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新选制符港实况 确保各界均衡参与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  全国人大常委会3月30日通过了对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的修订案,为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蓝图描绘出具体路径。香港文汇报近日采访了香港社会各界人士,邀请他们从各自角度分析相关新制度。

微信图片_20210405111502

社会各界人士表示,中央完善香港选举制度时考虑得很细致,不同界别的调整切合香港实际情况。图为2016年选委会选举的点票现场。(资料图片)

他们均表示,中央完善香港选举制度时考虑得很细致,不同界别的调整切合香港实际情况,让各界别人士日后都能透过制度发声,而要求所有立法会议员候选人必须获得选委会内各界别两名至4名委员提名的要求,更确保了未来的立法会组成,会以香港整体利益为考虑,不会再过分侧重某一利益团体的声音,如此种种均充分体现这个选举制度的代表性更广泛、参与性更均衡。

选委会(1500人)

第一界别(300人):工商、金融界

第二界别(300人):专业界

第三界别(300人):基层、劳工、宗教等界

第四界别(300人):立法会议员、地区组织代表等界

第五界别(300人):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港区全国政协委员、有关全国性团体香港成员代表界

新分组多元化 利添治港新血

微信图片_20210405111507

合并优化界别 无减业界声音

部分新的选委会界别分组由之前的界别分组合并而成(见表二),包括第二界别的教育界及高等教育界合并为教育界,医学界和衞生服务界合并为医学及衞生服务界等,席位亦因而有所减少。有关的业界人士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均认为,这是一种合理优化,合并并不会削弱业界的声音。

微信图片_20210405111512

香港教育政策关注社主席张民炳表示,合并后的教育界有16名当然委员,来自不同大学、法定机构和咨询组织,有助加强业界在香港的管治地位。

他说,过往基础教育界和高等教育界的从业员人数比例相差数倍,但两个界别都拥有30席并不合理。目前,不少大学都在深入研发科技,相信有关人士也可在今次新增的科技创新界中发声。

食物及衞生局前局长、医生高永文表示,虽然今次部分界别分组人数减少,但新增的界别同时扩大了整个选委会的广泛代表性。

他说,护理从业员的人数较医生多很多,随着医学界和衞生服务界合并及减少席位,加上有15名来自法定机构、咨询组织或相关团体的当然委员,医生日后成为选委的机会必然减少,因此医学界和护理界日后必须加强沟通,更好地透过合并后的界别发表意见。

理顺选委席位 体现均衡代表

微信图片_20210405111516

随着选委会的重组,选委会成员由过去的1,200人增加至1,500人,不少界别分组所占的席位会有所增减(见表三)。多名相关界别的人士认为,有关调整符合香港实际情况,而在整个完善选举制度的背景下,部分分组未来的代表会比之前的更有质量,更能代表业界声音。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梁志祥表示,今次选委会既有界别分组的增减,亦有调整部分界别分组内的席位数目,理顺了整个选委会,有效反映各个界别的代表性。

他特别提到新增的有关全国性团体香港成员的代表界别分组,认为相关人士都是来自香港不同界别、阶层的顶尖人物,不但代表性强,更十分熟悉国家和香港的情况,因此今次改动能有效体现选委会广泛均衡的代表性。

新民党副主席容海恩表示,今次选委会在增加了委员人数的同时,亦适切调整了部分原有界别分组的席位数目,同时纳入中资机构、内地港人团体等界别分组。这些界别的会员数目庞大,因此纳入选委会后必定能更全面反映各界别的声音,还反映了中央充分掌握香港社会的实际情况,每个界别的改动都具科学性。

民建联前区议员、社工谭荣勋表示,虽然社会福利界的席位减少,但不认为该分组的席位数量与代表性有重要关系,因为即使社会福利界过往在选委会占60席,也未见相关委员尽力为业界和受惠者发声,他们亦没有专注于业界关注的事件。

扩立会代表性 补足各界视角

下届立法会将由90人组成(见表四),其中新增40个由选委会选举产生的议员,而原本占35席的直选议席会减至20席,拥有30席的功能界别取消了原有的区议会(第一)和区议会(第二)功能界别,并新增了商界(第三),及香港特别行政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全国政协委员及有关全国性团体代表等功能界别。多名立法会议员认为,有关变化可令立法会代表性更广泛,增加以往不足或没有的新视角。

立法会商界(第二)议员廖长江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全国性组织对香港政治生态举足轻重,在立法会内设这个界别的议席是十分合适的。

至于在立法会内新增商界(第三)的议席,廖长江表示,该界别属于中资机构,他们对香港的经济贡献很大,但现时立法会内商界(第一)及商界(第二)的议席对中资机构而言未有足够代表性,故赞成设立相关议席。

他续说,虽然香港中华总商会一直致力推动本港企业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和参与粤港澳大湾区的商贸活动,但始终只能代表香港的看法,相信增设商界(第三)的功能界别后,能有效反映内地背景企业的看法,让香港经济政策更宏观全面。

立法会金融界议员陈振英表示,中资机构在本港经济发展中有重要地位,中资企业占港股市值比例接近三分之二,中资金融机构现时更占了香港市场份额约三分之一,但现时立法会内代表中资企业的议席很少,相信加入商界(第三)议席后能有助反映中资的声音。

他认为,立法会新增这个功能界别后,有助推动香港与内地合作的金融或其他商业活动,因为中资机构经常往来两地,熟悉两地的政经事务。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柯创盛认为,增设这些功能界别,及由选委会负责选举产生较大比例的立法会议员,可令立法会的代表性更全面和均衡,在履行基本法职责时更顾及社会整体利益,亦有助改善行政机关与立法机关的关系和沟通。

经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的基本法附件一,第二界别新设了科技创新界,而经修改后的附件二,科技创新界则会取代信息科技界。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深圳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务首席联络官洪为民认为,科技创新和信息科技是两个范畴,科技创新涵盖生物科技、新材料等行业,倘香港要朝着科技创新中心的方向发展,在立法会内设有相关议席是十分重要的,并相信设立有关议席后,将有利于香港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