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议事规则》再修订 立法会拨乱反正

卢伟国 博士 立法会议员(工程界) 香港经济民生联盟主席

立法会日前通过了一项根据香港基本法第七十五条动议修订《议事规则》的决议案,该决议案已于3月26日在政府宪报刊登,实时生效。同日,内务委员会批准了对《内务守则》的相应修订,标志着立法会的议事秩序进一步拨乱反正。

拉布近年不幸地成为立法会的常态,自从2013年起,每年4、5月之间,立法会都要就财政预算案展开持续一个多月的拉布攻防战,少数议员就《拨款条例草案》提出合共数百条以至数千条的条订。立法会主席要根据法定权力,就处理相关条例草案定出时限,俗称所谓"剪布"。然而,拉布成风,愈演愈烈,演变为全面性的"什么都反对、什么都拉布",工务工程项目的审批亦受到严重影响。一些反对派议员更是无所不用其极,用尽各种方法拉布揽炒,甚至出现肢体暴力、扔臭弹、泼臭水,企图阻挠议会运作、破坏特区政府的管治,严重损害香港社会整体利益,也影响经济民生。

杜绝别有用心者故意搞拖延

《议事规则》的修订,并非第一次。较近期曾在2017年12月完成修订,当时主要取得三项效果:其一,会议法定人数更具弹性,减少流会的机会,主席可以在下次定期会议前的任何时间召开会议。其二,加强立法会主席的权力,赋予其选择及合并拟议修正案的酌情权。其三,立法会主席如认为某些议案属滥用程序,可决定不就该等议案提出待议议题或无须经辩论立即将议题付诸表决。

然而,2019年就《逃犯条例》修订争议引发的社会动乱,不但使立法会大楼遭到严重破坏,也令拉布揽炒的歪风持续笼罩并毒化议会。2019-2020年度立法会会期开始,就出现了内会主席的选举被严重拖延的困局,皆因当时主持会议的郭荣铿不正当执行《议事规则》,内会经过约7个月时间仍未选出主席,以致内会未能处理政府提交的14项法案和90多项附属法例,以及资深司法人员的任命等,实属前所未见,更令社会哗然。《议事规则》原本属于君子之间的协议,但若然所订条文过分宽松,就难免让别有用心者钻空子。社会各界强烈要求议会尽快修订《议事规则》,今次的修订是积极回应社会的诉求。

立法会2020-2021年度会期开始以来,议事规则委员会一直研究修订《议事规则》及《内务守则》。本人作为委员会的成员,也提交了有关立法会会议处理各类议案设定发言时限的建议。委员会其后将本人及其他委员提出的各项拟议修订致函咨询全体议员,并且把获得足够议员支持的第一批拟议修订提交内会讨论及通过。

从五项内容着手

今次的修订主要包括五项内容。第一项内容是针对议员行为极不检点的处分,订明立法会主席可将该议员点名,代理主席继而会动议一项不容辩论亦不容修正的议案,如获通过,被暂停职务的议员便不得参与立法会所有事务,而厘定暂停职务的期限时须以严重程度递增级别为依据。第二项内容反映了本人提出的建议,订明各类议案进行辩论的时限和议员在每项辩论中的发言时限,旨在令立法会妥为履行其宪制职能。第三项内容订明在任委员会主席在新会期的委员会主席选出前处理一般事务的权力,以防止2020年内会主席选举乱局的再度出现。第四项和第五项分别是关于完善立法会的辩论中止待续程序和关于防止可能出现滥用程序,实质上是把以往的不成文裁决或惯例改为成文的规则。

上述修订使原有条文的规定更趋严谨,填补了原有条文的不足或疏漏,对立法会主席的权限及酌情权有更为明确的规定,总之,是为了使立法会拨乱反正,防止再持续出现先前令人痛心的乱局。我相信,对《议事规则》的修订,这不会是最后一次。基于与时俱进的精神,若议会日后的运作反映出《议事规则》仍然存在其他问题,又或者碰到新的情况,到时候进一步优化议事规则,使立法会更妥当地履行作为香港立法机关的各项宪制职能,绝对是应有之义。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