政长官辞职,制造宪制危机。一旦他们得逞,将破坏"一国两制",令特区与中央对立。

重建中央对特区信任

因此,每一个重视"一国两制"的人,都会庆幸中央依据宪法第31条的权力,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要是没有今次完善选制,香港迟早会分崩离析,永远失去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特区公职不能再被那些企图危害国家安全或迎合外国势力的人所占据。当完善选举制度,"爱国者治港"得以贯彻后,即使到了2047年以后,"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政策方针仍然会延续下去。但要做到这一点,香港和港人必须向全国人民证明我们值得信赖,不只会履行对这座城市的责任,同时也会履行对国家的责任。

注:原文刊于英文《点新闻》,中文版由编者所译,标题为编者所加

来源:大公网 作者:江乐士 律政司前刑事检控专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