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完善香港选举制度:中央有高人心战不可废

3月3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基本法附件一、附件二修订案(“330修订案”),并经由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了主席令第七十五号、第七十六号,宣布3月31日生效。这个“330修订案”给笔者的感觉是:中央有高人,但心战不可废。

微信图片_20210401080652

关心香港的朋友,对香港在回归24年来立法会的乱局,一定印象深刻。由扔第一只鸡蛋到扔玻璃杯,以至扔臭蛋;由以语言侮辱官员到咒诅特首“几时死”到肢体冲击,庄严的议事机关无法开会。纵使能够开会,也是无休止的“拉布”,以至有人尽钻“议事规则”的空子,不断提出“修订”或“终止待续”议案,令有关立法或拨款无法进行,甚或司法复核(最“著名”是港珠澳大桥的复核,令香港多花80亿公帑),令香港原地踏步,空转内耗。套用英语谚语:Enough is enough!(够了,适可而止吧!)由去年6月香港国安法到3月30日的“330修订案”,香港的政治乱局终要见到曙光,有机会恢复常态。

细读今次修订案的内容,中央内的高人真的懂香港,把“揽炒派”可能耍的主要阴招,都预先封死,令香港在可见将来不会再陷政治泥淖。

第一是笔者曾经提过的:“揽炒派”会全力攻取选举委员会第二界别内各个专业组别,然后拒绝提名爱国者去参选行政长官,这样参选人便会因为不能成功在五大界别内各获15个提名而铩羽,导致选举难产,香港再陷政治危机,“揽炒派”便可以再起风云。

然而“330修订案”的基本法附件一修订写明如下:

香港特别行政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香港委员、立法会议员、大学校长或者学校董事会或者校务委员会主席,以及工程界(15席)、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15席)、教育界(5席)、医学及卫生服务界(15席)、社会福利界(15席)等界别分组的法定机构、咨询组织及相关团体负责人,是相应界别分组的选举委员会委员。

大家要注意上述引文的后半部“相关团体负责人”,由于这些团体是由特区政府依法指定,而不是单纯由相关组别选民投票产生,这样便可避免2016年时的民粹结果。细数上述的工程、建筑测量、教育、医学及卫生、社福这几个界别,都有爱国的“法定机构”或“咨询组织”或“相关团体”。有了这一条,特区政府可以选定的爱国团体的空间大增,民粹式投票来全取专业界别的席位的机会已经封堵。这里合共有50席选委,而且全部属第二界别。要有15席提名爱国者去参选行政长官,完全没有难度,而且至少可提名3名候选人,完全符合中央一向希望有2-3名爱国者去参选,去比拼的初心。“330修订案”这个安排,匠心独运,出招精准,反映出设计团队(相信不是一个或几个人)真有懂香港情况的。套用武侠小说术语,中央这招“一剑封喉,例不虚发”。

微信图片_20210401080655

笔者也注意到“330修订案”的基本法附件一及二都有下列规定:

“除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法列明者外,有关团体和企业须获得其所在界别相应资格后持续运作三年以上方可成为该界别选民。”

这个“三年”可圈可点,即是说要参与今年的三场选举(选委会、立法会和行政长官),有关团体必须在2018年成立,刚好是2019年6月9日黑暴肆虐之前一年多。“揽炒派”在黑暴肆虐期间大量成立的“工会”或“团体”,以便一举拿下各个界别选委以至立法会席位,又被堵死了。这和现今特区政府的“选举前一年成立”的“宽松”有所收紧,但又不算不合理。想出这点子的中央高人,真的是高手。再次套用武侠小说术语:“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此君(如果真的是一个人想出来的),真行家,真高手也!

当然,这里仍有一个可能漏洞,那便是司法复核:入禀法院复核“特区政府指定‘相关团体’不公平”,以便拖住特区政府组织选举委员会的组成。由于“330修订案”只写明“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审查意见书作出的选举委员会委员候选人和行政长官候选人资格确认的决定,不得提起诉讼。”没有写“所有和选举委会员组成的特区政府决定,都不得提起诉讼”,故“揽炒派”仍然有机可乘。当然这要看香港法庭是否这么容易颁令暂缓选委会选举?法援处又是否这么容易批出法援?还要看这样入禀又是否属“330修订案”基本法附件一第九的“破坏选举的行为”。兹事体大,不可不察。

然而,在中央一众高人完善好这“舞台”后,特区政府除了忙于近 20条本地法律的修订外,还要注意宣传;否则民众尤其“浅黄”群众不理解,会为对手留下日后反扑的空间。因为“黄丝”(“揽炒派”)只要把这种完善抹黑为所谓“倒退至1970年代”,便可以令一众“黄丝”尤其年轻人口服心不服。

“黄丝”最喜欢攻击的一点是,直选议席减少了,那便是“大大的倒退”。这是特区政府必须直面的。世界各国的选举制度都必定是确保能选出“爱国者来治理”为目标,而不会“为民主而民主”。事实上,由“黄丝”视为圭臬的西方国家,都会确保其民主制度选出的必须是“爱国者”。他们的制度也不一定是由“一人一票”选举产生,英国的议会有全部由委任产生的上议院。英国的首相是由国会多数党党魁出任,若党魁易人,首相便易人,而英国选民无从置喙。英国国会大选时也只是选当区国会议员,不是选举谁人当首相。美国的一人一票也不是票值相等,总统大选时的民众投票,最终也要以各州选举人的“一人一票”作决定。故出现2016年希拉里赢了民众一人一票,但选举人票落败,美国便和第一个女总统擦身而过。今年1月6日美国更出现有人为阻止选举人投票确认拜登而冲击国会的情况。若真的是以“一人一票”来作决定,去年11月便早已投完及点完票了。

然而这些道理,要有人(尤其全国各级港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立法会议员)在特区政府协调下,撰文、出席网上论坛或(在疫情后)亲自到学校及社区,好好解说,直面攻击和诘问,突显我们爱国阵营的制度自信。以往有评论说:极个别爱国人士只是视上述位置为荣誉,其心态和“成为马会会员”没有分别。如果真有其人,今时今日,这种心态可能和我们的“新时代”不契合了。

特区政府新闻处每年花近7亿公帑,旗下香港电台每年花逾10亿,两个部门合计有逾2000位公务员,是时候全力开动,以具创意方法去渗透到全香港各个角落,而不是只是花钱买电视广告或展示户外大型广告。这些工作要做,但作为心战,远远不够,不直面对方诘问、不在社交媒体打舆论战、不主动化解“浅黄”人士尤其年轻“浅黄”心结,任由他们战略退却、徐图再举,终是隐患。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是特区政府发挥心战的时候了,别浪费了中央高人们的匠心独运,完美出招!

来源:深圳卫视 作者:冯炜光,香港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