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新分组多元化 利添治港新血

为具有更广泛的代表性,选委会增设多个新的界别分组(见表一)。相关界别分组人士指,相关安排体现对他们过往贡献的认可,亦为更好地反映相关业界的声音创造了空间,而新制度亦有助有关界别培养骨干,为治港的爱国群体增添新血。

分析第一界别

香港中华出入口商会副会长许华杰表示,过往不少商界政策都较偏重大型企业的意见,但事实上,本港中小企业占全港企业总数98%以上,他们的声音亦很有代表性。

他表示,中小企业界日后要在数十万所企业中选举产生15名代表,相信当选者必定会有充分代表性,并相信选委会日后新增中小企业界后,会令经济政策更平衡,亦能更均衡地反映社会的声音。

立法会批发及零售界议员、自由党副主席邵家辉表示,今次改动更均衡地反映整个工商、金融界的意见。虽然现时选委会的第一界别内很多界别分组都包括中小企,不同中小企也可透过其对应的界别发声,但这个群体广泛性高,应该专门开设一个界别分组。

针对有人称选委会第一界别的改动侧重中资企业,邵家辉强调,中资占港股市值接近七成,对香港贡献很大,他们的想法值得聆听。

分析第二界别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清泉指出,中央在国家“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提到要支持香港建设国际创新科技中心。原本的信息科技界议席并不能代表科技创新界,而香港要发展创新科技,香港的选委会和立法会就需要这个界别的席位,因此这是一个很及时、重要、英明的决定。

智慧城市联盟会长杨文锐表示,过去很难界定何为“IT人”、创作人和创科人,日后以科技创新界取代信息科技界,可让政府更容易接触该界别的团体,而以团体方式选出15名选委会委员,相信可提升他们在整个界别内的公认性。

对有15名委员由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中提名产生,他认为这些院士一直专注科研,由他们担任选委会委员,相信有助推动政府创科政策发展。

分析第三界别

全国政协常委、香港福建社团联会荣誉主席吴良好表示,福建社团联会有逾200个属会,会员人数接近120万,其中有不少政治人才,相信将同乡社团纳入选委会后,能有效表达他们的声音。他并指,中央在完善香港选举制度时考虑得很仔细,让不同界别的代表都能够在选委会中发声。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新社联理事长陈勇指出,过往港英政府经常以“你死你事”的态度对待市民,当时不少市民都是透过团体互相扶持,可见社团在香港一直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每当国家和香港有需要时,社团也会敢于发声支持。

他表示,不少香港社团连同属会都有数十万会员,他们经常参与义务工作,既是民间的力量,也是政府的拍档,对香港的繁荣稳定作出了很大贡献,因此应该在选委会内设立相关界别分组,以达至更广泛、更均衡的社会参与。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岛各界联合会常务副理事长叶建明表示,社团会员爱国爱港爱乡,长期为香港进步、为加强香港与内地联系默默无闻地工作。他们支持政府依法施政,又以不同方式捐助特区弱势群体,为社会和谐尽力,甚至不顾个人安危和被起底的风险反黑暴、支持警方执法,是为香港发展进步有担当的群体,有能力参与香港政治。

叶建明认为, 将同乡社团纳入选委会中,是对同乡社团多年来为香港贡献的肯定,为他们参与香港政治事务提供了空间,亦有助他们培养骨干,为治港的爱国群体增添新血。

分析第四界别

民建联副主席、中西区区议会前副主席陈学锋指出,分区委员会、地区扑灭罪行委员会,及地区防火委员会一直长期在地区运作,会内有地区人士、法团代表,还有律师、学者等专业人士,可透过聆听不同界别的声音完善社区。今次新增有关界别对香港发展有利,且香港是多元社会,今次加入相关界别正能反映香港的多元性。

民建联深水埗区议员刘佩玉表示,有关的委员会广纳街坊代表、校长、工程界及非牟利机构代表等意见,更一直热心于特定地区议题,是能够充分表达地区意见的组织。

分析第五界别

全国政协委员、工联会理事长黄国表示,选委会新增的第五界别,正好反映“一国两制”在港正确实施,因为无论是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还是有关全国性团体香港成员的代表,也都很了解国情国策,他们提出的建议既符合国家,也符合香港发展的方向。

全国青联副主席、经民联青年事务委员会主席梁宏正表示,选委会界别的调整切合时宜,新增的界别让选委会能够体现均衡参与及广泛的代表性。

对新增的第五界别包括全国性团体的香港成员,梁宏正以全国青联为例说,全国青联由香港不同阶层的青年代表组成,包括商界人士、专业人士和服务社会及基层的青年人,大部分成员都有多年服务香港青年的经历,对国家发展、香港社会情况,及香港青年的需要都有较深的理解和认识。

他相信当这些全国性组织港区成员加入选委会,可以发挥作为中央和香港之间桥梁与纽带的作用,将不同阶层的声音带进选委会。

来源:香港文汇报