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中评社评:如何定位新格局下的建制派?

中评社香港3月29日电(评论员 林艳)随着香港完善选举制度进程的不断推进,建制派的政治素质和治港能力日趋成为香港社会关注的焦点,其中不乏担忧和质疑的声音。我们以为,在香港进入爱国者治港新时代后,尤其需要从战略和全局高度把握建制派的角色和定位,充分支持其在未来香港管治中发挥更大更积极的作用。 

第一,建制派必然是爱国者治港的重要力量。 

回归二十多年来,香港“一国两制”实践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功。香港不仅继续保持了国际金融、航运和贸易中心地位,而且总体上经受住了反中乱港分子不断掀起的政治风波的冲击。究其原因,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建制派作为特区政权机构和香港社会的重要力量,一方面尽心尽力参与发展建设,另一方面与反中乱港势力积极展开斗争,为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和保持香港繁荣稳定增添了一块重要“压舱石”。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以来,香港建制派在中央支持下成功走出修例风波后的低谷期,在香港国安法立法和选举制度改革工作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香港由乱及治的历史转折中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其努力和贡献是有目共睹的,理应受到充分肯定。 

还要指出的是,对建制派的概念不能窄化理解,它不但包括各大建制政团,也包括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各类爱国团体,等等。根据全国人大3.11决定精神,上述力量未来将有更多机会参与到香港管治中,建制派整体势将承担更为重大的政治责任。总而言之,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建制派都是爱国者治港原则的重要实践者之一,是护航中央治港方略落地落实、支持香港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的关键力量。

第二,建制派必须全面提升自己的治港能力。 

新时期、新阶段呼唤新姿态、新作为。随着爱国者治港原则的明确和落实,困扰香港建制派多年的一大问题得到有力解决,全面提升治港能力则成为摆在香港建制派面前新的重大课题。 

这是建制派任务导向改变之后的必然要求。如果说在过去的选举制度下,建制派的能力配置不得不长期“以选票为中心”,那么新形势下“以治理为中心”的要求则更加鲜明凸显出来。这意味着,其政策主张要从“选民视角”向“国家和香港整体利益视角”转变,人才队伍要从“选战型”向“治理型”转变,适应这种转变必然要经历一个进化蜕变的过程,对建制派能力建设提出了重大考验。 

这是香港重新再出发的现实需要。受修例风波和新冠疫情的双重冲击,香港经济去年创下了有记录以来的最大年度跌幅,失业率近期也达到17年来的最高位,中美大国博弈更给香港未来发展环境带来了长期不确定性。可以说,很多问题的解决已经到了拖不得、慢不得、错不得的境地。对于包括建制派在内的新时代治港者而言,当前正面临着比过去更为严峻复杂的局面,必须有足够的政治智慧和治理能力,带领香港恢复经济、纾解民困,带领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这是香港社会民主观念走向成熟的关键所在。长期以来,香港社会受西方意识形态影响,过分看重投票选举的民主形式,而忽略了追求良政善治的民主实质。新的选举制度对此拨乱反正,其设计安排有利于维护行政主导、提升行政效率,有利于避免“泛政治化”和社会撕裂,解决了过去不少民主迷思带来的问题。但是,制度优势能否有效转化为政治实绩,能否真正让广大市民有感,关键要看包括建制派在内的治港者在施政中的能力和水平。只有让市民在选举制度改革后真真切切感受到香港的积极变化,才能促使其反思过往民主价值,让香港民主实现从制度到观念的全面归位,确保“一国两制”成功实践具有更加深厚的社会根基。

第三,建制派必定能在治港过程中发挥团结一切爱国者的重要作用。 

虽然,“爱国者治港”不完全等同于“建制派治港”,但应该看到,建制派作为一个整体,始终是香港爱国者中的一面标志性旗帜。事实上,从劳工阶层到工商界,从土生土长的港人到新移民,建制阵营光谱之宽,早已超越西方的利益政治理论。随着选委会规模的扩大及组成的调整,来自基层的代表席位增多,建制派与广大基层爱国者之间必然会建立起更加紧密的联系,进一步增强对他们的影响力和代表性。

近日,香港各界“撑全国人大决定 完善选举制度”大签名活动成功举办,短短11天里获得238万个有效签名,活动组织者正是多个建制团体和代表人士。这再次启示我们,无论是团结广大普通市民,还是吸引中间力量,亦或是完成让爱国爱港传统薪火相传的重大任务,都离不开强有力的政治联盟和组织体系。真诚地支持和相信建制派,建设性地帮助和监督建制派,这是所有真正爱国家爱香港的人理应具有的态度和格局。 

我们相信,中国人一定能够建设好香港,爱国者一定能够完成治港使命,建制派也一定能够担负起肩上重任。我们期待,建制派在未来继续发挥积极影响和作用,推动香港走向更美好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