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细节显初心:详解香港基本法附件二里新增的一句话

直新闻: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近日接受新华社专访,她表示经过完善之后的香港选举制度,将吸引更多有能之士。你对此作何解读?

特约评论员 吴蔚:全国人大“3·11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3·30修法”先后出台,香港拨乱反正大局底定,为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奠定了坚实基础,香港政治生态面临重构。可以期待,香港政坛以往那些“咄咄怪事”可以少一些,政府官员与民意代表的良性互动、针砭时弊可以多一些,有助于让香港政治更好地服务于广大香港市民,实现选贤任能,促进良政善治,保障长治久安。

林郑特首这场专访的主旨句是:“选举制度得到完善后,有信心能吸引更多有能者,巩固行政主导的政治体制。”林郑月娥给出了她的判断:香港有人才,也有对香港有担当的人。但过去的政治体制给他们一种混乱之感,令他们不愿意进入。

那么“过去的政治体制”指的是什么呢?我认为主要是香港过去存在漏洞可钻的选举制度。某种意义上看,选举制度是土壤,如果土壤出了问题,就会长出政治奇葩,试问政治奇葩林立的香港政坛,风气又怎么能好呢?

那么中央此次又是如何通过完善选举制度,扭转香港政治风气的呢?我从一个细节说起吧。此次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的香港基本法附件二: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在第四章“立法会分区直接选举”环节,有这样一句表述:“选民根据提名的名单以无记名投票选择一名候选人,得票多的两名候选人当选。”从政治学的角度分析,这就是典型的“双议席单票制”。

香港回归以来实行的是“单议席单票制”,立法会选举在比较大的选区,大家争夺5到6个议席的情况下,计票时采取比例代表制,变相导致了选举的门槛较低,政治倾向极端的个别小党派能够借此机会以很少的票数夺得一个席位。第六届立法会里不少“揽炒派”议员就是这样登堂入室的。

那么经过完善修改后,采取“双议席单票制”对选区进行精细划分,鼓励小党派通过与大党进行政治整合,以结盟的方式共同参政议政,这一方面并没有将“少数派”拒之门外,也让政治风气向着取得共识的方向扭转。这也是中央在进行制度设计时,“广泛代表性”与“均衡参与性”的重要体现。

直新闻:黎智英涉嫌非法集结一案前不久罪成宣判,如何解读这则判例?一些境外势力对此事指手画脚,你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吴蔚:黎智英非法集结案定谳宣判,是这位官司缠身的乱港头目首次被定罪,这当然是具有标志意义的。更何况香港特区的司法体系沿袭普通法系,量刑定罪十分看重以往相似案件的判例,这自然意味着黎智英等9人的最终定罪将成为一个司法意义上的指标,长期威慑那些在香港图谋不轨的人。

黎智英官司缠身,粗略统计一下起码还有5场官司在等着他,其中包括涉及违反香港国安法的重案。可以预见,未来的一段时间,黎智英会在监狱与法庭之间两点一线来回奔波。等待法律的制裁,是他的不归之路。

黎智英已然是一颗弃子,但他的那些“洋主子”们仍然试图榨干他最后一滴“价值”。围绕黎智英案的审判引来了美西方一些境外势力的口诛笔伐。在我看来,这起码说明两点。

首先,这些境外势力正在用实际行动颠覆他们此前高喊的“尊重香港的司法独立”,让我们再次看到了他们的国际驰名“双标”。

其次,他们的气急败坏正说明黎智英确实是他们干涉中国内政,颠覆香港政权的一颗关键棋子。随着黎智英锒铛入狱,“壹传媒”接受全面调查,一个非法境外资金流入香港的重要节点被一举端掉。乱港分子面临断炊,口号叫不响,“演员”雇不起,一场裹着政治运动外衣的反中乱港暴动就此告吹。黎智英的“洋军师”仓皇出逃台湾,一众所谓“政治盟友”纷纷割席退隐,“传媒老板+政客头面+街头打手”的反中乱港体系支离破碎。这些年为了豢养这群乱港分子,境外势力花了钱、站了台,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当然气得直跺脚。指手画脚骂两句,没什么大不了的。

作者:吴蔚,直新闻高级主笔,深圳卫视评论员。

来源:深圳卫视直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