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史墨客为官敢不爱国吗?

中央完善香港选举制度,不高兴的除了香港揽炒派外,自然还有他们的美国“老大哥”。美国驻港总领事史墨客大发谬论,声称日后香港的选举结果不再有任何意义,所有参与人都要遭到不清不楚的“爱国者”定义审查,形容是“巨大的倒退”云云。

如果把“爱国者治港”说成大倒退,那是因为“不爱国”的反中乱港分子自知无法再进入建制,所以只能恼羞成怒,尽最后一分力抹黑香港选制。但由史墨客这位外交官说“爱国”等同倒退,那就未免有点黑色幽默的意味。

“美式双标”表露无遗

美国所有官员,包括总统、副总统、内阁成员,上任前必须宣誓支持并捍卫美国宪法,反对所有美国内外之敌人,如任何人拒绝宣誓,最严重可能丧失就任资格。史墨客作为美国外交官,难道他上任时敢不宣誓,拒绝表明自己是“爱国者”吗?史墨客自身,正正是管治者必须是爱国者的绝佳註脚。

再者,需要宣誓的不单止美国官员,还有参众两院的所有议员,美国国会於1789年成立,看来美国的民主制度,也在这232年间不断倒退,史墨客要不要向白宫反映一下?美国的立法机关,尚且不能容许有爱国者以外的人进入,还有何面目指责中国政府完善香港选制,阻止反中乱港分子渗透?当年特朗普“通俄门”事件闹得那麼大,正好说明要求管治者爱国乃天经地义,反之则理应受到万民唾弃。

若然实施香港国安法,设立国安法指定法官名单就等於向法庭施加压力,那美国要求所有联邦法官同样宣誓,恐怕就是干预司法独立、胁迫法官了。不要忘记2013年的斯诺登事件,当时斯诺登以公众利益为由,向媒体揭露白宫在全球大规模监听的“棱镜计劃”,还潜逃外地,美国法院二话不说就向其发出临时拘捕令,原因正正是斯诺登触犯了间谍等罪名,却从未听过任何人说美国失去司法独立。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一个国家的行政机关、司法机关依法维护国家安全,是绝对的国际标準。

对比美国繁多的国安立法,史墨客口中“製造寒蝉效应”的香港国安法只有一个,美国则有《国家安全法》、《间谍法》、《敌对外侨法》、《外交使团法》、《国家安全教育法》……各种名目层出不穷,而且香港国安法的被告一旦罪成,面临的最严重后果是终身监禁,然而美国国安法的最高刑罚则是死刑。

自从香港国安法实施,到如今中央对香港选举制度动微创手术,美国三番四次妄言不绝,最大理由不是中方违反“一国两制”承诺、不是香港失去司法独立,而是美国失去了利用“香港牌”遏制中国的空间。

恼羞成怒抹黑修订

史墨客在访问中也不讳言,部分反对派人士对与领事会面有犹豫,“他们担心会被错误指控是与外国势力勾结。”过往美国政客在香港如入无人之境,频繁与反对派、揽炒派等激进分子密室会谈。去年,史墨客自身也秘密会见了公民党前党魁杨岳桥和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假如有俄罗斯外交官可以任意与美国参众议员“密密斟”,恐怕在美国早已引起轩然大波。这些年来,非法“佔中”、“修例风波”,背后都隐约看见美国操弄的影子,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NGO更花大笔金钱“赞助”反对派政党,香港要保持繁荣稳定,还怎可能放任美国自出自入?

“爱国者治港”成为美国眼中的“原罪”,并非“爱国”损害了香港的自由或港人权利,而是因为“爱国”令美国少了一枚可用的棋子,自然不得不发洩一下其不满,一来是为了帮如今陷入低谷的反对派打气,让他们知道自己未完全被美国放弃,也就甘愿继续做美国代言人的美梦。

其次是为了向特区政府施压,以所谓“国际社会”的身份,企图迫使中方和特区政府退让,但事实已证明,美国的如意算盘打不响。

史墨客在今次访谈中,还被问到美国会否如英国、加拿大、澳洲为港人推出“逃生艇”计劃,但史墨客却支吾以对,仅谓国会正审议相关法例,无可奉告。究竟美国有多关心港人,有多着紧他们口中港人的自由、权利,“无可奉告”四字,正是史墨客的答案。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卓 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