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民主派不必消沉,建制派不可懈怠

全国人大“3·11决定”与全国人大常委会“3·30修法”大局底定,为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奠定了坚实基础,香港政治生态面临重构。可以期待的是,香港政坛以往那些“咄咄怪事”可以少一些,政府官员与民意代表的良性互动、针砭时弊可以多一些,有助于让香港政治更好地服务于广大香港市民,实现选贤任能,促进良政善治,保障长治久安。

中央出手修改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自然是主权者与立法者的雷霆之力,在香港政坛产生一定的震动是预料之内。但香港的一些政治派别、政治人物以所谓“民主倒退”、“朝令夕改”的取态来理解中央的举措,显然就是不得要领、为消极而消极。事实上,在香港政坛接连出现“咄咄怪事”,一度危及特区管治政权及代议制民主的有效性,寄希望于中央“假装没看到”显然是一种政治上的幼稚与天真。选举制度必须是与时俱进、与势俱进的,放诸四海而皆准。君不见,西方诸国的民主进程中,对选举制度进行反思与修缮也是常事与正在发生之事。

“爱国者治港”是香港政治人物必须把握的原则,这也意味着真正的爱国者应秉持自信,更积极地参政议政;在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的标尺下,那些劣迹斑斑、早有案底的政棍自然也很难“连夜绣红旗”,摇身一变成为所谓的“违心爱国者”,继续在香港政坛滥竽充数。

香港政治生态迎来了重构,是一次以“爱国者”为标准的重新洗牌。然而作为“最低要求”,仅仅爱国爱港是不够的,它显然有了更高要求,其目标是良政善治,这对香港政治人物的议政能力与管治团队的政策执行力提出了非常明确的要求。

这也就引出了笔者近日思考的一个问题:大局底定后的香港,民主派不必消沉,建制派不可懈怠,这是一次重回起跑线的新征程。

在香港过去一段时间尤其是第六届立法会组成以来,政坛的“咄咄怪事”太多太离奇。立法会这个行使民主权利参政议政的严肃场所,成了部分激进反对派搞个人表演、操弄政治议题的“舞台”。必须承认,在当时的环境下,建制派议员严守政治立场,与激进反对派议员针锋相对的博弈是值得称道的。毕竟,在陷入停滞的议场中,主题已不是议政,而是国家立场的捍卫。但随着香港政治生态的拨乱反正,立法会的主题将毫无疑问地回归议政主旨,如何更好地服务香港市民,计将安出,拷问每一位有志于在香港政坛崭露头角的建制派,不能再仅仅满足于“立场坚定”。

另一方面,也正由于对市政议题“泛政治化”倾向的扶正,民主派议员可以逃离此前激进反对派的政治捆绑,专心致志于参政议政。在发表个人政策观点时,不必担心被扣上“港独”的帽子。这何尝不是香港政治向民主的本真回归?

笔者近日浏览香港媒体时,留意到一些颇有代表性的言论:回归前,香港人不允许搞政治;回归后,香港人搞不好政治。笔者以为,这种论调过于偏激。事实上,从代议制民主的探索进程来看,香港的起步甚至晚于内地。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在追寻民主的道路上,香港人还处于学习与探索阶段,走了弯路不要紧,善于总结重新出发便是。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中国共产党在探索的道路上同样学会了将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革命的现实条件结合在一起,不照搬、不盲从,不搞刻板的“原教旨主义”,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也是需要香港政治汲取的。

2021年开春的两个修订案令香港迎来重大转折,这是一记发令枪,是催促香港政治人物与特区管治团队向改革的深水区、向社会深层次矛盾前进的国家鞭策。从这个意义上讲,只有理解这个国家意志,香港政治才能拥抱更加美好的未来。

来源:深圳卫视 作者:吴蔚,直新闻高级主笔,深圳卫视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